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GA專訪】失戀開始寫歌 AGA寫《Better Me》勉勵自己

本地
2021.11.12
1.9k
撰文:劉家倫攝影:Max Chan

whatsapp-image-2021-11-11-at-6-43-10-pm-2

AGA什麼時候開始接觸音樂?「BB!爸爸是全職樂手,家裏很多黑膠和鐳射唱片,媽媽好喜歡英文歌和廣東歌,跟她看過幾次小鳳姐演唱會,張國榮和陳百強的歌陪伴我成長,聽到爸爸練結他,就是我起牀上學的時候,是我的鬧鐘,他在一個粵曲社工作,很尊重粵劇文化,經常聽到《帝女花》,小時候當然不懂去聽,但劇目很吸引,他們一個動作、一句歌詞已經表達到意境和氣候,跟廣東歌很相似。」


直至十七歲,AGA因為失戀寫了人生第一首歌,「同好多人一樣,寫第一首歌都是失戀,因為想去紀念和紀錄,自己寫第一首歌是《Better Me》,當時失戀好傷心,但又好想進步,想知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夠好?為什麼失去了心愛的人?最近得知有位心靈學家用了這首歌做Meditation(冥想),這首歌是有這份力量,原來治癒自己的同時,其他人都會用這首歌來治癒,用生命影響生命,好美好。」

這段感情維繫了三年多,是遙距關係,「每次見面都很珍惜每分每秒,不知道下一次幾時見面?其實我拍拖時好少吵架,慢慢長大,才知道每個人成長和背景都不同,我們相遇,其實不需要別人去明白你,因為一定不會明白,現在反而學會欣賞其他人的看法,從欣賞的角色,相處就有另一種美好。」入行後可有遇到另一位「創作靈感」?「有遇過,會難維繫,這行是困難的,對方要好理解,沒有時間給對方,期待啦,遇到的時候就會遇到。」

舒文(左)是AGA第二位「爸爸」,跟隨對方學習創作,期間舒文要求AGA每個月都要提交兩至三首demo。
舒文(左)是AGA第二位「爸爸」,跟隨對方學習創作,期間舒文要求AGA每個月都要提交兩至三首demo。

入行快十年,AGA自覺得多過失,「快樂的回憶、成長的過程都是得着,每次做完訪問都更加認識自己,無論傳媒、舞蹈員、助手,一路行都好有意義;失去?是朋友和家人的重要時刻,但需要give and take,以後回顧自己的廿幾歲,會覺得好充實,又是另一種快樂。」當然,AGA也有迷失的時候,「最迷失是真正做了唱作歌手,推出歌的時候,第三、四年開始有些成績,大眾開始認識我,開始問自己想做什麼類型的歌手?都幾困擾,大家喜歡我的創作,同時又在尋找自己的方向,擔心別人喜歡的『AGA』,不是真正的自己,後來找到答案了,音樂並不代表全部的自己,創作好的音樂,必須先要學懂做人,有時開始有成績就不想轉變,因為怕失去,但創作就不可以驚,驚就會重複,每首歌、每個獎完了就應該歸零,要不停提醒自己,現在的階段很開心。」

 

攝影:Max Chan(封面及內頁)
攝影:伍敏慧(花絮)
拍攝:Desmond
化妝:Vanessa Wong
髮型:Gary Sun
形象:Katy Tsang
服裝:LOEWE、MIU MIU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