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女朋友」給芳芳的委屈

專欄
2019.01.26
138
撰文:林奕華

我認為蕭芳芳為粵語片開創了新的一種戲路叫「女朋友」,其實最大的意義,不是給呂奇、曾江、胡楓、謝賢、周聰等六十年代的大男明星有了演戲的對手,更具時代象徵性的,也是日後掀開歷史,教蕭芳芳在銀幕上這個身份獨一無二,是因為她的「男朋友」,名叫陳寶珠。

誰忘得了尹天仇的女朋友,就是杜娟兒?他們的紛紛擾擾,吵吵鬧鬧,不下於任何一對今天在銅鑼灣或MK闖蕩的小情人。在街頭僵持鬧不鬧分手,在街尾手挽手又快樂過神仙。管他身邊周圍牛鬼蛇神,不是幽冥鬼叟,就是毒蛇聖君,不是水蓮聖母,就是靜音師太,我還記得從中作梗的金蛇童子,飾演者叫柳青,也是反串上陣。這角色來自西域,政治正確地閱讀,完全反映創作者的中原心態。

這這些些,都發生在一系列的《聖火雄風》(一九六六)裏。導演是蕭笙,編劇也是蕭笙。《聖火雄風》的前身是《武林聖火令》(一九六五),尹天仇是林家聲,杜鵑兒是陳好逑,編導也是蕭笙。前後一年,蕭笙讓蕭芳芳陳寶珠從林家聲陳好逑手上接棒,不乏世代交替意味。「交替」者,既是繼承─女扮男裝,是戲曲的傳統,亦具現代氣息─在芳芳寶珠身上折射出來的性別認同,比前輩如任白,對於成長中的年輕觀眾到底更有反叛性。

不是才子佳人,不用上京赴考與獨守閨房,行動力上不相伯仲,意志力上相互砥礪,報仇尋寶,鋤弱扶弱,不是卿卿我我,但更獲同代人認同的,是並肩作戰。

蕭芳芳在年輕人心目中「女朋友」的歷史地位,如是這般建立在心同此理的追求上:自由。

當然,一個銅幣就有兩面。蕭芳芳作為陳寶珠「女朋友」,至少便有「寶珠迷」與「芳芳迷」兩大陣營的對疊,「她們」在粉絲這名詞還未誕生前,和現在的年輕人沒有不一樣,需要透過投射來發洩青春期的女性焦慮。

因為不是真的男孩子,「男朋友」陳寶珠在性別上還不至於觸發「芳芳迷」的嫉妒心理,但芳芳是如假包換的女孩子,「寶珠迷」的忠誠度,便因二人的合作無間受到考驗,如果不能稱為挑釁。

20river01a

20river01b

20river01c

蕭芳芳與陳寶珠這對金蘭姐妹,曾在很多電影中演情侶,包括《聖火雄風》(上圖)、《劫火紅蓮》(中圖)、《玉郎三戲女將軍》(下圖)等,令寶珠迷呷醋,把蕭芳芳視為發洩對象。

在一九八九年《歡樂今宵》的專訪單元《星語情濃》裏,蕭芳芳回顧她的「女朋友」歷史:「自己都唔知咩事,突然間會有一排入片場之前,有好多影迷湧埋嚟要我哋簽名,如果係寶珠迷嗰啲,簽完會揼返俾我,哇,心靈受到嘅侮辱好委屈、好嬲。有時又會請你簽名嗰陣摵吓你,我思疑寶珠都係一樣,受咗呢啲無辜辜嘅氣,搞到兩個都好嬲咁入片場都唔知咩事。不過事後就會發覺有佢一定嘅作用,因為我哋呢個社會,尤其是青少年,不論男女,佢哋都有情緒上需要發洩嘅嘢,呢個時代就有演唱會,入去聽完歌嗌一輪,佢聽唔聽到歌都唔緊要,只要有一個對象俾佢嗌嗌嗌,嗌完就舒服。嗰個時代,受西洋教育可以對住貓王,對住披頭四發洩,但係受中國教育嘅女仔比較矜持⋯⋯所以啲女仔可以對住女扮男裝嗌,我就好不幸,成日都做呢個女扮男裝嘅女朋友,於是佢哋就好憎呢個我,梗係呷醋。我都係,如果我而家鍾意一個男演員,佢嘅對手我梗係愈睇愈唔順眼,因為希望呢個對手係我。所以,我就變咗佢哋發洩嘅對象。」

是對象,源於是偶像,但蕭芳芳可貴,因為這段經歷所帶來的不只是「過去」,更有「未來」:她對青少年成長和心理學的興趣和探索。

關智斌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1/20river01a-1024x79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