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麗珍專訪2】從沒想過與潘源良結婚 李麗珍終放下感情包袱

本地
2019.06.18
4451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40wg01b

李麗珍朋友少,和屋企人的關係不俗,妹妹做地產,父母六十多歲退休,「我一直希望他們生活得好。」她對家人也是有耐性,很少發脾氣,「不過阿媽有時重複講了三十次的說話,我也會講她。」

對於阿珍的人生故事,就算家人知道她不開心,也從來不會在她面前問長問短,也不會特別的開解她,「他們不會在我的傷口中撒鹽。也知道我從小到大不聽人講,所以俗語都有句:『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阿珍不是物質主義的人,不會一切以金錢行頭,在她那個年代,只要她識得賺到錢就置業,她現今肯定過得很豐裕及有滋有味,「我的人生真的沒有計劃,我常常認為天會睇實我,一定餓唔死。」十六歲開始拍戲,而她一直沒有很用心,總是以為拍戲是過渡,「我的心態一向不當自己是這一行。」

二○一六及一七年,她甚至有半退休的心態,那時她美其名是陪女兒在溫哥華讀書,「女兒上學後,我就一個人周圍去,漫無目的搭巴士,無憂無慮。」

可是生活上的沉悶,讓一向沒有計劃的阿珍,因為空閒時間多,她開始盤算自己及女兒的未來。她在想:「如果我唔死,我手上的錢可以用到幾時?錢未必夠用。」她完全不懂得計這條數,她還要為女兒着想。「我要預埋俾阿女。尤其是她大學畢業,一開始不會賺很多錢。」所以她才決定又出來拍戲。

許倚榕中三已去了加拿大讀書,先後停留了七年,四月畢業後,她已打算不再升學,她說已經讀夠了,寧願趕快找工作,首先會嘗試網購的生意。

在感情方面,李麗珍和潘源良四分四合,待對方一聲不響在多倫多結了婚,這段長達十年的愛情,終於緣盡。李麗珍對等到的結果非常的突然,她面對我時,忽然問一句:「乜要結婚咩?」原來她拍拖歸拍拖,從來沒有考慮過婚姻,「又唔係未結過。」所有發生的事,她說與女兒無關。「是我自己的問題。」

40wg02c
李麗珍與潘源良四度離合;直至去年潘源良在多倫多結婚,與阿珍長達十年的愛情,終於緣盡。

兩人分合四次,總是有意見相左的時候,對方喜歡寫吓詩或者煮飯仔,而阿珍自己畫畫時,也不會要求對方陪她。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一切都隨緣而定。經過調息,阿珍不開心的情緒也平靜下來。一直以來,李麗珍桃花緣旺,可惜都是爛桃花居多,「是我不好,不要賴別人啦!對方突然走了當然不開心,現我放下了,唔放低都唔得喇!」

她不否認自己有情緒病,一直有吃藥。「去年尾我開始停藥,因為吃藥後人比較發胖,肥到一百二十多磅。」為了控制體重,她開始隔日食,然後減藥及停藥,醫生才知道她剩下很多藥。抑鬱症容易令患者鑽牛角尖,容易流眼淚,她也曾度過以淚洗面的日子。現在情況已好多了,何況她根本還有理智的一面,心情不好,想放棄自己時,她又會同自己講,「我唔死得,我個女會好傷心,我屋企人都會傷心,我肯定不能死。」

她也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不會在孩子的面前哭,還會告訴女兒,媽咪很快就冇事。「女兒也好本事,她可以很快就氹到我開心。她又好像是個愛情專家,替我分析,讓我心情好過些。」阿珍承認自己其實幾情緒化,未必人人頂得佢順,「我有時發脾氣冇理人家的感受,一發就發,現在都會想一想才發脾氣。」

她感覺自己比以前積極得多,從現在開始,她決定寄情於工作,「我開工見到飯盒就好開心,尤其喜歡吃叉燒飯。對着鏡頭好像什麼都忘記了,工作有療癒的作用,讓我全情投入。畫畫都可以,平時我鍾意畫人像。」只要動筆繪晝,李麗珍可以浸淫其中,幾天幾夜沒離家半步。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6/40wg01b-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