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精選系列
所有系列
2020年春季,全城戴上口罩迎戰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抵抗一種名叫武漢肺炎(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的傳染病。疫情使得人心惶惶,各界要求全面封關,醫護界罷工,市民搶購口罩、食物和日用品,確診案例不斷上升‥‥ 香港彷彿呼吸到末日的濃烈氣息。
一個煙霧瀰漫的「催淚之都」。 2014年的928,警方發射87顆催淚彈。 2019年的自由之夏,截至8月5日大罷工,警方至少發射了1800顆催淚彈、310海綿彈、160發橡膠子彈、20枚布袋彈;警方拘捕至少568名市民,年齡介乎14至76歲,罪名包括:非法集結、襲警、暴動、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以及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等。 爭相走避的人,是公民?還是暴民?暴動之名,到底由誰來定?
一月中,應「法國五月」邀請,到法國巴黎與部分計劃來港策展或演出的藝術單位會面;順道,亦去了二十世紀初,文人雅士經常流連的藝術街區,跟隨他們的腳印散步,然後遇上了有趣的藝術家和書店。集合這些故事,寫成了《From Surrealism to Montparnasse:一個世紀的瘋狂夢土》封面專題,講述超現實主義在一個世紀前的崛起、影響,還有其發源地的百年變遷。超現實主義,蒙帕納斯,和受訪的一眾藝術家,提醒我們:不要甘於受制於教條,在艱難日子更要歡笑,要聽從自己的心聲,更要自由地表達自我。  
熱愛飲食美學、東方花藝與茶藝,矢志追求「和、樂、靜、雅」的人生。希望透過健康的家庭料理, 把美感的領悟伸延到餐桌設計和花藝,打造和諧又溫暖的氛圍。
攝影是,歷史的載體,光影的痕跡。每一個攝影者揹上相機,按下快門,記錄每一個關鍵的瞬間,為影像賦予更深刻的敘事和意義。
時代,是屬於誰的?今次INNER的一月號,我立下「始」(begin)這個主題,英文的延伸詮釋有五個詞語: start, empty, 0, arise和originate,五個都是開始,卻暗喻不同的意思;每個人的開始都是從零洐生的,是一種emptiness、一張白紙、還是有升值潛能的arise,就是看你怎樣看「開始」這種處境。   回顧過去這一年香港的處境,我們流了太多眼淚,肩上揹負過重的擔子。在極艱難的時候,我常常聽到一句:「可以失望,但不能絕望。」的確,雖然陰霾仍未褪去,我仍是每天存感恩的心,因為我為自己還有活着的氣息而感恩,只要活着,將來還有無限可能性。我們的上一代人總愛說「一代不如一代」,而到了我這代人,我終於可以說:「我以新一代年青人為榮。」這一代生於2000年千禧後,不但勇敢無懼,更有靈活的頭惱,反應極快,並不是填鴨制度下死讀書的一群。今次INNER的專題,精心邀請了八位千禧後的時裝界新人類,各自懷抱理想,對時裝各有熱枕,勇於去試,青春就是不怕有錯,只怕就此錯過;他們去年剛從時裝學府畢業,畢業時裝系列亦很有水準,不少內容涉獵世界事件或一些鮮為人知的不公平制度,例如女性割體。可想而知,這一代年青人的將來,將是無可限量,說不定跑出了一顆國際新星。我看時代屬誰,不是口說的,而是憑各人雙手去開創,只要仍懷抱理想,每一天都能重新出發,每一刻都是新開始。   //Jiff Chung 執行編輯及時裝總監
每次重看經典電影《暴雨驕陽》(Dead Poets Society)總是感觸。教育是偉業,現實卻有太多人只把教育當成職業。電影中,年輕的文學教師套詩歌於日常,在介紹自己的第一堂課上引用美國詩人Walt Whitman的詩中一句:”O Captain, My Captain”。老師如船長,在教育中解放學生思想,讓下一代能在時代的狂浪中仍然活出自己。 電影以外,現實世界汪洋一片,無限迷茫的時候,希望你我都有船長,甚至當上自己的船長,最後找到人生的寶藏。
又是時候辦年貨! 華人都喜歡以食物寄意,祝願對方豐衣足食。港式蛋卷作為一種傳統禮品,卻總是讓人又愛又恨,愛它圓圓碌碌象徵團圓多福,愛它色澤金黃寓意黃金滿屋,但又恨它吃過必留痕迹,試過嘗味時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頓時像投擲了一枚震撼彈,口裏連手裏的蛋碎四射,完美擊中周遭旁人,當他們回過神來,我就低下頭來,淡定整理案發現場,補上一句:「落地開花、富貴榮華!」 說起來,蛋卷已陪伴港人數十載,由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香港,木頭車上的新鮮手造蛋卷讓街頭瀰漫一片蛋香,處處惹人垂涎,成為上一輩的兒時回憶,時至今日,手造蛋卷除了有碩果僅存的老字寶號仍在默默耕耘,也有人轉戰網店,醉心改良本土手工蛋卷,注入新元素,研發多款口味,又堅定地保留充滿蜂巢洞外表的本土特色,讓港式蜂巢蛋卷永不落伍,以另一種方式讓傳統食品得以承傳。 或許有人以為,蛋卷不過是由雞蛋、麵粉、牛油、砂糖打發而成的蛋漿,在發熱板上烤一烤、捲一捲,不難。原來,每研發一種新口味都是一場浩大的工程,由爐溫、雞蛋與牛油的比例、食材的來源、口感等等,都要重新調配,屢敗屢試,而仍願意在看似平凡的蛋卷中下苦工的,都各有特色、自有故事。
連根拔起,不少人都如此形容移民。真的嗎?根,真的如此容易拔起斷掉嗎?走訪桃園、宜蘭、台中和台南,受訪者離開的原因各有不同。有人為了下一代的教育,有人為了在人到中年轉換跑道。因為熱戀,因為追夢,因為退休,因為恐懼,但是,最後大家都來到了台灣。移民去台灣,與移民去歐洲、美國、加拿大、澳洲、瓦努阿圖,到底有何分別?分別在於:移民去台灣,之後會否又要再走?
寫給小朋友的繪本,為什麼大人也愛讀?是為了繪本的溫柔,還是為了貼近野性的原始快樂?單純想投入迷人的圖文之間,還是想避開紛擾世情,找回初心看看?期待小繪本開啟的大世界嗎?抑或懷念一加一不是一的奇思妙想?可會掛念內心那個久違了的小孩?那個小孩有沒有提醒你,千萬千萬,不要成為他討厭的那種大人啊?
更多系列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