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蓋世寶專訪2】零收入擔心被收樓 試賣手作耳環悼愛犬

本地
2020.10.30
1.6k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e

(場地:Flames @ 海濱匯 )

蓋世寶分析自己性格:「我對得失沒有什麼感覺,別人叫我做就做,不用做就不做,原來我一直都那麼隨緣,和我的成長過程有關,我不是在什麼都有的環境中長大,自然不會期望自己什麼都有,有或沒有都是這樣過日子。」

她凡事不強求,電影拍不成,歌手做不成,她沒所謂,亦沒要求調出去拍劇,兒童節目主持已是一份不錯的工作。「又爆騷,時間又穩定,不斷有東西學,除了做兒童節目,亦有機會出埠做旅遊節目。公司不讓我們拍劇的原因,是重視我們『哥哥姐姐』的形象,如果我在劇集演壞女孩,兒童組認為不好。」

蓋世寶在劇集《大冬瓜》之中演冬瓜女
蓋世寶拍劇不多,曾在劇集《大冬瓜》之中演冬瓜女。

在她心目中,最好的年代是兒童節目和旅遊節目都有用她的年代。「工作很充實,也賺到錢。」

她在○三沙士那年在沙田上車買樓,後來因為要養狗,賣了樓賺了少許,搬到九龍租屋住,一三年再度回到沙田置業,直到現在仍在供樓,是個小業主,亦曾擁有自己的車子。「我自細已喜歡揸車,看做司機的爸爸開車,他揸棍波,很有型,所以我也是揸棍波。」

2015年兒童節目大改組,蓋世寶與其他主持相繼last day。
2015年兒童節目大改組,蓋世寶與其他主持如譚玉瑛、司徒瑞祈、蕭徽勇等相繼last day。

不想被收回物業

一五年無綫節目大改組後,蓋世寶被調離做了十八年的兒童節目,拍劇和做其他資訊節目,但每年都減薪,到了後期工作量跌到令她心灰意冷的地步,去年終於決定離開無綫。

「未走前,已為自己安排了一些在外面的工作。」包括event活動、在開電視主持訪問節目等,想不到今年殺出疫情,過去有幾個月她經歷零收入的低潮。

蓋世寶在電視台以外發展興趣,學跳sexy dance。
蓋世寶在電視台以外發展興趣,學跳sexy dance。

她道出現在自己最大的擔憂:「我不想每日都擔心,明天會否被人收回層樓,我現在追求的是這一點,都不簡單的,尤其是現在有疫情,個個都受影響,我現在正在供樓,會擔心供不起層樓,這是我在物質方面最不想失去的東西,我獨自生活已很久,我很喜歡獨居生活。」

她透露物業每月供款萬多元,現在她開始為自己作心理準備。「最壞情況是銀行收回物業,返老家與母親同住,我未至於要『瞓街』,這幾個月在思考能否繼續在這個行業謀生,又或者轉行去做生意,但一步也不能行錯,我暫時還在觀望。」

蓋世寶的十六歲愛犬咆咆今年走了
蓋世寶的十六歲愛犬咆咆今年走了

紀念愛犬的耳環

蓋世寶是個樂觀女子,談到零收入,仍不時哈哈大笑,她很開心的透露下個月有新動作,就是在朋友租的紅磡商場舖位擺賣她的手作耳環,如有需要,她會幫手睇舖。

她極力壓抑自己想哭的心情,詳談製作耳環的由來:「我的狗仔(咆咆)五月走了……」說了一句,她就忍不住眼眶紅了,開始哽咽,用了一分鐘平伏心情,繼續說:「牠有一些遺物,包括毛、晶片、牙和鬚,很珍貴,我想將這些遺物親手製成耳環,隨身攜帶,於是上網不停學、不停試,這幾個月我沒有白過,就是做這件事。」

蓋世寶自製的耳環,UV滴膠之中鑲了愛犬的鬚。
蓋世寶自製的耳環,UV滴膠之中鑲了愛犬的鬚。

這天訪問,她戴着鑲了愛犬的鬚的耳環來拍照,狗鬚用UV滴膠鑲起來。她下個月的生意,就是賣鑲了乾花、貼紙或其他物品的耳環,她沒打算賺大錢,只希望嘗試一下新路向。

i

許志安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i-2020102907590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