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精選系列
所有系列
今期封面專題講房委會決定拆卸「四廠」,重建成住宅用途,即葵涌葵安、九龍灣業安、火炭穗輝和長沙灣宏昌四座工廠大廈。距離逾二千廠戶全數遷走的期限,只剩一年,偌大的工廈,不久將人去樓空。消失的工廠,也代表那個靠汗水、靠努力、靠勞動、靠堅持,就可以換到美好將來的日子變成歷史。 借梅艷芳在告別演唱會的最後告別,「夕陽很美麗,但眨眨眼便會變成過去,所以我們要把握每分每秒。」我們要把握記錄歷史,城市不是憑空發展出來的。
M+開幕數天,毫不意外,多個主題展覽中,以《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最受公眾關注。人們詰問艾未未那張「中指圖」的去向,爭辯其裝置作品《洗白》的寓意,或為M+展示王興偉關於八九民運的畫作《新北京》而莫名欣慰。今期封面,探討站於十字路口的M+以至香港藝術何去何從。先追溯M+的來龍去脈,察看其開幕展覽特色。也採訪三位在M+設有展覽或有作品被展出的藝術家,問他們對M+的初步觀感,在當下創作的感悟。最後宏觀西九文化區後續數年發展及本地重大文藝政策及建設,藉此想像未來——但願眾聲喧嘩,百花齊放。
世界每天都在變,很多傳統文化也敵不過時代巨輪而逐一流逝。可總是有一些「舊世界」的產物至今仍在苦苦支撐着;粵劇應是其中之一。 回看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粵劇佔據當代香港人的生活一大部分,阿哥阿姐阿叔阿嬸,有誰不曉得哼唱一兩句流行曲目?只是,隨着更多娛樂的出現,人們有了更多選擇,粵劇逐漸被孤立,被定型為「老人家的玩意」,被批判成守舊和不求進步的產物。 那麼,粵劇消失了嗎?沒有,粵劇依然每天在劇院裏上演着,亦有愈來愈多的年青新血投身梨園。他們不認同「粵劇=老土」這條公式,沒有放棄拯救這瀕臨失傳的傳統藝術,仍想找點新方法,另覓新路向,在不偏離傳統精粹的前提下,把粵劇精神延續下去。 在「粵劇新浪潮」專題故事裏,我們找來數位新世代粵劇人,透過他們在粵劇創新路上的故事,感受一下他們的粵劇的那份堅持。或許看罷之後,你會對粵劇提起興趣來。
今次封面為「當代舞 四代人」,顧名思義集合了四位不同世代的本地編舞家,採訪他們每一位獨特的編舞創作,有個人生命感思,亦關乎城市環境,同時也反映本地舞蹈藝術發展的不同狀況與困境。而在訪問的最後,我都會問他們同一道問題:你會為當代的香港編一支怎樣的舞?他們的答案或抽象或概念化,然而正正就是當代的寫照。
二○二一年藝術世界的年度關鍵詞,首選「NFT」(非同質化代幣),甚至有人稱今年為「NFT元年」。這一年,NFT風靡全球,各個創作領域都在討論NFT,但最受NFT衝擊的,應數藝術圈。三月,數碼藝術家Beeple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的NFT,在佳士得拍賣會上,以6,900萬美元(約5億3千萬港元)天價成交,讓NFT頓時引來廣泛關注,自然也有不少人對NFT趨之若鶩,爭相投入NFT,惟恐落後熱潮。但究竟NFT是什麼? 當NFT異軍突起,區塊鏈技術撼動着數碼創作生態,潛力無可估量,藝術界如何回應? 這波風潮會否根本地改變藝術世界?帶着這些問題,我們走訪拍賣行、畫廊、藝術展主辦人、加密貨幣業界,以及藝術家,且看他們怎樣回應這個瞬息萬變的NFT新時代。
這年是香港人的改變之年,也是腳下這片土地的改變之年。昔日想安定下來的人,會跑去結婚生子,現在想安定下來的人,是扶老攜幼,帶同愛侶上機移民。疫情和緩,難得和舊雨新知終於能聚會見面,大家卻還是在討論走或不走──說是討論,但其實也是在和內心角力:去邊好,要準備乜,去到做乜好⋯⋯人人都想聽更多資訊,得到更大力量,為自己的選擇找一個更鞏固的說法。 在近年的社會氛圍下,人似乎愈來愈難找到留下的理由。留下來的人不找個偉大的理由,就要承擔懦弱的指責──我不可以說,我留低純粹因為我想留低。一個人離開,能思考未來,並下重大的決定,身邊人總要送上祝福,代其快樂。同樣地,留下的人也想有人替自己高興,對決定表示明瞭。 「如果這年頭離開香港有千百個理由,可不可以為留下的人留些理由呢?」
這幾年,每天都在練習說再見。親友聚散分離,店舖陸續結業,一座座老舊建築被輾壓崩塌,我們都害怕,一切美好而理所當然的人事物,還未及好好道別,就得沉痛哀悼。於是,十幾年前,保育人士留守天星皇后碼頭;十幾年後,一個街坊身擋推土機,保住了百年歷史建築。一份古蹟辦普查報告揭示,有八千八百零三個具保育價值的歷史建築,散落在香港。有些建築,看來像棄物,但在有心人的眼中,就如黃金。當中有許多滄海遺珠,可能是一個防空洞,一座天橋,甚至只是一塊石碑,未來得靠每個人努力捍衛。在非常時期企硬,守住崗位,保住尋常,已是最大本領。
把一本書放在你面前,你可能先被精美的封面設計吸引,留意書名與作者,有時看書腰的文案,有時翻到封底看簡介,或者直接翻開書頁,看推薦序文,看目錄大綱,讀起正文。 而編輯的角色,就是讓一本書能好好地被你看見。 今次封面找來大中小型出版社編輯,分享編務工作。以為只是修改文句,把文字、圖片拼湊集合就可付印?其實由揀題找作者,收稿編排,設計裝幀,印刷發行,甚至宣傳辦活動,都關編輯事。 從這堆看似一板一眼的做書工序中,會發現一個好的編輯,要有發掘作者的眼光,要有對真實求證核對的堅持,要在永遠變動的時代中保持敏銳,擷取值得記錄流傳的事物。 做編輯,都是偏執的。對文字偏執,也對一紙盛載的價值偏執。他們在幕後付出努力,只為把一部好作品,送到讀者的手上。 編書的人,是編織一場又一場相遇,以一種古老但不過時的方式。
一個地方的文化,映照出時代、社會,生活和記憶,與城巿的關係千絲萬縷。隨年月累積,本地文化既有前人打好的根基,留下經典集體回憶,也一直不乏推陳出新的創作。今次封面專題集合一羣文化界新浪潮,呈現我城近年多元獨特的文化面貌,屬於這一代人的新聲音。他們各有所長,從影像、設計,到工藝美學,音樂和文學等不同領域,但他們同樣堅持信念,在本地做好創作。一浪承接一浪,翻捲,迭起,近看是波浪,遠眺成汪洋。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艱辛的年代,經濟轉型、社會運動、疫情肆虐……種種問題此起彼落,彷彿也催快了時代的步伐,迫使城中大小老店連環提前結業。很多店來不及說再見,已悄然消失;來得及告別的,卻日子無多……
更多系列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