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精選系列
所有系列
常言道:物極必反。 任何一種潮流再美好,只要觸碰到飽和點,坐標也會轉往一百八十度的方向駛去。如果將這個說法套在當下的餐廳設計風潮上,其實亦貼切不過。說的是現代工業風設計。三、四年前,香港的食店受到歐美影響,舉凡西式酒吧、漢堡包店、精品咖啡小店,甚至是高級中菜廳及新派冰室,它們的裝潢都紛紛投進美式工業風的懷抱裏。暖色的愛迪生鎢絲燈泡、外露的金屬喉管和斑駁的水泥地,是工業風餐廳最常見的三大戲碼。三者堆疊出的陽剛氣味,在復古與時尚之間徘徊,蔚為一時經典。 只是,當一家又一家的餐廳都做工業風裝修,有的甚至刻意在新落成的大廈中整裝得破破爛爛,難免讓人開始生厭,亦與風格要將舊物翻新的原意背道而馳。很多餐廳設計師於是主動從工業風蛻變出以下三個截然不同的設計元素:千禧粉紅、室內綠化及布料混搭,試圖在同儕中脫穎而出,突顯自身的個性和風格……
「她」本義是指對女性的第三人稱,代稱那美好、所熱愛尊敬或喜歡的事物。以「她」字作為第三人稱的女性是在五四運動之後開始,當時詩人、語言學家劉半農就提出了用「她」字以對應“She”的建議。然而,「她」字的確立不僅呈現了生物學兩性之間的差異性,更彰顯女性的獨立,體現女性的主體性,批判父權制度下的壓逼。現代,女性獨當一面,她能堅毅剛強、她能溫柔和婉、她能優雅大方、她能強悍有力,賦予專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故事。
穿山甲是世界上走私量最高的哺乳動物,世界自然保護聯盟估計全球每五分鐘便有一隻穿山甲被獵殺。 中國人對穿山甲藥效的迷信,長期的獵殺和剝掉鱗片入藥,讓中國的穿山甲幾乎消失殆盡,更亦令這「森林衞士」深陷全球滅絕的危機。 森林裏的穿山甲,還有沒有時間等待人類的覺醒?人和自然、動物要和諧共生,穿山甲是人類悲憫和智慧的考驗。
一個煙霧瀰漫的「催淚之都」。 2014年的928,警方發射87顆催淚彈。 2019年的自由之夏,截至8月5日大罷工,警方至少發射了1800顆催淚彈、310海綿彈、160發橡膠子彈、20枚布袋彈;警方拘捕至少568名市民,年齡介乎14至76歲,罪名包括:非法集結、襲警、暴動、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以及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等。 爭相走避的人,是公民?還是暴民?暴動之名,到底由誰來定?
無論世界怎樣變,培正人有一些堅持不變,他們遇到第一次見面的校友,喜歡問:「你咩社?」培正走過世局滄桑一百三十年,時勢不同,政局不同,可是,人對「至善」和「至正」的追求如一。培正畢業生喜歡重回母校,無論世界怎變,回頭萬里,總是惦記着一切從這裏開始。一名校友說:「畢業了一千年也會回來。」
五年前,87枚催淚彈,已經驚天動地。 五年後,一個夏天,以千計的催淚彈「放題」。 警察拘捕的規模遠超五年前,流血衝突,充斥六月、七月、八月和九月,示威者被持刀持棍者襲擊的不計其數。被拘捕、被離職、被毆打、被恐懼,成了日常。城市的隳墮,已在旦夕,恐懼的魂,五年至今,驅之不散。面對恐懼,白色的,紅色的,所有不同顏色的,我們如何面對,如何走過?
電影《睡王子的快樂傳說》裏,煙草商的兒子問母親為什麼要去剝削人。貴婦人答道:「人類就像動物,讓他們自由,他們才知道自己是奴隸。現在,他們不知自己在受難,我剝削他們,他們又會去剝削那個男孩,那是無法阻止的連鎖反應。」 她說的話就像是資本主義下的眾生相,零散工亦是如此造成。於零散工年輕化的專題中,我們探討了青年的炒散人生,他們各有不同的故事與夢想的將來,儘管前路充滿荊棘與惡人,他們奮進地追求自主人生。 他們說,炒散就是在變化中讓自己煉成鋼鐵,同時深深相信We do have a stake in Hong Kong。
我不是福建人。 如果跟我談福建,厦門、龍岩、南平、寧德、福州、漳州、泉州,都有聽過;再細一點說地名,安溪、武夷山、鼓浪嶼、南靖土樓、梅花山、崇武古城……亦都知道。但「莆田」呢?對你對我說來,似乎都是一個陌生的名字!若不是近年當地人奮力把名產「哆頭蟶」推銷到國外,讓人慢慢認識莆田這地方的水產和漁業的硬實力,大概「他」在普遍人眼中仍只是福建省裏其中一個小小的城市而已! 哆頭村,莆田涵江三江口鎮裏一條小漁村,六百多年以前就有人開始在那裏養蟶,世世代代,不少人靠挖收肥美厚嫩的蟶子養活一家,「咱們的蟶子,吃來沒丁點的細沙,它一身水嫩的豐脹感,帶着鹹鮮的香氣!你在別的地方根本沒可能嘗到這滋味。」蟶農余金坤無比自豪地說。說實在,莆田這地方,豐沛的陽光,高鹽分的海水和台灣海峽吹來的海風,無盡好吃的,豈止於一籮籮鮮挖的蟶子?
2019年是佛洛伊德《夢的解析》面世一百二十周年。自從本書誕生後,夢變成了一種藝術,影響了文學和電影的創作。夢境,往往平凡的少,奇詭的多,歡鬧的少,恐怖的多。其中許多許多,既荒誕又悲哀,細味下來,居然還有一種強烈的現實感。夢,可能是一種扭曲的鏡像,反映的是內在世界的真相。
更多系列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