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專訪全港首間漆藝藝廊創辦人Susanna Pang:向世人訴說工藝之美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專訪全港首間漆藝藝廊創辦人Susanna Pang:向世人訴說工藝之美

      536
      06.06.2021
      NIEKI CHAN
      chau yiu yan, courtesy of joyce
      y210528nieki0037_

      每個做創作的人最想擁有的(除了名利)大概就是個人風格,創作的靈感除了生活的周遭,大概都是創作者一向所喜愛的事和物。活在舒適圈中提取靈感固然自得其樂,但還得要在接觸過與以前認知完全不同的,親自去感受當中的美、可能性和它給予你的靈感,便發現這才是讓生活有樂趣,讓創作有趣味的方法。對於漆藝,可能你跟我也和很多人一樣,連真正的漆器也沒曾細心欣賞過,但是不論是為着每天生活營營役役沒有放慢下來欣賞身邊世事,或是你也曾經因為看過一件藝術品而被感動啟發過,也應該好好認識一下這門傳頌多年,最近因為JoyceArt Month計劃,邀請本土藝廊The Gallery by Soil展示各種傳統及新派漆藝作品,從我們所認識的杯盤碗碟到藝術品,更讓我們有機會與The Gallery by Soil創辦人Susanna Pang作對談,讓我們從漆藝當中探索到傳統、突破,更可能讓我們懂得暫時放下追求結果,享受過程才是每件事的真締。

      y210528nieki0001_
      y210528nieki0011_
      y210528nieki0008_

      在充滿中西文化和歷史的中環荷李活道,叫人最難忘的除了是殘餘的殖民地建築,一家又一家的古董店即使從沒細看也總會讓你留下印象。而為數不少的古董店中,擺放的可能都是幾百年前的漆藝作品,所以當進入中環Joyce,看到牆上展示的藝術品竟然都是利用漆所製作的確實有點驚訝,而將這些大道我們身邊的Susanna,早在二〇一二年於一次去緬甸的旅行機緣下接觸到漆藝,從此便與他結下不解之緣。Susanna說,「漆」這個字由「木」、「人」,和「水」三個字結合而成,喻意「木人採水」,而漆在遠古年代為人所用,亦是最天然的保護物料。漆藝作品,除了有種timeless的美,像以馬毛、麻布或是竹作胎體的漆藝製品亦有一種似重若輕的感覺,所以當年除了各種器皿,從寺廟到家具都會看到漆藝製品的縱跡。有趣的是,漆藝製品的可塑性,當你深入探究,便如跳進個兔子洞,這一切也是促使Susanna潛心研究的原因。在二〇一二年,Susanna在緬甸認識漆藝之後發現香港甚至藝術界鮮有留意漆藝的單位後,與一眾同樣喜愛工藝的朋友在灣仔秀華坊開設了當時還是相對罕見的展覽加期間限定店。在那次活動後,才發現我們生活中,或許經已對大量生產的製品感到厭倦,「當時我相信,如果這展覽能在吸引對漆藝有興趣一群的同時,也有人願意花上金錢去買這些作品,證明漆藝作品還有它的欣賞價值和可能性。」Susanna說。在那次的展覽加期間限定店,Susanna賣出超過八成作品,而到期後,二〇一四年進駐PMQ與及二〇一八年The Gallery by Soil的開幕,漆藝作品的可能,應該不只傳統和耐用這麼簡單。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Lacquer Art by SOIL(@soil_hongkong)分享的貼文

      soil-gallery_5
      soil-gallery_4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Lacquer Art by SOIL(@soil_hongkong)分享的貼文

      「時間可以證明一切」,這句話原來也可以代表漆藝,「新的漆藝製品有時候看上去可能與塑膠分別不大,所以取決的,便是時間。」Susann說,「就像時裝,一件天然真絲製作的衣服與一件人造纖維製作的衣服,霎眼或許看不出分別,但時間久了,便會大有不同。」Susanna將漆藝比喻時裝,可亦將它比擬翡翠和皮膚。隨著時間越發明顯的溫潤色澤、看似脆弱卻能發揮保護的工能,「漆就像精華液,保護著不同器物」,漆藝關於的,大概都是我們本來以為的理所當然的另一面。當然,說過漆藝在以前是實用物料,也能成為藝術本身,在經歷多年,漆藝文化從中國到日本以至東亞國家,除了不同地區文化演變而成的工藝和藝術品,漆藝得以發揚光大,日本可是功不可沒。Susanna說,這次藝術展的作品由日本女性漆藝藝術家松島櫻子 (Sakurako Matsushima)製作。松島櫻子對當代漆藝的影響除了為漆藝帶來身面貌,上世紀九十年代末隻身走到中國探索漆藝文化除了為她題供創作靈感,從苗族傳統裝飾到中國多年漆藝製作文化的認識,也令她所推出的著作《中國美之放浪》成為當代工藝界舉足輕重的參巧作。藝術的意義除了向世人訴說工藝之美,當中的各種象徵意義著實才是精粹,因此不論是松島櫻子的著作,或是Susanna在經營藝廊及推動工藝文化普及化的層面上,追尋本源,認識與享受當中過程才是最重要。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Lacquer Art by SOIL(@soil_hongkong)分享的貼文

      Joyce這次邀請The Gallery by Soil的合作,除了以松島櫻子與及不同漆藝藝術家作品為展覽主題,原來亦有金繼工作坊。「金繼(kintsugi)」,這幾年在工藝和藝術愛好者當中甚為流行,可原來這個來自日本的名字,卻不只指日本工藝修飾技巧,亦不僅僅關於「欣賞不完美的美」。早在二〇一四經已舉辦過金繼工作坊的Susanna說,金繼其實是漆藝一部份,「金繼」在中國傳統工藝中稱為「修繕」,而對Susanna來說,金繼的美在與它當中的哲學性,亦在於將不完美保留,卻不是一種對世事重歸固貌的追求。但有隨的是,金繼在製作上不只單單利用金粉,在金繼或是修繕的過程中,銀粉、銅粉、蛋殼甚至其他物料也可以是裝飾物料,可對金繼,Susanna認為不少人的著眼點在於器物上的那條金線,但對她來說,金繼關於的其實是過程。金繼的製作過程中,漆其實才是當中最重要的元素。在黏合器物上,漆是最常用的物料,而且要製作金繼,所需的時間、環境、溫度亦得控製洽當。一件金繼製品一般要花上兩至三個月方可完成。「要將一件器物黏合修補,其實大可以用萬能膠這類物料,可修補過後,器物因為加上化學物質不能再用,金繼的出現,亦是因為從前的人對器物的珍惜,所以才選取漆這種最天然的物料去修補,反而以金粉或其他物了作裝飾是這一切的最後一步」Susanna說。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Lacquer Art by SOIL(@soil_hongkong)分享的貼文

      漆藝這藝術,對很多人來說可能亦是門高深的學問,而Susanna說過,在展示漆藝的美之餘,亦希望能從漆藝當中叫人認識傳統手藝,作為全港第一家以漆藝為主打的藝廊,The Gallery by Soil提供的亦不只漆藝藝術品,像現在與Soil展覽的作品亦包括不同陶瓷和混合媒界藝術品。而對Susanna來說,不論是漆藝、金繼,以至各種各樣的工藝亦應該以深入且多元的角度探索。畢竟在這個世代,要水過鴨背的去認識工藝著實不必要,若然我們對漆藝一無所知,或許亦只會將它們當作街頭巷尾雜貨店看到、普通不過不痛不癢的死物,可若然我們花心思去研究工藝,不但在製作實踐或是學習理論歷史,也會像走上一趟有趣的旅程。

      NIEKI CHAN
      chau yiu yan, courtesy of joyce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