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精選系列
所有系列
這幾年,每天都在練習說再見。親友聚散分離,店舖陸續結業,一座座老舊建築被輾壓崩塌,我們都害怕,一切美好而理所當然的人事物,還未及好好道別,就得沉痛哀悼。於是,十幾年前,保育人士留守天星皇后碼頭;十幾年後,一個街坊身擋推土機,保住了百年歷史建築。一份古蹟辦普查報告揭示,有八千八百零三個具保育價值的歷史建築,散落在香港。有些建築,看來像棄物,但在有心人的眼中,就如黃金。當中有許多滄海遺珠,可能是一個防空洞,一座天橋,甚至只是一塊石碑,未來得靠每個人努力捍衛。在非常時期企硬,守住崗位,保住尋常,已是最大本領。
見字請呼吸。 口罩隔絕外界的氣味,也影響呼吸的力度,怕吸氣也把細菌吸入。連呼吸也步步為營的時代,許多人的情緒,處於失控的臨界點,如履薄冰。 所以見字請深呼吸。 一呼一吸,幻想吸聞到讓人鎮靜的薰衣草、助眠的甜橙、修復創傷的乳香、提升情緒的肉桂葉等,把它們提煉成精油,調配安眠、減壓、殺菌或提升情緒等配方,在薰香、吸聞或按摩得到療癒,並提醒我們仍在呼吸。 好好呼吸,是香薰治療教我的事。
眼利的讀者,應該留意到今期雜誌封面,密麻麻的字海,其實盡是當年今日的流行曲歌詞以及關鍵字。那天一眾負責這期專題的同事,聚在一起搜尋腦海中的廣東歌,你一句「盡力呼吸」,我一句「忘掉天地 彷彿也想不起自己」;「呢首一定要落!」「呢句好啱宜家聽!」公司忽然變了K房。 流行文化的魅力正正在此:在社會上幾百萬個獨特個體之間,創造出共同性,把一個個「我」微妙地連結起來,構成「我們」。今期封面故事的受訪者之一DJ Colin說:「廣東歌成為生活的配樂,成為大家一個集體意識。」它是一股勢力,不論大家喜歡與否,也無可否認它有巨大的凝聚力。 世界在轉化,樂壇亦然。樂壇沒有死,死的只是大台。我們無必要回到梅艷芳、張國榮、四大天王的年代。相反,我們有的是更多元的創作形式和發佈平台,「互相踫撞」。一日還有香港,廣東歌不會死,香港樂壇不會死。
人們以為老人和這個時代抽離,多少人認為港老是建制,愚昧,唯利是圖,貪圖安逸,不分是非黑白,政治冷感的本世代代名詞。 廢青的對岸,是廢老。 當下香港每八人中卻有一位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政府估算二十年後人口老化問題將會趨近如今的日本,島上的老化程度會增至每四個人中便有一位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廿九年後,香港將會在全球最大長者百分比城市中排行首五。 能想像嗎?廿九年後,我們的城市垂垂老矣,而再年輕的你和我有天也會走向那種「惹人厭的年紀」,變成心中「討厭的老人」。那一些對年長者的負面印象是來自世代的隔閡,源自家庭結構的縫隙,還是生於不同歷史時代的鴻溝? 一路走來,世代與歲月造成了幾代人多大的距離? 這次,讓我們提早想想,有關世代和衰老這回事。
2010年2月25日,「#囍帖街」#利東街 完全封閉,納入市區重建地盤範圍內,重建項目正式動工。十年人事, 利東街已徹底改頭換面。重建後的新「利東街」,品牌商戶、食肆、咖啡店林立,每逢節慶,這裏更有大型裝飾佈置,吸引途人駐足拍照,一片歡欣繁華氣氛,為社區帶來新景象。但高尚商場住宅,無可置疑也引致附近街區租金及生活指數上升,原區居民和街道昔日的文化特色隨之消失。有人以「#仕紳化」概括「利東街」近十年來的轉變。灣仔「利東街」近年的轉變是好是壞?舊區重建又該如何拿捏?
游走山林的牛羣,並非無根的流浪者。昔日,牛肩負犁田重任,在百家農民的心中如珠如寶。後來農民棄耕轉型,無主孤牛被野放到大自然,過着漂流生活。這些棄牛,在很多人的眼裏,是貪婪、霸道、兇惡的可恨化身。但在有心人的眼中,牛,仍是可愛的生命。晃蕩山野的牛,有牠們的獨特個性,有牠們的生活步調,也在經歷喜怒哀樂生老病死。無論前世或今生,一頭牛,或一坨牛糞,都與大地有密切聯繫。生於同一片土地之上,沒有誰的感受該被忽視,也沒有誰比誰的生命高尚。
印刷服膺實用主義,其技術演化發展,主要是為了更快速更準確地複製文字圖像,繼而促使人類的知識思想更有效率地廣泛傳播。但實用絕非印刷的全部。它其實也是一種工藝,講求技巧,也追求美學,更盛載着一些人文價值。在數碼化全速前進佔據人類生活的年代裏,從前印刷物的實用功能,不少已被新穎的電子產品擄奪,如此,「印藝」—印刷的美學,也就是人們常說印刷紙品的「溫度」、「質感」、「味道」、「人性」—反之更獲重視。這一期封面故事的受訪者,也是醉心印刷美學、深受印刷之美打動,繼而成為了「印藝」的守護人、推廣者、匠人。他們都相信印刷,所以香港印藝還有人。他們的故事,也是香港印藝的故事。
所有壞消息,對記者來說,都是好消息。唯一例外的壞消息是,記者自己的生存受到極大威脅。生存受到威脅,有兩個意思:一是記者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一是這個行業再無法讓記者以過去那種方式存在。《明周》記者莫坤菱採訪了不同年代的記者,有人在十字路口徘徊,有人選擇離去,有人一往無前。林社炳說:「世界需要記者。」也許,老記者從來不會死,他們只是慢慢離開。(圖為當年陪炳哥出差的好拍檔。)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艱辛的年代,經濟轉型、社會運動、疫情肆虐……種種問題此起彼落,彷彿也催快了時代的步伐,迫使城中大小老店連環提前結業。很多店來不及說再見,已悄然消失;來得及告別的,卻日子無多……
反送中運動,被捕者和被檢控者數以千計,不少是年輕人。在抗爭、法律和刑罰之間,他們身處史無前例的歷史漩渦。隨着數以千計的官司陸續展開,法下之人,包括義務律師和被告,將要面對街頭抗爭以外更多的挑戰。 這年代,法下之人,見證着法律、審判、刑罰、權利和人的各種情感。 他們的故事,是這個時代的故事。
更多系列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