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許廷鏗專訪1】阿爸拍枱 阿媽寫投訴信 許廷鏗奪金收服雙親

本地
2021.01.22
7.2k
撰文:劉家倫攝影:洪志富

許廷鏗Alfred自小得到父母悉心栽培,許氏「出產」的一門四傑都是專業人士,他小時候跟家人說希望用聲音做點大事,所以不理家人反對參加了《超級巨聲》,為安撫家人,Alfred最初以五年時間做時限,一度被無綫力捧,可是在電視台做歌手,談何容易?
決心向外闖,專心做一棲歌手,面對電視台「封殺」,目標明確,憑堅持終於登上《叱咤》男歌手金獎,父親開心到彈起,反對變支持,又四處宣揚兒子的威水史,「他寫了一段字在親友的羣組傳開去,我覺得好尷尬呀!」

在電視台做歌手,當然有劇集邀請拍攝,「要我演醫生,但因為職業操守問題,而且我本身都做牙醫,唔想拍劇都要做醫生,叫我搞笑都好,坦白講,在一個電視台做歌手,我好似格格不入,見到大家拍劇早上六點踩到凌晨,我知他們的辛苦,但我真係get唔到。」
在電視台做歌手,當然有劇集邀請拍攝,「要我演醫生,但因為職業操守問題,而且我本身都做牙醫,唔想拍劇都要做醫生,叫我搞笑都好,坦白講,在一個電視台做歌手,我好似格格不入,見到大家拍劇早上六點踩到凌晨,我知他們的辛苦,但我真係get唔到。」

許廷鏗Alfred喜歡跟歌迷互動,社交平台是他們的聚腳點,最近IG帳戶遭黑客入侵,看到一文一字逐張照片被刪掉,Alfred用心碎來形容,「當晚在家休息,沒有玩電話,突然收到好多人短訊,我才知被入侵了,頭像被換成性感女子都算,看到逐張逐張照片被刪走,真的哭了出來!又擔心對方亂傳信息給歌迷、朋友,唔知對方有什麼目的?」經過一番救助,Alfred終於取回帳戶,馬上設定雙重登入認證,「幸好,對方只是隱藏而不是刪掉,平時都唔覺自己玩得咁投入,但當你慢慢累積的東西失去,那種控制不到、無助和慢慢被消失的感覺好差,老實講,我以前會避開看留言,怕自己handle唔到負評,又驚因為一個留言而影響全日的狀態,所以希望大家手下留情,歌手都是人,不是有絕對的包容,但希望有多些體諒。」

離開無綫,Alfred要加大力度才讓人聽到他的歌,這個「男金」得來不易。
離開無綫,Alfred要加大力度才讓人聽到他的歌,這個「男金」得來不易。

年度各大頒獎禮圓滿結束,除了無綫,Alfred在各台都得到好成績,終於登上他夢寐以求的《叱咤》男歌手金獎,他說:「哈!尷尬的事終於發生,就是我老竇,他寫了一段字在親友的羣組傳開去『我的兒子是第十三位男歌手在樂壇得到這個榮譽乜乜乜……』嘩!唔好啦!我叫他內斂一點,我家姊話老竇太興奮、太激動,讓他開心一下吧!」
近年樂壇的頒獎禮被質疑失去代表性,《叱咤》仍是香港樂迷的認可和焦點,第一屆《叱咤》頒獎禮是八八年,是Alfred出生的年份,「對我來說,這個是一個榮譽,當晚很多感受,但最深刻是姜濤得到『我最喜愛』的一番說話,他說今日得到這個獎未必大家都認同,但他會用行動來證明,我們私下都會傾偈,大家都是金牛座,不太善於表達,用行動來證明最好,無論新人、或者像我出道十多年的歌手,都是用作品來告訴大家,現在大家在樂壇都是掙扎求存。」

入行做歌手,父親由反對變支持,Alfred今次得獎,他四處宣揚兒子的威水史。
入行做歌手,父親由反對變支持,Alfred今次得獎,他四處宣揚兒子的威水史。

得到「男金」,以為父親終於放手讓Alfred繼續追夢?「唔係囉!老竇轉頭就跟一位uncle講『搞掂喇!佢可以專心做牙醫了。』吓?原來係咁!原來他仍然心大心細十五十六,作為一位父親好簡單,希望兒子在一個不太大的壓力下為生,之後成家立室就可以,這點我明白,但當兒子得到認同,他那種興奮是遮掩不到的,紅館他坐頭排揮晒手跳晒舞㗎,我知道父母擔心什麼?有時三更半夜回家母親會投訴,有一晚她寫了幾頁的信放在我牀頭,有一張是逐一列點的,我記得話我在這行會迷失。隔了幾日,我收工凌晨五點回家,早上起牀見到他們吃早餐,老竇突然拍枱指住我話:『我覺得你個人真係好迷失喎!日夜顛倒!』我跟欣宜、林欣彤講,第三者睇會覺得好sweet,我希望用得到的認同和成績來換取他們的明白。」

因為工作日夜顛倒,母親寫了幾頁紙的投訴信放在兒子的牀邊。
因為工作日夜顛倒,母親寫了幾頁紙的投訴信放在兒子的牀邊。

頒獎禮當晚,Alfred收到不少恭賀短訊,其中一個他看了忍不住流眼淚,「我姑姐,一直以來她只是看無綫,是家中最支持我的一位,每次有什麼投票,她都出盡力幫我拉票,我知道近幾年失去了這個渠道讓姑姐看不見我,其實她已不太知道我在娛樂圈做什麼,當晚姑姐姑丈拍了一條片,feel到他們不習慣面對鏡頭仍然硬住頭皮拍片,簡單幾句『Alfred恭喜你,得到這個成績,我們真係戥你好開心。』入面隱藏太多故事,姑姐是許氏家族活動的搞手,知道我忙都會安排家庭聚會,當日轉新公司,她會有很多疑問,點解?不是很多曝光嗎?不是力捧嗎?有時我都會問自己有沒有做錯決定?特別是有人問『許廷鏗』是否專注去整牙了?我不想承認,但的確係事實,沒有電視台,我要加大力度才讓人聽到我的作品,所以,有任何空間和機會讓自己可以發揮,我都會好好把握。」

Alfred每次有演出機會都好好把握,擔任《全民造星Ⅲ》評判說話中point,得到網民大讚。
Alfred每次有演出機會都好好把握,擔任《全民造星Ⅲ》評判說話中point,得到網民大讚。

Alfred的確把握每個機會,被邀請擔任《造星Ⅲ》的評判,他先做好功課,再投入比賽,結果得到網民大讚,Alfred笑言:「在頒獎禮上好多人多謝花姐,我上台都諗一諗,係咪都要多謝花姐?哈哈!的確是她邀請我做評判,最初她問我會唔會再參賽?我拒絕了,但那一晚做評判,我好想上台join他們大合唱,想成為他們的一分子,自己都推翻了自己,這個節目,除了參賽者外,更重燃了歌手評判的火,現在市道差,好久沒有一件事會全民討論,花姐多謝我,反而我要多謝她,完全超越了自己預期。」
《造星Ⅲ》其實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最後這段沒有播出,Alfred說:「其中有一個表演未如理想,我激動到衝了出去,像我們這些已出道的歌手,都渴望有這些表演機會,點解他們覺得一定有下一次?這個機會難得到一個點,Kimman和班長是跟我同期出道,我們是平輩,我只可以分享,我行過這些路、做過一些更差的演出,不想他們白白浪費機會,是恨鐵不成鋼的心態。」
一七年,Alfred出席最後一次《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當時他快將約滿,雖然只奪得「最佳演繹男歌手」和「金曲獎」,但竟有一段六分鐘的獨唱,這次就是Alfred一次難忘的演出,「當然都有掙扎,我話冇諗都傻啦,當時還有一個紅館騷準備給我,整個配套真係好好,但那次是人生最挫敗的經驗,一來是演出水準、二來發現自己未食得起,台下好多歌手,可能他們都覺得奇怪,點解又煙花、又天橋、又有升降台,點都好,過去讓它過去,返唔到轉頭㗎喇,自己心態都不同了,由一個溫室進入真正世界了。」

一七年,Alfred出席最後一次《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當時他快將約滿,公司安排一段六分鐘的獨唱表演,加上強大的舞台效果,Alfred坦言自己「食唔住」。
一七年,Alfred出席最後一次《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當時他快將約滿,公司安排一段六分鐘的獨唱表演,加上強大的舞台效果,Alfred坦言自己「食唔住」。

 

服裝:Loewe
髮型:Derek li @xenter
化妝:khaki
場地:The Alp @Lounge Hakuba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photo-2021-01-21-18-02-00-2021012110142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