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鄧佩儀專訪】鄧佩儀入行愧對父母 左胸骨裂靠止痛藥開工

本地
2020.05.15
3.4k
撰文:王崇頴攝影:伍敏慧
入行七年的鄧佩儀曾想過放棄,幸得家人一直支持,終令她打消念頭。
入行七年的鄧佩儀曾想過放棄,幸得家人一直支持,終令她打消念頭。

鄧佩儀今次於劇集《降魔的2.0》中更以黑皮衣戰鬥造型降魔,穿短裙大騷長腿,有樣有身材難怪成為力捧花旦,她說每套劇都是一步一步走過來,當中有不少血汗,特別拍攝《機場特警》劇前因弄傷胸骨而骨裂,要食止痛藥忍痛開工,「未開拍前因為想操肌,當時練習舉重時未察覺受傷,但隔了一日後,無論笑或透氣都很痛,甚至連睡覺都痛到不能入睡,之後就入了醫院照X光,原來不慎令左胸骨裂了,醫生說因為女仔不像男仔一樣有很多肌肉去保護,所以略為用錯力或撞一撞就很容易骨裂。由於拍攝時正值受傷,每日都要食止痛藥,加上孭在身上的槍都是真槍重量,斜孭的肩帶正正扯住我左胸骨位,所以每次除低槍後都需要鬆一鬆左邊,這次算是我拍劇以來最痛苦的一次,之後足足花了一年時間才算復元。」

《降魔的2.0》劇中,鄧佩儀要飛天遁地又要落水,拍首次吊威也戲分時,她表示刺激又好玩。
《降魔的2.0》劇中,鄧佩儀要飛天遁地又要落水,拍首次吊威也戲分時,她表示刺激又好玩。

不經不覺入行六年,鄧佩儀說好多謝父母,因為有他們在她背後,才令她堅持走到今日,想當初隻身由加拿大來港發展,當時工作機會不多,令她入不敷支,「雖然有月薪,但都不夠交租及生活費,起初幾年不單止沒餘錢給父母家用,反而還要靠父母每個月補貼一萬元資助,才可以維持基本生活,所以一直覺得自己很不孝,甚至很愧疚,因為媽咪永遠都很支持我,認為只要我過得開心就足夠,所以我很多謝她。」去年終於可以盡子女孝道,可以俾家用,令她十分興奮。

從小到大,婆婆都對她照顧有加,母親節當然要陪她慶祝。
從小到大,婆婆都對她照顧有加,母親節當然要陪她慶祝。

她坦言曾有放棄的念頭,「曾經試過幾次想放棄,覺得回去加拿大就算,雖然我一直很想繼續走下去,家人又一直默默為我付出,但偏偏很多因素令我覺得不可以繼續這樣下去,當時在香港生活了三、四年,每日很迷惘,覺得一個人生存為了什麼?應該是為了有朋友及有家人在身邊,繼而找到一份想要做的工作吧!但我獨自在香港生活了幾年,到底為咩?只是為了自己的夢想!當然為夢想需要放棄很多,但我人生中排第一位是家人,難道我要跟家人分開一世,突然覺得人生好像沒有意義,每日一起身就很頹廢,好像沒有了目標,那段日子維持了兩個多月,我相信那期間已經流了人生以來最多的眼淚,特別與媽咪傾電話的時候,她仍然都支持我,會用一個好溫暖的聲音跟我說,如果我想繼續,就繼續吧!媽咪一直為我付出,其實我都需要為她想一想,不可以繼續任性,自己想點就點,因為這個世界真的不止你一個人的人生是重要,久而久之我會愈來愈愧疚,覺得自己已經去到一個不孝的地步,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什麼了,直到一七年接拍了劇集《再創世紀》後,觀眾對我有了較正面的評價,工作機會又多了,突然所有事都順利了,讓我看到一點曙光。」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b200422a115-2020051406145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