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精選系列
所有系列
「被治癒了—」那股巨大的力量,大概,在難熬的日子,就是一種被人忘卻的平庸、瑣碎、無聊的生活時刻。「戳揉拉砌」鬼口水將壓力一掃而空,觀看ASMR吃播YouTuber「習習習」的吃雞腿和薯片,會全身放鬆很想睡覺;又或者到夾公仔舖過手癮,在「夾到和夾不到之間」會彈起、尖叫和拍手,渲洩積壓已久的情緒⋯⋯
一個小市民,面對的官司無論大小,結果只有兩個:或勝訴,或敗訴。就算敗訴後可以上訴,直至終審庭,最終還是會有一個判決。無論結果如何,有一句老話,永遠都會適用—「公道自在人心。」
世界有太多問題,無法再以傳統的思維和制度去處理。常說設計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在如此困頓的時間,更需要創意撼動一直緊閉的盒子,嘗試打開缺口。今期封面故事,我們訪問來自不同領域的八、九十後設計師、建築師和匠人,在「去大師化」的年代,他們選擇走一條與上一代不同的路,跳出困住身軀和思維的傳統框架,探尋新的方法做創作,重新思考設計、城市、社會和世界。受訪者全都是獨立小規模創作單位,甚至是one-man band,但視野和質素卻未有因此而妥協,甚至揚名海外。誰說香港沒有好設計?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艱辛的年代,經濟轉型、社會運動、疫情肆虐……種種問題此起彼落,彷彿也催快了時代的步伐,迫使城中大小老店連環提前結業。很多店來不及說再見,已悄然消失;來得及告別的,卻日子無多……
反送中運動,被捕者和被檢控者數以千計,不少是年輕人。在抗爭、法律和刑罰之間,他們身處史無前例的歷史漩渦。隨着數以千計的官司陸續展開,法下之人,包括義務律師和被告,將要面對街頭抗爭以外更多的挑戰。 這年代,法下之人,見證着法律、審判、刑罰、權利和人的各種情感。 他們的故事,是這個時代的故事。
守護公義,是社工的天職。 為了公義,鎂光燈外的二萬五千名社工如同小齒輪,一顆顆散落在不同角落裏運轉。在社運和疫情雙重衝擊下,他們或在學校,在醫院,在劏房,在夾縫中填補空洞。有人負傷關顧別人被拋上拋下的集體創傷,有人廢寢忘食在警署默默守候被捕者家庭,有人剛脫下畢業袍,就留守疫症陰霾下的安老院,承載弱勢的生老病死。 這一年,社工堵住許多事的潮湧,也充當許多人的樹洞。聽社工的故事,也就是聽時代的故事。他們與人同行,只為在漆黑之中,燃亮微小卻重要的一點光。
「教育的崩潰足以摧毀一個國家。」(The collapse of education is the collapse of the nation.)這是一句不知出處的名言。 一道文憑試歷史科試題,被指傷害民族感情和尊嚴,最終宣告撤題。各個界別掀起筆戰,發酵成一場教育政治風波。教育局聲明譴責試題,史無前例;考評局宣布取消試題,史無前例;中學生申請司法覆核,史無前例。當今世代,香港整體教育制度,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2020年春季,全城戴上口罩迎戰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抵抗一種名叫武漢肺炎(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的傳染病。疫情使得人心惶惶,各界要求全面封關,醫護界罷工,市民搶購口罩、食物和日用品,確診案例不斷上升‥‥ 香港彷彿呼吸到末日的濃烈氣息。
張愛玲有現代文學祖師奶奶之稱,今年正值她冥誕一百年,讓我們穿越時間的洪荒,走過世代的惘然,爬梳女作家的離散人生,也感受她筆下的蒼涼與華美,細讀每段華麗緣下的人情世故,且看經典傳奇如何歷久不衰。
攝影是,歷史的載體,光影的痕跡。每一個攝影者揹上相機,按下快門,記錄每一個關鍵的瞬間,為影像賦予更深刻的敘事和意義。
更多系列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