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張曼玉紐約爆喊 緊扣關錦鵬的光影心(五)

集體回憶
2017.06.17
5871

《胭脂扣》雖僅獲微利,但總算名利雙收,關錦鵬再拍李碧華另一名著《霸王別姬》,更變得理所當然,無奈世事往往百轉千迴,難以預估與掌握。「徐楓有找過我,但李碧華對《胭脂扣》的電影劇本有意見,她不滿我沒有照着小說去拍,另一個原因是,找陳凱歌去拍京劇,是更合適的選擇。」

他轉為籌備《人在紐約》,但從開鏡到得獎,都不是一次愉快經歷,「《胭脂扣》的成功,令自己有少少出事!」

毅然停工重修劇本 囊括八獎自覺荒誕

愛上紐約是往後的事,當關錦鵬拍板要開《人在紐約》,實則是徹頭徹尾的陌路人。「當時我對紐約的印象止於相片,有這齣戲發生,自然因為《胭脂扣》,但成功令我迷失,首先時間不可能這麼倉卒,只去了紐約做一次資料搜集,然後跟邱剛健合作這麼久,他的劇本好不好、適不適合,我竟然未能作出準確判斷,不清不楚就開工!」開鏡兩星期,他已知事態嚴重,毅然決定止血,停工一個月!「三個來自中國不同地方的女人,角色性格流於表面,並不像我在搜集資料時所看到的有血有肉,邱剛健是有個性的人,不會答應飛來紐約,唯有請鍾阿城修改劇本。」

醜婦終須見家翁,阿關要向斯琴高娃、張艾嘉與張曼玉(Maggie)交代停拍原委,沒料到掀起另一場大風波。「我本來想約三個女人食餐飯,交代角色有什麼地方不夠好,還有出現的其他問題,但那天斯琴高娃剛好約了人,沒問題,可以再單獨和她談,我、張艾嘉、張曼玉坐在同桌,可能張艾嘉做過導演,又是金馬影后,資歷比我深很多,不時面向她解釋,忽略了張曼玉,突然Maggie就哭了出來,我們問發生什麼事,她說覺得被冷落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很明顯在開工短短兩星期,Maggie已積壓了一些怨氣,「第一次合作,她演一個由香港去紐約的摩登女生,起初很開心地接戲,開鏡後我後知後覺,沒顧慮她的感受,那頓飯的確是我不對,把張艾嘉甚至沒來的斯琴高娃捧在掌心,Maggie會覺得,那我張曼玉算是什麼?整齣戲不是同步收音,配音時為了一條街名,她很認真地跟我拗,我說:『Maggie,你配兩個不同的發音給我,不就可以嗎?』畢竟,我們都年輕!」

此前,金馬獎已救了《胭脂扣》,令阿關得保心血;兩年後,《人在紐約》令Maggie抱得金馬后座而回,又算不算再一次成為阿關的幸運符,拯救了他與Maggie的友誼?有人問:「你憑《人在紐約》得獎,不會再怪關錦鵬了吧?」Maggie坦率回應:「拿不拿獎與開不開心是兩回事,那時我實在很不高興!」阿關快人快語:「我知道她說過這句話,彼此坦誠談了不止一次,到請她來演《阮玲玉》,已解開好多心結。」《人在紐約》橫掃八項金馬獎,阿關不但沒有丁點興奮,更覺得是個大諷刺!「同屆有侯孝賢的《悲情城市》角逐,評審分為兩大派,一派擁侯、一派反侯,看着《人在紐約》不斷拿獎,我在台下一直不開心,到獲得最佳劇情片,監製方平硬拉我上台,我真的不想,雖然有人喜歡,但連我自己都不滿意,不理觀眾有多喜歡或不喜歡《悲情城市》,我真的過不到自己那關,最佳劇情片居然是《人在紐約》而非《悲情城市》?太荒誕了,人家那齣高我太多班!」

喪禮舊照人有相似 與梅艷芳和平分手

眾所周知,《阮玲玉》主角原屬梅艷芳,說白一點,這齣戲根本為阿梅而開!「因為《胭脂扣》,嘉禾想我再拍梅艷芳,我亦好想再拍梅艷芳,梅艷芳都想和我再合作,湊巧那陣子藝術中心放映阮玲玉主演的電影系列,兩、三日集中看了十幾齣,覺得這個女人好犀利,無論扮老師、妓女、女工,她會演到慢慢令你忘記她的臉,我在現場買了一本攝影集,翻到有一張,就是片末出現,她在喪禮上平躺,我心想,咁似梅艷芳?我好衰,約了阿梅出來,給她看這張相片,還說:『幾似你呀!』她大喝:『啋過你呀!』後,問是否想拍這個人物,我便找出阮玲玉的有關錄影帶,讓她參考。」

在嘉禾同意之下,阿關飛往上海做資料搜集,訪問曾與阮玲玉合作過的孫瑜導演、黎莉莉、攝影師黃紹芬等,「全部拍片只是為了紀錄,沒想到放入片中,有一晚在牀上思前想後,腦裏忽然冒出一句話:『關錦鵬,何不讓梅艷芳與阮玲玉在戲中對話?』半夜三更致電邱剛健,他讚這個構思很好,我將這些紀錄交給他,大家再各自思考。」適值邱剛健將執導王祖賢主演的《阿嬰》,經過溝通後,阿關引入台灣著名電影人焦雄屏,「兜了一大個圈,焦雄屏覺得,不如老老實實拍齣傳記片吧,她寫了一稿,但我不甘心,這個時候邱剛健已拍完《阿嬰》,找回他,我說始終覺得當初那個方向是對的,不如由他接手寫回。」

故劍重逢,邱剛健將阿關的天馬行空化成光影,到《阮玲玉》入圍金馬,阿關收到來自台灣的長途電話──焦雄屏哭着控訴:「阿關,你不用我的劇本,找回邱剛健去寫,為什麼不跟我說呢?」阿關也是眼淺的人,隔着話筒,流淚眼對流淚眼,不過焦雄屏真有風度:「請你替我恭喜邱剛健,同時也要恭喜你,我實在寫不出這個劇本,你找回邱剛健是對的!」原來,焦雄屏正是當屆金馬評審之一!

不認同這種表現手法的,還有梅艷芳,她曾公開說過,觀眾對阮玲玉並不熟悉,混合劇情與紀錄片手法拍攝,很難令觀眾有代入感,阿關承認:「阿梅跟我提過,不喜歡這種形式,以她對戲劇的代入與理解,《胭脂扣》的確最適合她,將細節用戲劇呈現,但如果《阮玲玉》沿用同一種手法,未必會有《胭脂扣》的效果。」更難解決的死結,在於六四事件爆發後,阿梅堅拒回內地工作,「最後我已說服了她,如阮玲玉跟幾個男人(唐季珊、張達民、蔡楚生)情感的濃度,還有跟養女的關係,她願意演,問題是我已在上海搭景,一定要返上海拍,她既不想回內地,我了解她的立場,只能像男女朋友般,和平分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童星鄭希怡

《阮玲玉》開首,張曼玉與葉童等合演第一段戲中戲,亦即聯華創業作《故都春夢》,有個小女孩茫然地躲在葉童身後,驟眼看不覺什麼,但若細心留意,又感似曾相識──她正是長大後也當上藝人的鄭希怡(Yumiko)!

Yumiko細味銀幕處女作:「當時大概五、六歲吧,爸爸是這齣戲的製片,劇組想要一個小女孩客串一、兩場戲,最經濟實惠自然是找自己女兒!」小小人兒已相當敬業兼捱得,「我拍了整個通宵,現場每個人都有倦意,唯獨我一個好精神,關導演、張曼玉、葉童個個都對我好好,葉童與張曼玉親切地跟我聊天、玩玩,在他們眼中,我還是個小孩子吧。」她還記得,葉童、李子雄與一眾工作人員,曾到過鄭氏在上海的家作客,「他們吃了最正宗的上海菜,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接觸電影界的人。」

 

■ 撰文:翟浩然/部分圖片:鄭希怡

關智斌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