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朱慶祥專訪】被任劍輝點名教陳寶珠唱大戲 94歲朱慶祥提攜後輩薪火相傳

本地
2021.10.02
867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1-09-29-at-16-04-37
為紀念《帝女花》唱片推出了六十年,唱片公司除了推出普通的紀念版外,更特製了五十張朱師傅手上的玻璃CD禮盒,以供愛好者收藏。

九十四歲人稱朱師傅的朱慶祥,在粵劇界可說無人不認識,資歷更是行內首屈一指,縱橫粵劇界六十年,接觸過不少大老倌,特別跟任劍輝和白雪仙更是多年合作的夥伴,早前有唱片公司再度推出當年他有份錄製的戲寶《帝女花》,更邀請他現場試聽,朱師傅聽畢後大讚音質效果猶如現場一樣,更令他回想起當年不少軼事。

來自馬來西亞粵劇世家的朱師傅自小在戲班長大,五九年跟哥哥朱毅剛來港工作,「大哥是任白『仙鳳鳴劇團』的音樂領班,他們當時打算做《再世紅梅記》,需要有人玩古箏,他知道我學樂器很快,於是叫我去學,我用了幾個月學了古箏,然後加入了他們演出這套戲,可惜唐滌生在公演第一晚就過身,後來有娛樂公司的老闆提議不如將《帝女花》錄製成唱片,以紀念唐滌生,當時大家都應承了。之後老闆找了一間教堂,然後放兩枝咪收音,任劍輝一枝,白雪仙一枝,因為教堂的建築是圓頂,那種迴音很好收音,就算電車、纜車行過也聽不到,然後大家當真的做戲,投入感情去唱,所以收音那麼好,大概花了九小時就完工,收音師傅也很好,保留了NG的帶再做功夫,有些部分收得不好,他就找回那些NG帶再剪輯。」

之後朱師傅一直也跟任白合作,他大讚二人的工作態度非常認真和嚴謹。「她們對劇本的要求很高,例如做《再世紅梅記》時,做完後觀眾有什麼意見,幾個台柱會商量,有些地方發現不接駁,就會打電話去給梁醒波說『阿肥,那句不要了』又或是跟靚次伯說那幾句不要,然後當晚就會改,每次都會一邊做,一邊檢討,做到最後一場也在改。不過私底下她們很好相處,很好人,尤其是任姐,沒有階級觀念,仙姐就經常請我們吃東西。」因為唐滌生的離世,任白非常傷心,當時更決定暫時不做戲,休息了足足一年,直至後來才被人說服,開《白蛇新傳》,「《白蛇新傳》要很多仙女,宮女,於是就登報紙招人,雛鳳就是這樣形成,年紀最大只可以十八歲,一超齡就不收,當時招了龍劍笙、梅雪詩、謝雪心等二十多個,後來任白不做,就叫雛鳳做他們的戲,我就教她們唱。」除了教雛鳳外,朱師傅更是陳寶珠的歌唱老師,他說:「任姐問她找什麼人教她唱大戲?因為她的唱法不是大戲班的唱法,之後任姐就叫她跟我,我去教她,當時陳寶珠的年紀很小,只有十多歲,她爸爸也是做男花旦,她很聽話,不過因為她當時已很紅,整天都在片場,只有在早上才有時間學。」

295
跟蕭芳芳和陳寶珠經常都會在片場見面,任姐更點名朱師傅做陳寶珠的老師,教她如何唱大戲。

六、七十年代,很多粵劇都被拍成電影,身為樂師的朱師傅也要經常到片場工作。「那時我們在早上十一時就會於普慶戲院等車入邵氏,人工是以一節計,四小時一節,每小時二十元,所以最低也有八十元收入。記得當時李翰祥做導演,他的要求很高,凌波一句也要唱很久,剛好有另外的導演叫她過去補拍另一套戲,結果我們停了三小時來等,人工當然是要照計,但說到最好計的還是新馬師曾,今日下午三點收音,他晚上九點才到,現場他錄六、七分鐘就完成,因為他一看完就可以正式唱,很快。」

whatsapp-image-2021-09-29-at-16-04-37-2
徒弟王勝泉經常都會幫朱師傅打點事務

二OO五年為紀念任姐逝世十五年,朱師傅與雛鳳鳴劇團再度合作,擔任音樂領導,演出《西樓錯夢》,做了三十二場,「之後再做《帝女花》,我覺得有點不舒服,就去做身體檢查,照到有兩條血管不通,要做通波仔手術,之後太太就不讓我再做,因為她知道我工作很認真,於是開始推工作,停了很久,直至一O年,陳寶珠在紅館做《俏柳紅梅粵劇折子賀新春》,和南鳳演四個折子戲,我才出來做。」問朱師傅當時怎樣被寶珠姐說服出山?他笑說:「她向我太太埋手,只要我太太應承就可以,因為她會知道我可不可以應付,那次之後我也開始做回一些不辛苦的工作,有時會叫徒弟幫忙,我只是客串一下,好像十月我也有演出,今次比較特別,因為主辦商很有心提攜後人,有些有潛質但沒有機會做,他就辦了一個『千里馬薪傳粵劇團』,然後叫我幫忙,他知道我對任白的事情很清楚,有時我去看戲,會發現有些人脫節,做得不是很好,我去可以作出提點。」

MIRROR 陳卓賢 姜濤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