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缺一個也不行 專訪香港男團P1X3L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缺一個也不行 專訪香港男團P1X3L

      731
      17.06.2022
      HUNGMC
      whatsapp-image-2022-06-16-at-3-19-40-pm

      這年頭電視台選秀節目為香港的娛樂事業付出了不少努力,孕育出一個又一個男女團,大部分團隊打從一開始已經有明確的定位:有偶隊實力兼備的跳唱天團Mirror,也有行搞笑路線的ERROR。於是很多人問:那麼卡在中間的P1X3L的存在意義是甚麼?Pixel(像素)本身是影像顯示的基本單位,每顆像素有各自的顏色值,少了一種效果會差天共地,就如P1X3L中的Phoebus(吳啟洋)、George(歐鎮灝)和Marco(葉振弘),分開來看也許不太起眼,合起來卻會你一言我一語,像個現代版相聲組合,搞笑與耀眼無比。從起始的偶像團隊定位,到現在的綜藝走向,口才了得的P1X3L三子打破了偶像男團的既定形象,能唱能跳能炒氣氛,而且私底下也相當友好;這份真摯與默契,興許就是他們存在的價值。

      On Phoebus POLO RALPH LAUREN Light blue Shirt HOUNDSTOOTH CHECK Jacket On Marco POLO RALPH LAUREN V Neck Knitwear Top Light blue Shirt On George EMPORIO ARMANI Light blue Shirt Beige Jacket
      On Phoebus
      POLO RALPH LAUREN
      Light blue Shirt
      HOUNDSTOOTH CHECK Jacket
      On Marco
      POLO RALPH LAUREN
      V Neck Knitwear Top
      Light blue Shirt
      On George
      EMPORIO ARMANI
      Light blue Shirt
      Beige Jacket

      P1X3L這個名字有甚麼意思?

      Marco:P1X3L是公司為我們改的名字,但數字多得有點凌亂,我自己也不會讀;基本上大家要搜尋我們的作品是不容易的,公司可能有更深層次的看法,但我是看不透的。

      George:Pixel的意思是像素,由不同色彩拼湊而成,就像我們三個不同風格的人走在一起,合起來卻很完整。當初我們三個想改成”Tri X”,”X”對我們三個來說是無限的意思,三個無限加起來就等如未來有無限的可能性,豈料”Tri X”是一個色性網的名字,就沒有採用了,哈哈哈。

      P1X3L的確不易記,那麼有人會為你們改花名嗎?

      Phoebus:通常大家會叫Marco做關菊英,他可以唱《溏心風暴》的主題曲《小心地滑》。

      Marco:Phoebus又名Free bus和免費巴,連粉絲和King Jer也這樣稱呼他。

      Phoebus:我覺得大家都誤會了,free是解作自由。

      George:有人叫我芝娃娃,我自己也覺得很像,其實我不介意別人改花名,起碼有記憶點讓人記得我。

      whatsapp-image-2022-06-16-at-3-19-40-pm-2

      你們的時尚風格是怎樣的?

      Phoebus:現在我會追求多一點突破,不想太傳統;我本身喜歡斯文的西裝造型,但現在會想crossover一些hip hop風格,多一點不同元素。

      Marco:我喜歡oversize、hip hop一點的,但其實我也未拿捏得到,我對fashion這方面暫時沒有甚麼sense。

      Phoebus:他是打破傳統的,不受框框限制的,大家可以重看《Braceless》的MV,從髮型到衣著Marco也走得很前,只是觀眾未有這個knowledge去欣賞。

      你們覺得自己是天生的衣架子嗎?

      Marco:衣架子即是衫架嗎?我不算是「時尚衫架」,比較局限,例如不可以在Phoebus面前穿平底鞋,因為他太高。

      Phoebus:如果說我是一個衫架的話,這個衫架只能掛數款衣服;George就真的是正宗的衣架了。

      George:即是MK嗎?

      Marco:既然你本人也認同了,就當是吧。

      George:小弟會看不同類型的雜誌,平時做fitting的時候也會跟造型師討論哪套服裝襯誰、哪條褲襯這件上衣比較好。小時候也有幻想可以做自己的時裝品牌,但當時當然沒有資金,當下正計劃明年我們三人推出一個時裝品牌,希望可以找工廠造衫。

      On Marco DEMO White shirt with Printed details SANDRO Beige Trousers On George DEMO White shirt with Printed details COS Dark Green Wide Trousers On Phoebus DEMO White shirt with embroidered details Black fit cut Trousers
      On Marco
      DEMO
      White shirt with Printed details
      SANDRO
      Beige Trousers
      On George
      DEMO
      White shirt with Printed details
      COS
      Dark Green Wide Trousers
      On Phoebus
      DEMO
      White shirt with embroidered details
      Black fit cut Trousers

      你們覺得P1X3L有哪些與別不同的特質?PUZZEL喜歡你們甚麼?

      George:坦白說當初出道時我們也未找到自己的特色,但經過一年的磨合後,方發現我們最大的特色是我們三個私底下很”friend”,很願意跟對方說出自己的意見。一個團隊最困難的是溝通,但我很榮幸我們三個表演的時候,我們會一起討論如何讓表演更豐富。我們很少吵架,而大家揶揄對方的方式甚至會放在節目上:不時捉弄對方、取笑對方,反而讓節目效果更好。

      whatsapp-image-2022-06-16-at-3-19-40-pm-4
      SANDRO White Knit Shirt DEMO sequin wide leg flared pants
      SANDRO
      White Knit Shirt
      DEMO
      sequin wide leg flared pants
      whatsapp-image-2022-06-16-at-3-19-40-pm-6

      你們擁有做綜藝的魂嗎?誰人最搞笑?

      Marco:我們的冷笑話擔當是Phoebus,他是土味情話之王,你來表演一個吧。

      Phoebus:你有沒有養寵物?我知道有一隻小狗被遺棄多年,已經二十多歲,你有沒有興趣養這隻單身狗?(指著Marco)

      Marco:哈哈。

      Phoebus:我們是有做綜藝的魂的,不會因為節目的方向而影響我們的行動,簡單而言就是我們會按自己的套路去搞笑。

      George:一開始其實沒有想過當諧星,豈料一路走來竟從偶像團隊變成諧星團隊,但我覺得這是件好事,始終長期保持偶像的狀態,觀眾很難看到我們真實的一面,於是我們決定倒不如放心做自己,可以讓人了解P1X3L之餘,也令團隊發展得更穩定。

      那麼做諧星是不是P1X3L的出路?

      Marco:其實是的,因為我們沒有太多歌曲作品,所以不得不在綜藝上落點力。

      Phoebus:對,我們在綜藝上有很多作品。

      Marco:我們也想專注在音樂之上,但奈何未得到很多support。

      whatsapp-image-2022-06-16-at-3-19-40-pm-7
      DEMO Queen pink tie-neck shirt Russian violet pleated shorts Ermenegildo Zegna Black Leather Shoes
      DEMO
      Queen pink tie-neck shirt
      Russian violet pleated shorts
      Ermenegildo Zegna
      Black Leather Shoes
      whatsapp-image-2022-06-16-at-3-19-40-pm-9

      諧星團隊講求默契,你們成員之間有沒有默契、能否互補不足?

      George:比起之前互相接不到對方的bite,現在我們有默契多了。我覺得默契是需要時間培養出來的,例如我身體不適時會不發一言,他們就會拋一些bite出來讓我接,這樣很好……我在稱讚你呢隊長。

      Phoebus:芝娃娃,發惡吧!

      George:汪!

      George:我們見面的時間比見父母更多,經常一起拍攝、練歌、練舞等,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三個傻仔走在一起,那就是我們了。我們一星期有見五天嗎?

      Phoebus:應該不止,拍攝《i.SWIM》時我和George已經常見,過程中還要拍攝《囝囝女女730》和處理音樂上的工作。

      你們受過人們怎樣的批評?對於這些評價,你們會怎樣回應?

      George:我們尤其初出道時不停被指騎呢、沒有實力,或者比師兄們遜色,當時也有不開心的,但與其不開心,不如用行動證明來給大家看,為何要有這個團體的出現,所以我們三個就跟公司表明,無論有多累,我們每首歌也要是跳唱歌曲,讓觀眾知道我們所有表演都是很用心的。

      時下每個偶像團隊也會有預設的擔當位置,Phoebus算不算是團隊中的顏值擔當?

      Marco:其實顏值擔當呢,有沒有想過是我?從來沒有人這樣想,可能大家都認為我是智慧擔當。

      Phoebus:而George應該算是全能型,他零死角,又帶點異國風情,跳舞、唱歌和rap也做得到。

      George:回看自己從前的表現,我比較紮紮跳,現在比較穩定了,談吐也正經了一點,但當然正經擔當是Phoebus。

      Phoebus:其實大家都誤會了,我不算很正經,只是我多數說一些有資訊性的說話。

      眼見同是從《全民造星》出身的Mirror、Error,甚至Collar受盡萬千寵愛,有不少演出和接廣告的機會,你們有甚麼感受?

      Phoebus:看來正經的我要出來了,因為這個問題太正經。我覺得有時候你兜一個圈才到達目標,才會經歷更多、成長得更快;正如你所言,我們沒有那麼受萬千寵愛,很多事也要自己爭取回來,自發地溝通和提議,這都有過一番淚水和汗水。幸好我們三個的方向也很一致,所以比較順利。

      Marco:我們也受萬千寵愛的,只是他們備受的寵愛更加多,我們的粉絲也對我們很好的。我不會妒忌別人多粉絲,畢竟他們也努力了很多年才有這個成績,所以我們也要繼續奮鬥。

      whatsapp-image-2022-06-16-at-3-19-40-pm-10
      whatsapp-image-2022-06-16-at-3-19-40-pm-11
      Moncler White Knitwear Top POLO RALPH LAUREN Denim Jeans COS White Leather Sneakers
      Moncler
      White Knitwear Top
      POLO RALPH LAUREN
      Denim Jeans
      COS
      White Leather Sneakers

      出過單曲、拍過《大海男兒》等綜藝,你們認為這些是否都得來不易?這種難得的演出機會,會否讓你們更加珍惜?

      George:我們也希望有更多在舞台上表演的機會,因為跳唱很需要live的舞台,才能讓人看到我們的整體性,所以我們今年的目標是開一個音樂會,不管大或小,只要有舞台,我們三個就會盡力做好。

      Phoebus:麥花臣場館是我們的目標,去年我們只在Chill Club唱過《重口味》、《Braceless》、在《最後一屆口罩小姐選舉》和《造星》表演,之後就沒有了,所以我們真的很珍惜每個機會。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別人拍《膠戰》,你卻只拍《囝囝女女730》」,會有種比較,但我卻想在有限的舞台上,構思多點笑話來娛樂觀眾。

      Marco:開演唱會很難,難在我們的歌曲夠少,也想不到可以表演甚麼。

      Phoebus:沒錯,你完全直中了我們的要害。現在剛剛發表了第三首歌,Collar出道短短半年已經比我們多。

      Marco:本來開演唱會是一個計劃,但慢慢地就變成了夢,哈哈。

      On George FENDI Beige Knitwear Top Beige Shorts On Phoebus POLO RALPH LAUREN Green Knitwear Hoodie White Fit cut Trousers On Marco FENDI Light Green Blazer Cropped T-shirt Light Green Trousers
      On George
      FENDI
      Beige Knitwear Top
      Beige Shorts
      On Phoebus
      POLO RALPH LAUREN
      Green Knitwear Hoodie
      White Fit cut Trousers
      On Marco
      FENDI
      Light Green Blazer
      Cropped T-shirt
      Light Green Trousers

      看來你們對舞台有一種憧憬,表演這回事,為你們帶來怎樣的快感?

      Phoebus:表演就是能有自信地呈現自己給別人看,也把自己想說的話送給大家,例如《Just Lean On Me》是關於追夢的:「連我們三個也能追夢呢,大家也應該鼓起勇氣。」至於為甚麼喜歡表演,我覺得這是與生俱來的,未參加《造易》前也不知道,後來才發現自己是個挺喜歡表演的人。

      Marco:尤其是Phoebus和George,他們很”chok”,表演就可以讓他們光明正大地懶型。因為表演時你可以是你自己,也可以不是,當投入演出時,人就會走到另一個境界,是一個角色,從而獲得快感。

      Phoebus:其實Marco才是最喜歡懶型的人,綵排時他會練習單哪一隻眼,到表演時連我也被電倒了,感覺有點creepy。

      Marco:畢竟我也是顏值擔當,哈哈。

      George:我們三個都很享受舞台,除了我們私底下練習,很少機會可以上一個有真實觀眾的舞台,雖然上台的一刻會很緊張,但當看到觀眾,就會覺得平時花的時間都是值得的,覺得努力沒有被白費。

      Photography by HUNGMC

      Photo Assisted by Derek Chan

      Styling by Daniel Chan

      Styling Assisted by Leung Hei Tung

      Written by Nana Wong

      Hair by Aveda ilcolpo kin

      MakeUp by luyee @ Wo_pavilion

      HUNGMC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