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薛凱琪專訪】觀察期太長錯失緣份 薛凱琪回到現實世界

本地
2020.07.17
4.5k
撰文:劉家倫攝影:鍾漢平
Fiona說現在已關閉了「童話mode」,focus現實的男仔,慢慢睇,觀察中。
Fiona說現在已關閉了「童話mode」,focus現實的男仔,慢慢睇,觀察中。

錄新歌的時候,薛凱琪仍不知道黃偉文(Wyman)已決定將童話系列劃上句號,直到歌曲派台,Wyman才在網上公告,Fiona都是「被通知」的,「拍完MV才見到Wyman在IG寫,一睇到就喊了出來,他之前沒有講,應該是怕影響我錄音,係嘅,人總要move on,要搵獨角獸呵護你,不如真真實實搵個人,我好在乎Wyman這位朋友,十幾年來用童話故事來保護我,知道我鍾意幻想,直到這一天覺得我要長大了,一路追尋唔真實都係痛苦嘅。」

「Wyman永遠不會在錯的時間給我錯的歌,他見到近年的薛凱琪去到南昌街的狀態。」她說。
「Wyman永遠不會在錯的時間給我錯的歌,他見到近年的薛凱琪去到南昌街的狀態。」她說。

聽Fiona歌曲成長的女孩,都是喜歡沉醉童話世界,「有些fans投訴為什麼現在才出這首歌?豈不是之前浪費了時間?其實這幾年自己都改變,唯一沒有改變是金錢上,一向都不追求,覺得自己可以賺到,只是終日都覺得未夠完美,其實錫你咪得囉,以前要浪漫、要有心跳,其實睇戲先有嘅!現在發覺,人不會對住一個人每一眼都有心跳感覺,可以一生一世,陪你淡然地過,已經夠浪漫啦,我的情緒又大起大落,令到我平衡到,已經是王子,正面些想,南昌街都可以有皇宮有城堡。」

事隔七年,Fiona返回華納唱片,以前的戰友仍然在職,而轉會歌手,Fiona都有保持聯絡,談到同樣患上情緒病的周國賢,Fiona說:「今次出歌他都幫手錄音宣傳,我不會形容為幫他,每次傾完偈大家都學到嘢,我們之間冇話邊個幫邊個。」
事隔七年,Fiona返回華納唱片,以前的戰友仍然在職,而轉會歌手,Fiona都有保持聯絡,談到同樣患上情緒病的周國賢,Fiona說:「今次出歌他都幫手錄音宣傳,我不會形容為幫他,每次傾完偈大家都學到嘢,我們之間冇話邊個幫邊個。」

遲到好過冇到,Fiona公主終於開竅,錯過的應該不少吧?「以前會朝思暮想、會暗戀,現在個腦關閉了『童話mode』,focus到現實的男仔,慢慢睇緊觀察中,朋友都話我是一部CCTV,想那麼久個個都走晒啦!的確我對愛情會好驚,好似驚游水會戴水泡,我就要監察住,要睇好耐,有冇錯失過?我覺得是有,用上帝早已預備安慰自己囉,緣份嘛。」對於結婚,Fiona又有不同的睇法,「是一個好糾結的問題,我不相信簽一張紙就有承諾,簽就專一?不簽就可以一腳踏幾船?不是嘛,雖然我不急於結婚,但有另一個問題,就是小朋友,我是想有小朋友的,簽了字的情況下,對小朋友的確是比較公平。

新歌《南昌街王子》是童話系列的最終章,更找來王子級的關智斌合唱。
新歌《南昌街王子》是童話系列的最終章,更找來王子級的關智斌合唱。

「為小朋友而結婚?可以說是其中一個考慮因素,有做過科技上的research,亦有詢問過醫生,但未實行。」
入行十八年,Fiona從未承認過任何戀情,她對此很驕傲,「我試過好傷心,但又要keep住工作,還要拍喜劇,冇人知就冇人問,我開心唔開心太易睇,突然喊點算?入行咁多年撞過好多板,唯一覺得做得最叻就是把愛情低調處理,娛樂圈好奇怪,無論是愛情、工作和家庭都可以拿出來宣傳,都有價值,我不想愛情成為價值。」

愛情仍在觀察期,幸好Fiona圈中很多閨密。
愛情仍在觀察期,幸好Fiona圈中很多閨密。

對於愛情,Fiona有另一個渠道抒發,「打造每首歌之前我都會同填詞人傾偈,會說那段時間發生的事,不過,分手傷心過的男仔我是沒有寫過歌,不會紀念他們,只有good的愛情,又或者因為某些原因冇辦法一齊、錯失過的才會紀念。」問Fiona至今最怕唱哪首歌?「《小黑與我》,入行頭一兩年的歌,唱了好多年,直到有一年紅館開騷上台唱,嘩!原來寫緊自己,全部中晒,『陪着我的白貓剛去世』、『父母最後卻分開住』、『謝謝懷疑患過抑鬱症的往事』、『還謝謝暫時遇上幾多角戀的錯事』……不過,聽Fiona的歌長大的女仔都是很堅強,就算慘到《下次下次》都是說下一個會更好!」

 

髮型:Lorraine @Hair Culture
化妝:Frances Ho @Jessica Chan Team
服裝:Chloe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a200702b038-20200716073701-1024x683-2020071610280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