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羅仲謙專訪】 羅仲謙拍親熱戲要向太太備案 預告跟張曦雯有更激場面

本地
2020.11.06
435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羅仲謙和太太楊怡最近改名羅子溢和楊茜堯,希望增強家庭力量。
羅仲謙和太太楊怡最近改名羅子溢和楊茜堯,希望增強家庭力量。

羅仲謙楊怡兩夫婦最近改名羅子溢和楊茜堯,他表示考慮已久,改名是為了家人,「我們想家庭力量更加強壯,是機緣巧合下決定改名的,覺得這樣會凝聚力更強,對長輩和後輩都好。以前我是兒子身份,現在是爸爸和丈夫,如果只有我們兩夫妻,是可以放慢腳步去做,但現在要為家人拚搏,屋企人會老、會病,小朋友長大後會用很多資源。有些人會覺得是矯枉過正及迷信,但作為父母,改名是我們的能力範圍內做得到,亦得到家人同意。謙謙大個仔了,都要成長,無理由五十歲仍叫謙謙。不過我發覺換個身份都很複雜,有些銀行手續仍未處理好。」

半歲的小珍珠,牙牙學語,開始懂得叫媽媽。
半歲的小珍珠,牙牙學語,開始懂得叫媽媽。

至於女兒取名翊心,翊字由「立」和「羽」組成,希望她立地而飛,父母會提供基本環境需要,將來是否成功視乎她的造化,心字是岳父當年替太太取名時,希望她心曠神怡,所以用了心字。問他怕改名後影響工作嗎?他說:「不怕,關注你的人會知你改了名,本身不關注你的人,可能我叫羅仲謙仍未知,我不強求人家叫我的新名,適應期都要兩、三年。現時我在家叫老婆外,也會叫她堯堯,易記又可愛。」

太太不辭勞苦地照顧女兒,他明白到世上只有媽媽好的道理。
太太不辭勞苦地照顧女兒,他明白到世上只有媽媽好的道理。

二人剛度過結婚四周年,他們選擇一家人在家簡單吃飯,因為要工作,沒有刻意製造驚喜,最緊要全家齊齊整整。提到他在太太生日時,送上九十九枝玫瑰冧愛妻,「我都會做的,不要相信女人說買花嘥錢,其實間中都要做。」對於小朋友的期望,他有兩個計劃,給予她基本生活環境和培育她的興趣,但不是虎爸虎媽,最重要有自己的人生,另方面他希望自己成功,至少在後面有能力保護她,「你唔掂,爸爸都掂,做最強後盾。」他說多謝太太的說話永遠都是世上只有媽媽好,是真的,爸爸的付出比較少,精神和壓力始終是媽媽辛苦些。他希望將來父女關係似朋友,不開心、失戀或熱戀都跟他分享,「我不會寵,會尊重她,有什麼事兩父女私下去傾。我跟太太的教法都一致,不要在小朋友面前說太多負面說話,是我在育兒書中學到的。」

疫情最嚴峻的時期,他不敢親親女兒,在家吃飯也要保持社交距離。
疫情最嚴峻的時期,他不敢親親女兒,在家吃飯也要保持社交距離。

榮陞爸爸後,子溢事事以妻女行先,拍親熱戲也會先向太太備案,「我會顧及太太先,女兒長大後看這些親熱戲已不當作一回事,反而會跟太太解釋是劇情需要。太太雖然是演員,會明白,但明白還明白,解釋還解釋,是兩回事。」在新劇《木棘証人》中,他飾演吊兒郎當警察,要保護麻煩證人韋家雄,「我一直想跟他合作,無綫劇是第一次,因為家雄跟我太太很熟,大家有老朋友感覺,合作時可以放得開,我很感激家雄,有他在場令劇集變得有活力,他經常說冷笑話,有時都不知道是取笑他,還是笑話。」

張秀文、張曦雯及韋家雄拍《木棘証人》時,特別為羅子溢慶祝生日。
張秀文、張曦雯及韋家雄拍《木棘証人》時,特別為羅子溢慶祝生日。

他與張曦雯(Kelly)和張秀文有感情線,剛播了他向秀文求婚,輕輕一吻,子溢預告將與Kelly有更激親熱戲,拍攝期間二人更加插親嘴戲,「那場戲是我久別重逢遇見Kelly,當時我都覺得要加一場kiss戲,但我當然不敢,怕被人誤會,去到現場Kelly反而向我提出,我當場打了個突,跟我的想法一樣。我很敬佩她以事論事和放膽去做。」他笑言跟女神Kelly合作沒有壓力,自己也是過氣男神。
對於事業上的期望,他什麼都想做,現在是拚搏期,有得撈就撈,要令人覺得自己有進步,要不然會被淘汰,視帝會否是其目標?「獎項是緣份和機緣,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

劇集《木棘証人》中,子溢飾演吊兒郎當警察,有不少動作戲。
劇集《木棘証人》中,子溢飾演吊兒郎當警察,有不少動作戲。

髮型:Jan Chiu@IL Colpo(PP)
化妝:Sharon Lee
服裝:Emporio Armani
造型:Cheryl YAM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55-20201105065958-20201105090910-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