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劉丹專訪】兒子劉愷威贈豪宅名車 劉丹享受工作永不言休

本地
2020.01.21
979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劉丹覺得自己非常幸運,選了一個喜歡的行業,他至今仍享受工作,永不言休。
劉丹覺得自己非常幸運,選了一個喜歡的行業,他至今仍享受工作,永不言休。
劉丹早前獲頒「萬千光輝演藝人大獎」,入行五十二年首次獲頒獎項的他,心情激動。
劉丹早前獲頒「萬千光輝演藝人大獎」,入行五十二年首次獲頒獎項的他,心情激動。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劉丹的藝名出自文天祥的七言律詩《過零丁洋》,在娛樂圈打滾超過半世紀的他,這句詩亦成了他的寫照,即使家人反對入行,依然義無反顧,無所畏懼的勇往直前,由男主角做到綠葉王,終在今年獲頒「萬千光輝演藝人大獎」,他坦言如果獎項早點來,其母見到一定十分開心!

 

年輕時的劉丹威猛有型,當時尚未有其招牌二撇雞造型。
年輕時的劉丹威猛有型,當時尚未有其招牌二撇雞造型。

劉丹入娛樂圈前,曾做過建築行業及行船,「我做過幾個行業,都不是自己一心一意想進入的,以前在工專讀土木工程,畢業後建築行業很興旺,順理成章入行,兩年後銀行有個大風潮,全香港的建築行業出現倒閉潮,沒有工作很失落,心想可以去遊埠散心便好了,但又沒有錢,只能光想而已,後來有個世叔輩見我沒工開,叫我跟他去行船,說想辦法幫我搞個officer職位,當時還沒有廉政公署,自己也糊裏糊塗做了officer,他帶着我上船,在船上邊做邊學,很快就上手,時間久了,每天只見到天和海,間中見到幾條海豚跳出海面,有時見到水平線上有一點黑點,就知道另一艘船來,馬上拿着望遠鏡觀望,只是見到一艘船,已經在平淡的生活添上歡樂,可見有多無聊,我天生是行船的材料,從沒有暈船浪,很多人行一世船,暈一世浪,不過行船人工高,這點是很吸引的。」

劉丹加入邵氏後,拍了多套電影,曾與秦沛在姜大衞執導的《怪人怪事》中合作。
劉丹加入邵氏後,拍了多套電影,曾與秦沛在姜大衞執導的《怪人怪事》中合作。
劉丹與周潤發及呂良偉演出的《上海灘》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經典劇集,當年更造成萬人空巷景象。
劉丹與周潤發及呂良偉演出的《上海灘》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經典劇集,當年更造成萬人空巷景象。
劉丹在《射鵰英雄傳》與翁美玲分別飾演洪七公及黃蓉,向來慣演反派的劉丹亦因此轉型演較輕鬆搞笑的角色。
劉丹在《射鵰英雄傳》與翁美玲分別飾演洪七公及黃蓉,向來慣演反派的劉丹亦因此轉型演較輕鬆搞笑的角色。

有次國泰電影公司租借了劉丹公司的船來拍戲,在船上當值的劉丹亦被這個夢工場所吸引,從此改寫了他的人生,「有次行完船回香港,公司通知暫時不用再出海,因為有間公司租了我們的船拍戲,就是國泰電影公司,由於我是officer,要在船上on duty,看見人家拍戲,我覺得很好玩,是我夢寐以求的職業,我讀書時已有做話劇,十四、五歲已報名參加青年會話劇社,同時間在報紙又看到國泰招考訓練班演員,馬上挑了一張自己認為很有型的照片寄去,其實沒太大期望,之後又繼續行船,回來後收到信去面試,前後兩次面試,自己表演一段簡單的戲,以前做話劇的經驗也派上用場,四千多人之中,取錄了四十多人,畢業時只有十一人獲簽約,我的藝名就是陳可辛父親陳銅民替我改的,他當時在國泰當主任,我入行家人一直反對,老人家覺得做戲子不實在,覺得我發白日夢,我騙說是被船公司辭退,其實是自己辭工專心去上訓練班,正式簽了演員約才向家人坦白,我說如果違約會被公司告的,家人邊罵我就邊做。」劉丹早前在台慶頒獎禮上獲頒「萬千光輝演藝人大獎」,迎來演藝事業上首個獎項,他坦言如果獎項早點來,其母見到一定十分開心,不過人生很多事都非自己能掌控,遲來總好過不來。

劉丹有份參演《真情》、《皆大歡喜》、《畢打自己人》、《天天天晴》,以至大受觀眾歡迎的《愛回家》,絕對是無綫的處境劇之王。
劉丹有份參演《真情》、《皆大歡喜》、《畢打自己人》、《天天天晴》,以至大受觀眾歡迎的《愛回家》,絕對是無綫的處境劇之王。

兒子劉愷威近年在國內擢升為一線小生,有傳其拍劇片酬高達五千萬,身家保守估計約五億人民幣,前年更購入西貢近二千萬物業送給父親作為生日禮物,劉丹在台慶頒獎禮上所戴價值廿多萬的黑膠帶金錶亦成為焦點,他平日經常潮牌上身,所穿的球鞋炒價動輒過萬元,被封為「潮丹」的他,表示自己對名牌完全不認識,「在《愛.回家》劇中大部分都是穿服裝間的衫,觀眾所見的可能是出席記者會,就是穿私伙衫,我可以告訴大家,我的個性跟《愛.回家》的熊樹根一樣,比較捨不得花錢,會肉赤的,大家看到的都是兒子買給我的,他有時會說『老竇,你好像不太跟得上潮流』,他買給我,我便穿,他買東西會買兩份,一個成熟款就給我,較年輕的款就給自己,我沒想到會被人評論衣著,有次出活動,一大班人站在台上,有位記者不停影我對鞋,問我知否對鞋多少錢?我不知道,覺得舒服便穿。」

劉丹在《真情》飾演的叉燒炳深入民心,此劇也是劉愷威入行參演的首個處境劇。
劉丹在《真情》飾演的叉燒炳深入民心,此劇也是劉愷威入行參演的首個處境劇。

昔日在香港,大家通常以劉丹的兒子來介紹劉愷威,近年在國內的媒體則以劉愷威父親來介紹劉丹,劉丹提起兒子便笑不攏嘴,「被人稱為劉愷威爸爸,我當然開心,覺得兒子終於有點成績,以前我父母反對我入行,我也在這行做了那麼多年,既然他說想在這一行發展,我為什麼要反對他呢?他想入行,我第一句便問他是不是真的有興趣,如果只是打算玩玩,玩一、兩年便好走了,這一行起步是很辛苦,要有心理準備,到時不要捱得辛苦又呻;有人找他返大陸發展,我沒什麼意見,只能用行動支持,他第一次返國內拍劇簽的合同,是我跟他一起回國內簽的,當時他人生路不熟,又沒經理人,也不知怎樣跟人談,萬事也要起個頭,總之給他一個心理安慰,放心去發展,成不成功也努力去做,成功當然好,萬一發展不如意,就是時機未成熟,就回來香港,老竇仍然在,算是給他一粒定心丸,他很幸運,回國內遇到的人都很好,其實當時我也不太認識國內的製作人及演員,問人才知道都是國內很紅的,跟這些人合作,我可以放心。」

劉丹與太太育有一子一女,一家人至今仍同住,家庭關係融洽。
劉丹與太太育有一子一女,一家人至今仍同住,家庭關係融洽。

劉愷威前年年底與楊冪離婚,離婚前每次有婚變消息傳出,傳媒例必到電視城守候在拍劇的劉丹,他坦言自己凡事都看得開,在圈中多年亦明白大家的做事方式,「沒什麼大困擾,我心入面都有準備,幾天之後就沒人再問,難道每天都問同一問題?大家都悶啦!做人就是這樣,整天斤斤計較,小小事就激氣,沒必要的,人生苦短,享受在生的每一天,沒必要自己為難自己,我兒子有提出過叫我退休,我叫他千萬不要再提,我不能做自然會退休,總之我仍能做,就不會退休,我不辛苦,不是在捱,我在享受工作,你不要再叫我退休,從此之後他沒有再提。」

劉丹曾任西貢區議會的委任議員,於○○年以原名劉慶基代表自由黨參加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區的選舉,取得一萬五千多票,可惜未能取得議席。
劉丹曾任西貢區議會的委任議員,於○○年以原名劉慶基代表自由黨參加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區的選舉,取得一萬五千多票,可惜未能取得議席。

劉丹如今與太太、子女及孫女同住,孫女小糯米更成了他人生快樂的泉源,「一回到家,聽見孫女的聲音就很開心,她叫爺爺,令我整個人也軟下來,我生日她畫很多畫給我,有生日卡等,今天一張,明天又一張,我還以為她知道我新曆及農曆生日,所以送兩張,原來她不知道,說昨天的畫得不好,今天這張好一點,很可愛。」問到跟楊冪目前關係如何?劉丹表示大家維持親戚朋友關係,始終對方是孫女的媽媽,這個關係改變不了,大家亦沒有什麼仇恨。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b6abf08e-6138-410b-b899-d25859d5e64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