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Don’t Judge Me|Filling Up The Generation Gap 是一代不如一代還是上一代毁掉下一代?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Don’t Judge Me|Filling Up The Generation Gap 是一代不如一代還是上一代毁掉下一代?

      07.10.2022
      Anson Tang
      互聯網
      00-feature-opening

      東方人有一個傳統,就是叫「代代相傳」。當然,好的東西,一代傳一代絕對沒問題,若是垃圾就早早丟進垃圾桶,recycle bin也不要放。是由哪一代決定甚麼東西需要傳承,甚麼東西要丟棄,成為了問題之核心……

      002-sanna-marin-wedding

      先講講「一代人」的定義。在美國有兩位作家William Strauss及 Neil Howe,於90年代發表了一個Strauss–Howe Generational Theory的人口的世代理論。他們研究美國自18世紀初至20世紀末的三百年間,以重大事件為分界點,大約每17至25年為一世代,每四個世代約80至100年為一大循環,最近一次循環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開始,分為Baby Boom Generation、13th Generation、Millennial Generation,以及Homeland Generation,若變為我們日常用語,就分別是嬰兒潮、X世代、千禧世代,以及i世代。而當中,千禧世代大概是近年最受矚目,在社會各層面上最舉足輕重我一代人。

      拜嬰兒潮父母之賜,千禧世代生長環境相對富裕,從小受到呵護,因此被不滿意的長輩們冠上種種具有貶意的名稱,像是Me世代,Peter Pan世代、或是台灣人喜歡叫的草莓族。難道千禧世代真的是那麼差?

      反過來說,在千禧世代的眼中,嬰兒潮世代還真有不少缺失,例如嬰兒潮世代大都是自私L,雖然對產業經濟發展有著貢獻,但出發點多為了個人自私的利益,甚至有時以犧牲團體利益為代價,缺乏環保習慣,輕易浪費地球資源,擁有龐大的社會資源,卻不肯、或不知如何用之於社會。嬰兒潮世代用高度舉債的財政方式治理國家,將現代難以解決的棘手問題遞延到未來,使得千禧世代成為負荷最重的世代。

      Sanna Marin, Jonas Lundqvist

      005-sanna-and-finland-govt

      其實呢,世代交替是不會終止的。十年八年後,在各國政府、各大企業中必然全面接班,其中不少千禧世代還有機會成為第一把手。到時,嬰兒潮世代高齡達72至87歲,垂垂老矣,生活大小還得要依賴現在這些被譏笑為「草莓」的「小朋友」,所以嬰兒潮世代還是盡早做好準備,讓千禧世代將來順利傳承的好,這才叫對自己好啲。

       

      講到千禧世代接班,絕不是遙遠的事,而是已經在發生,近日最花生的芬蘭總理馬林(Sanna Marin),就是一位千禧世代。當我們的特首、以及政府官員大都是接近退休年齡的嬰兒潮世代(特首夫人年齡就唔知啦),芬蘭於兩年前便出了這位三十來歲的女總理,馬林作為全球首位千禧世代國家最高負責人,就職時只有34歲,是芬蘭最年輕總理,國內及外界媒體都稱她為「芬蘭的秘密武器」。她的年紀,比香港負責主理青年事務、粗口很流利的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娟姨,還要年輕15年。

       

      Well,馬林也就是穿deep V替時尚雜誌拍照、工餘時間又十分愛跳舞,跳得high到疑似「take咗嘢」、還會在party後邀請女性朋友們到官邸宿一宵的那位芬蘭女總理馬林……不過任達華都叫大家「work hard play hard」啦,所以馬林又有何不妥?(嗯,另外我又真不敢幻想超哥穿deep V見報啦),公、私生活分開向來就是千禧世代的優點,如你批評她,證明你老喇!而且,馬林有很亮麗得政績,國內政策香港人聽到一定流晒口水,而對外更是足夠(暫時)震懾普京來犯。

      怕你唔知,容許我介紹一下馬林。馬林自幼父母離異、父親有酗酒問題,家庭環境並不富裕,而且她是由母親及其同性伴侶撫養長大,成長過程中經常承受歧視眼光,使她日後參政時格外強調平等理念。馬林是亦是家裡第一個接受大學教育的人,21歲加入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青年團,27歲當選工業大城坦培里(Tampere)市議員並擔任議長,30歲選上國會議員,34歲成為社民黨黨魁並聯合五個政黨組閣,19名部長中有12名是女性,芬蘭頓時成為「girl power」典範,也有人笑稱芬蘭內閣似選美會多過管理國家,但馬林以政績證明這言論是大錯特錯。

      006-sanna-breast-feed
      000-sanna-marin

      2020年初,在全球疫症橫行之初,馬林就建議每周工作四天,每天工作六小時,而不是每周工作 五天,她說人們應該花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親人以及他們的愛好。這就是為甚麼讓芬蘭少點工作重要原因。2020年馬林與相戀16年的足球球星Markus Raikkonen結婚,並育有一名女兒。夫婦二人都經常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他們的生活照。而馬林之前分享了一張她在給女兒艾瑪餵奶時拍的照片,又引起了轟動。作為母親,馬林明白男士侍產假的重要性,於是芬蘭政府為父母雙方提供同等產假的計劃,以確保性別平等之餘,並讓父親有更多時間陪伴孩子。咁有幾多日?母親和父親都可以休七個月的有薪假期。

      內政受讚揚,馬林的外交政策也是有一手,對抗俄羅斯亦有當機立斷的鐵腕手段,帶領北歐國家做出重大國安戰略改革,俄烏戰爭爆發後,芬蘭跟瑞典一樣,率先放棄軍事中立,攜手申請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而早在去年年底,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大舉集結,馬林就早在2022年新年已經表示過,芬蘭也應該考慮加入北約。到了二月俄烏戰爭爆發後,馬林的提議獲得愈來愈多政治人物和民眾支持,五月芬蘭宣布申請加入北約,還國防預算提升至GDP的2%。普京都唔怕,如果每一個千禧世代都有,驚未?

      004-sanna-dance

      在我等這類所謂X世代(簡稱廢中)而言,卡住在嬰兒潮及千禧世代之間,廿幾年前畢業後走進社會,又好彩地遇上全球經濟大幅放緩,工作機會並不多,成為社畜後又長期在嬰兒潮主管的陰影之下,就算能力比他們大,卻很多時都被加以他們的「經驗」去工作,未必壞事但通常不合時宜,還有主管們因為種種原因(兩大主因:供樓及子女供書教學)而遲遲不肯(或不能)退休,另一方面,年輕的千禧世代,甚至下下一代的i世代已漸漸進入職場主流,令廢中在形勢上造成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局面。

      004-sanna-marin

      作為廢中,若現在依然是望著上一代如何做而跟著去做,我保證,死得更快。生存之道是跟著新一代的大方向走,出了大問題之後才作出有限度的修改,即是要學識「follow」,而不是秒秒「monitor」,參與度愈少愈好,畢竟,未來都將是他們掌控的,如又由我等上一代插手,未來世界又咪是「一x樣」?放手讓他們搞,以他們的角度塑造一個新的世界,我等老嘢撓埋雙手企埋一邊就好,不然多多嗲跑出來指指點點,那跟我們稱為「廢老」的上一代又有何分別先?

      Anson Tang
      互聯網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