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梁鳳儀撰文】宜弘,你實踐了諾言,果然先我而去了

本地
2021.06.11
3.3k
撰文:梁鳳儀

前立法會議員黃宜弘六月六日晚上在美國病逝,享年八十二歲;遺體本星期六在美國火化,骨灰奉回祖國安葬。黃宜弘太太梁鳳儀在傷痛中,親自執筆寫這篇文章,她說想借她與丈夫的故事,提醒讀者:「珍惜眼前人,相親相敘,分秒必爭。」 ‧編者‧

梁鳳儀覺得自己被黃宜弘誤導了,他說他屬於長命家族,最短命是他父母,也在足齡九十六歲時去世。所以她一直以為和丈夫有大把時間相依相敘。
梁鳳儀覺得自己被黃宜弘誤導了,他說他屬於長命家族,最短命是他父母,也在足齡九十六歲時去世。所以她一直以為和丈夫有大把時間相依相敘。

我一直希望自己像一朵鮮花般活着,那就必須要丈夫合作,因為「死在夫前一枝花,死在夫後爛茶渣。」

五年前,我決定改變主意了,竭力爭取做「爛茶渣」。因為當年宜弘患上肺癌,經切除一半左肺之後,雖然極速復元,活潑如昔,但我開始覺察到沒有一個視他如珠如寶,如命如金的人每天盯緊他、督促他、看管他,以確保他健康快樂地生活,其後果可大可小。於是我要宜弘答應,有朝一日他必須先作主懷安息,不管天堂地獄,等着我來找他。

宜弘是個重承諾的人,尤其對我。

他真的於二○二一年六月六日晚在美國離我而去了。

忍淚之難,難比登天。狂哭之苦,苦若黃連。

幾乎是完完全全出乎意料的事。這個小故事提醒讀者:「珍惜眼前人,相親相敘,分秒必爭。」

+1

二○二○年宜弘和我遵從兒子們的願望,移居溫哥華。恰好去年是我們結婚廿五周年,我們熱鬧地用半年時間慶祝銀婚,到宜弘八十二歲生日,則選擇了兩人安靜愉快地到山上去歡度。

一踏入二○二一年,我讓宜弘從頭到腳都給醫生檢查個遍,一切心肝脾肺腎都健康達標,

延至二月底,小兒子群恩在和他通電話時,發覺他語言反應異常,於是囑我火速聘用專機及專業醫療隊伍,在我陪同下,由溫哥華直飛美國鳳凰城,至此宜弘開始陷入半昏迷狀態,甚至大小便都不能控制。我半夜驚醒,與小兒子處理一牀污物,一手糞便,毫不介懷,只是愈來愈擔心丈夫每況愈下。三月底,宜弘仍然有合情合理的反應。每當我在宜弘臉上吻他,說:「I LOVE YOU」時,他立刻回應:「Ditto。」我聽了「Ditto 」這字,心上牽動,眼眶溫熱,依然忍住,不肯落淚。「Ditto 」是我和宜弘三十五年的記號,以前大家都忙於事業,我有空致電話給他,說:「I love you」,他不好意思在會議的各人面前回應,就說:「Ditto」,以後我在開會時,宜弘來電話時:「I love you」,我的回應也一樣是:「Ditto」。

終於宜弘被證實原來是殘餘腫瘤細胞入腦,聘了全美著名的腦科專家匯集七位各科醫生匯診。腦癌專家有過病人昏迷六個星期醒過來的驚人記錄,我和兩位也是名醫的兒子於是寄予厚望。

七十七天的日子,並不可以說度日如年,我每天都極忙,要上醫院親自做兩小時關節的物理治療,以補醫生人手之不足,然後又要在病牀遙控各個宜弘吩咐要完成的祖國教育慈善項目。必須要與時間賽跑,祈待宜弘轉醒過來,我就可以把廈門大學的「黃宜弘樓」,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的創校圖書館命名為「黃宜弘梁鳳儀伉儷圖書館」的相片給宜弘看,還有我在身邊會解釋:「香港中文大學在去年十月校董會批准了今年崇基七十周年紀念,以一座新建的多功能大樓命名為『梁鳳儀樓』,只不過疫情要延遲一年啟用。」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的創校圖書館,命名為「黃宜弘梁鳳儀伉儷圖書館」。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的創校圖書館,命名為「黃宜弘梁鳳儀伉儷圖書館」。
聖誕前夕是黃宜弘八十二歲生日,他與愛妻共度的最後一個生日。
聖誕前夕是黃宜弘八十二歲生日,他與愛妻共度的最後一個生日。

感謝的除了母校之外,還不是宜弘所做的微薄捐贈,而是宜弘教曉了我一個做人處事的道理。過去十多年為中大策劃過好幾次的籌款活動,諸如綜合晚會、舞台劇等等,宜弘都勸勉我,「為中大搞活動,我們一定要捐贈足夠的善款作為活動經費,再加一個合比例的捐款,不可以連累中大斥資的金額比籌得的善款更多。」宜弘愛我以德的例子太多太多,這才是讓我受惠終生的。

六月六日那天我如常坐在宜弘身邊看護他,忽然發覺他睜開雙眼看我,我撲過去抱住他狂喊說:「你醒了,你醒了。」宜弘望住我良久不語。

記得我們戀愛時,我的閨中密友勸我嫁給他,她說:「他望住你的眼睛會笑。」當年情景,歷歷在目。

半小時之內,我看得見宜弘很努力地蠕動眼珠,要睜開眼皮,都沒有成功。直至我要遵醫院規定離開之前,我必抱住他,連連親吻。宜弘忽然又睜開眼看了我一會。我太開心、太開心、太開心了,還跟兒子去吃漢堡慶祝。

可是,就在當晚,醫生在我們回家後數小時通知我們,宜弘呼吸和脈搏都突然停頓了。

果然是六月六日肝腸寸斷。

我再衝入病房緊緊擁抱宜弘,狂吻他,最終還是崩潰式地嚎啕大哭了像幾個世紀之久。

兒子扶着我回家,說:「爸爸並非腦癌致命,他身體一直強壯,又毫無併發症,他只是太累了,不願意連累我們,又知道你辛苦,所以他的意志力叫他決定走了!」

啊!原來如此!

我錯了,一錯是被宜弘一直誤導,他說他屬於長命家族,最短命是他父母,也在足齡九十六歲時去世。所以我一直以為我和宜弘有大把時間相依相敘。

二錯在我沒有把他吩咐要做的慈善項目及早完成,讓他走得更輕鬆、更暢快。

三錯是如果我知道他先走,我會如此的肝腸寸斷、痛不欲生,我才不會這麼傻,一定求神拜佛讓我先他而去。

我們其中一個文化善舉是在國內名山的丹東鳳凰山上,山上有兩個亭,鑲着宜弘親書的「鳳儀亭」,亭旁又用石頭刻上我親書的八個字:「死生相許,遺愛人間」。

在我的心上其實還再多加兩句:「婦唱夫隨,靜待重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6/img-2224-2021061011584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