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專訪】大動脈撕裂險喪命 Kim Robinson悟出新的人生

本地
2019.03.27
715
撰文:Adeline Lai攝影:鍾漢平

a190313a131Kim的家是溫暖的,不單是因為用上木地板,而是因為絕大部分的家品和擺設,也是他和artist在外地工作時買回港的,充滿着暖暖的回憶。

坐在Kim Robinson的獨立屋內,眼前的他除了瘦了一環外,各樣也安好似的。
四歲的Jack Russell是PR狗狗,牠的名字是Luca,是Kim Robinson的寶貝。牠是林青霞送給Kim的小甜心,「當時我在青霞的家,她家裏好像有十二隻BB Jack Russell,她揀了一隻送給我,就是Luca,我立刻愛上了。細細個時牠很可愛,不過長大後變得很頑皮。」Kim抱着Luca笑說。

a190313a179-e1553160338445Kim的家有四隻狗狗,不過Luca是大醋埕,又覺得自己應該與別不同,所以要常常黏着主人扭抱。

無人明白感到抑鬱

活到六十二歲,Kim Robinson從來沒有與死亡拉得這麼近,在一月底一個尋常不過的開工日子,他正在替客人剪着頭髮,突然間,他覺得很不妥,「我覺得矇矇地,有點不是自己的感覺,跟着看不到東西,坐下後想暈,於是打電話給醫生,醫生要我直接去醫院,要去有心臟中心的。客人有司機在,立刻陪我入醫院,一個小時後,醫生幫我開胸,fixing my heart。」入行超過四十年的Kim Robinson,從來沒有想過一向身體健康的他,會在工作中突然遇上「心血管動脈撕裂」,險些喪命。

a190313a147Dining area迎着和暖的陽光,下雨時,Kim喜歡坐在這裏看雨景。

醫生告訴Kim,在八個小時的手術過程中,曾有兩次差點失去他,「我的大動脈撕裂六吋,要一邊輸血一邊縫合血管,既要保持有血到腦,又要有血去到我下半身。醫生告訴我,我很幸運,而且沒有任何後遺症。」有不少這個病患者,因為時間或地點的問題未能及時送院,輕則有後遺症,包括腦部受損或下肢癱瘓,重則喪命。Kim自知幸運,可是當他出院返家時,他有一種莫名的低落和傷心。人在不開心的時候,開始有負面的想法,「Why me?」這個問題常在他腦內出現,「我好負面的想,我一向好健康,我做運動,不飲酒、不抽煙亦沒有吸毒,亦沒有高血壓、糖尿或膽固醇的問題,為什麼是我?我現在明白,抑鬱症是一件好傷感的事,需要社會人士和朋友去明白和幫助。」慢慢的,時間過去,Kim現在已接受了這個事實。

a190313a143Kim出院後,朋友仍然繼續送花來,所以他有時間又要做花藝。

ICU內測試嗅覺

入院後,印象最深刻的,是手術完畢在ICU甦醒時的情景,現在說來好像是笑話,但對於當時全身插着大大小小喉管的Kim來說,是一件慘事。「有很多人來探我,包括醫院的董事和團隊來看我,送我一束花。我聞了幾次,也聞不到任何味道,為什麼這麼奇怪?然後他們說:『聞不到味,因為花是假的。』當時我笑不出來呢!」Kim在ICU留院多天,直到情況穩定後轉到病房休養,可是入到病房仍然聞不到花香,他很憂心忡忡的問醫生,答案原來是「有些花是沒有味道的。」Kim才放下心頭大石。
Kim坦言沒有人會為死亡作好準備,即使中國人拿「想死」來說笑,也只會「啋、啋、啋」的避而不談,直至有了這個經歷,Kim反問說:「你的下半生會做什麼?你活得快樂嗎?是否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我想,我們要去享受每一個時刻,我們要去選擇,選擇如何去用你的時間。」Kim希望完全康復後,會花更多時間在有需要的人士身上,對自己日後的生活,也有了領悟。「我看到很多老人家坐輪椅,吸着氧氣不能夠走動,我不想自己活到這個樣子,我也希望活到一百歲,但是以什麼狀況最重要。今次,我上了一課,是要識得選擇,要減少更多一直做開的工作,休息多點,不要不停的向前推,我不是三十歲,今年是六十二歲了。我盡力去做對的事,生命好脆弱,要懂得感恩,小心運用剩下來的時間,不要去浪費。」Kim娓娓說出感受來。

a190313a101出院後返家,晚上睡不着,Kim開始畫畫,在情緒最痛苦的時候,畫了這幅以當時自己的感受為題的畫,半邊身爆開飄向天堂,另一半身的腳是踏着地上。abstract-roses-in-the-wildKim在Art Basel Week假藝穗會舉行畫展,展出十一幅「創傷前」的抽象畫作,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收藏家對Kim的展品感到興趣,皆因Kim有感自己已變了另一個人,這個系列和繪畫風格會是最後一批。

家居設計大玩對比

Kim住在這幢村屋十年,是他一手一腳設計,環境很幽靜。屋外鳥語花香,屋內佈滿大大小小擺設,是近三十年在世界各地工作時買回來的紀念品,堆積了大大小小開心的回憶。「這不是minimal house,我喜歡擺滿傢俬,好多花瓶、花、盒和咕𠱸,好舒服,我不想太cold,我希望朋友來到不用除鞋,連腳都可以放上傢俬,狗狗亦可以自由出入。」

a190313a058樓梯是以鐡打造,很有style。Kim表示醫生鼓勵他多走動,所以在家行樓梯亦是運動之一。

Kim的家以鐵與木的混用營造冷與熱的融合,還有古董配襯全新家品,「有全新卻像破舊的燈,有半製成的家具,這樣才造成完美中的不完美。」一樓的TV Room是他經常逗留的地方,而出院後返家,因為吃藥後睡不着,他開始畫畫,畫室亦成為他常到的地方。「返家後畫的第一幅畫,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會這樣畫,這個是我,我的半邊身爆開向着天堂飄去,但另一邊身的腳是踏在地上。我頗喜歡這幅畫,因為是我情緒最痛苦的時候畫的。」Kim在三月底的Art Basel也與朋友Arthur Koeman合作開畫展,Kim展出十一幅「創傷前」的抽象畫作,他表示這批畫是最後一批以這個形式繪畫的畫,皆因他已經變成了另一個人。
看着自己打造的家,他說:「出院後,我回顧自己的家,買了好多令我有回憶的東西,不過全部東西對我來說是無意思的,因為到最後,呼吸着最後一口氣時,腦海記着的都是朋友和家人。所以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已沒有往日這麼重要了。」

a190313a115位於二樓的TV Room,是Kim逗留最多的地方之一。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a190313a13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