【格子說】二戰下的台灣婦女 BARZ《一九四五夏末》追尋夢想很昂貴 按一個炸彈鍵很便宜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格子說】二戰下的台灣婦女 BARZ《一九四五夏末》追尋夢想很昂貴 按一個炸彈鍵很便宜

%e5%9c%96%e8%bc%af_1200x800-%e7%9a%84%e8%a4%87%e6%9c%ac-2
%e5%9c%96%e8%bc%af_1200x800-%e7%9a%84%e8%a4%87%e6%9c%ac-2

《一九四五夏末》被譽為最感人的台灣本土漫畫,故事發生於日治時期,以一九四五年五月最後一天「台北大空襲」為起點,而以兩個月之後美國先後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日本宣布投降為結束。

故事一開場,就是一個扣人心弦的場面。

那是一九四五年五月三十一日。烽火染紅整個天空。以美軍為首的盟軍大規模空襲台北,造成約三千名市民死亡,傷者和無家可歸者人數多達數萬……

空襲期間  醫科生現場指揮救援

「別再抬進去,沒有位置了!」「這裏有傷患失溫!教授……教授呢?」「教授都到哪裏去了?」現場極為混亂,只有一個身穿手術袍的女子,指揮若定:「所有具臨床經驗的學生都過來幫忙!不要管組織的壞死了!先止血!保住傷患的性命優先!」這名年輕女子,就是故事中的女主角雁萍。擾攘間,救援者誤以為雁萍是醫學院的教授,雁萍神色自若,一邊埋頭做手術一邊說:「我不是教授,我是你同學。」對方大吃一驚。雁萍繼續說:「台北帝國大學的聽講生 (旁聽生)呂雁萍,請多指教。」她的眼睛仍然緊緊盯着手術狀況,不徐不疾地發號司令:「我要縫合傷口了,幫我固定住他的雙腳。」對方囁嚅道:「但你不是說,你只是聽講生嗎?」雁萍答道:「那是指本島(台灣)而言。」

雁萍這一出場,先聲奪人,充滿魄力,突顯了雁萍堅韌的性格特質,同時亦交代了雁萍與一般台灣人不同的身份:雁萍六歲時就被日本有錢人領養,改名宮下萍子,就讀日本人學校,成績優異,每一科都是全校之冠,其後更獲升讀東京帝國大學醫學院的機會。可是,日本本土受戰火波及,雁萍無法完成學業……

67

當時婦女生活縮影

66

漫畫故事並不完全來自虛構,反而參照了許多史實,因此,故事的細節很能反台灣當時一些狀況。這部漫畫其實是台灣歷史博物館搭配「二戰下的台灣人」口述史研究的一項企劃,透過姊姊雁萍和妹妹玉蓮的經歷,讓讀者重新認識這段時期台灣婦女在婚姻、教育和生活各層面遇到的各種困頓和掙扎。故事主角雁萍,被日本人收養後在台灣享有高人一等「日本富商千金」的特殊地位;妹妹玉蓮則只能留在鄉間,過着平淡而傳統的鄉間生活。

隨着時光飛逝,兩人久未聯絡;不料,戰雲密佈反而把兩姊妹再次連繫起來。

 未寄的信  未圓的心願

由於戰局變化,作為日本殖民地的台灣,形勢日益險峻,雁萍的日本人管家後藤伯伯,建議雁萍盡快逃往香港避難。可是,她堅持離開之前一定回竹南的老家跑一趟。她要尋回那個多年不見甚至連書信來往也中斷了的妹妹。

回到家鄉,雁萍和後藤伯伯遇到恃勢凌人的日本人警察,正追打着一個在黑市買豬肉、約二十出頭的女生。警察大怒:「當士兵在前線浴血奮戰時,你們竟然如此奢侈?你們對得起為聖戰而玉碎(按:犧牲的美化詞)的皇軍嗎?」那女生已被打得頭破血流,仍然忍不住反駁:「警察大人,浴血奮戰的將士們,所為的不也只是家人的溫飽嗎?」警察想再施毒手,但後藤伯伯阻止了。「打女人?你這個混蛋!日本人的臉都被你丟光了!」雙方互不相讓,在旁的雁萍乘時把她的家世拋出來,平息了事件。無巧不成話,原來,那名受傷的女生,正正就是妹妹玉蓮。兩姊妹在十多年後偶然相遇,卻無法馬上認出對方。

71

 防空洞內姊妹淚眼相認

經過一些波折,突然傳來空襲警報,兩姊妹淚眼相認。兩人躲在防空洞,互訴心聲。雁萍說,妹妹比她更堅強,覺得落後的反而是自己,妹妹聽了,真情流露,哭着說:「不是的,我只是不能讓丈夫和孩子看到我在哭呀!我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愛哭、膽小,總希望前面有人可以給我拉着衣角……我以為可以跟你一樣堅強,可是我做不到……父母離去的時候,飛機飛過的時候,甚至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多麼希望,那些時候,你可以陪在我身邊!」

故事那個令人震驚的結局,有點「突如其來」,可是,在戰爭之中,有甚麼不是「突如其來」的?尾聲的一段對話是關於日本戰敗的,那麼淡然,卻又那麼真實。後藤伯伯和玉蓮打了個招呼,說:「你沒有聽到放送(廣播)吧?——日本投降了。」後藤接着形容了不同人的反應。「內地人(日本人)都茫然自失,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本島人(台灣人)歡呼着跑回自己家。」

後藤瞧着玉蓮,說:「我以為你會更高興一點?」玉蓮說:「與其說是高興,還不如說是有點不安吧?接下來,這裏會變成怎樣呢?」

 人贏不了子彈  只有思想是防彈的

漫畫中的戰爭描述,有如現實般殘酷,很多事物都給一下子摧毀了,包括生命、夢想以及感情的連繫。然而,在戰爭表象以下,漫畫更想表達的是:即使形勢比人強,人在大時代巨輪之下身不由己,一個人只要還能企盼,還能保有那一點微弱又既珍貴的回憶,就不會真的一無所有。我們操控不了時代給予的命運,但能控制自己的想法。《一九四五夏末》表面是一本悲書,同時卻是一本帶着希望反抗悲劇的善書。(戰爭漫畫系列之二)

 

 

《一九四五夏末》

作者:BARZ

出版: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

售價:NT$280(約HK$70)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回歸25周年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