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曾航生專訪】田蕊妮不停施壓要他狠罵 曾航生重返無綫演技開竅

本地
2020.06.28
3k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b200618b075
除了拍劇外,曾航生在空餘時間有教學生,他笑言音樂始終是他最愛的興趣。

現年五十六歲的曾航生,總覺得人生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有安排,不是由他決定的,唯一知道的是,當有機會到來時,就要好好把握,像年輕時做酒廊歌手,以為會唱足一世,結果一個歌唱比賽將他帶入樂壇做歌手。到年近半百,與前女友梁安琪剛分手,登台收入亦開始變得不穩定,結果朋友問一句想不想再做幕前,在一試無妨的心態下,竟然又做起演員,短短七年已拍了超過四十部劇集,現在已成為TVB反派代表之一。

whatsapp-image-2020-06-22-at-12-01-39
曾航生擁有的第一部電子琴,他說當時用了一年兼職的薪金來購買。

八六年曾航生參加TVB舉辦的省港盃歌唱比賽奪得第三名,獎品包括一份兩年的電視藝員合約,之後更加入了《歡樂今宵》學藝實習。「看前輩的現場主持、搞笑、表演,令我學到很多,當時也有幫手做趣劇,但完全不懂,很戇居居,現在看回,新人就是新人,因為不敢表達自己,加上很多前輩會即興、執生,自己卻完全接不上,不過《歡樂今宵》的前輩很好,沒有罵我,有時會給我意見,叫我哪些地方可以放膽些,他們知我比較內向,就叮囑我做動作要清脆一些,不要想做又不敢做,這會很難看,在鏡頭前要大開大合,令我有很多得着,阿姐(汪明荃)也很好人,節目有唱歌表演環節,很多時她聽我唱完,都會跟我說有實力,叫我俾心機唱。」

%e7%ac%ac%e5%8d%81%e4%b8%89%e5%b1%86%e5%8d%81%e5%a4%a7%e4%b8%ad%e6%96%87%e9%87%91%e6%9b%b2-%e6%9c%80%e6%9c%89%e5%89%8d%e9%80%94%e6%96%b0%e4%ba%ba%e7%8d%8e
在港台《十大中文金曲》的「最有前途新人獎」中擊敗黎明,奪得金獎。

亦正因為《歡樂今宵》的唱歌演出,曾航生被唱片公司的監製發掘,做了歌手。除了出唱片外,九十年代的歌手會作多元化發展,很多時更會被唱片公司安排入TVB拍劇,以增加曝光率。「我第一套TVB劇集是古裝《蜀山奇俠之仙侶奇緣》,那個造型我很喜歡,不過第一次拍劇完全不適應,跟唱歌是兩回事,練好歌,只要上台唱幾分鐘,就算錄影也是一、兩個鐘,但拍劇就要日夜顛倒,半夜也要做對手戲、練表情,加上《蜀山》要吊威也,以前看武俠片,見演員飛來飛去很瀟灑,當真正拍的時候才知道那滋味,吊威也令大髀內側很痛,另外拍攝時碰撞受傷也難免,而且正在拍攝也不能叫停,只能忍下去。」

p2561930301
曾航生很喜歡《蜀山奇俠之仙侶奇緣》,他說兩邊的白鬢很像《神鵰俠侶》的楊過。

九五年因高層人事變動,曾航生離開唱片公司,連帶跟TVB的歌星約也完結,之後他轉行做音樂製作及教學,加上出埠登台,生活也不成問題。直至一一年,他與前女友梁安琪分手,登台收入也因甚少在幕前曝光而大不如前,幸好當時有另一機會出現,成為他人生另一轉捩點。「有次做show,重遇一個認識了很久的老朋友,他跟TVB的關係很好,因為他經常都會找TVB的藝人登台,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再做幕前,去TVB拍劇,我覺得沒有所謂,有機會便回去,當時沒有想過做回一個專注拍劇的演員,之後真的有監製找我,第一次是以一個特約演員的身份去做,在《好心作怪》客串做一個總理,只有一兩場戲,當作是熱身,回去初時也有點不習慣,第一次入電視城,很多同事都是新面口,好緊張,幸好幫我整服裝的同事,他竟然認得我,原來當年拍《蜀山》他也有份幫手,心情馬上定下來。」

whatsapp-image-2020-06-22-at-12-03-54
《神鎗狙擊》中飾演一個不擇手段的毒販角色,無論造型及演技都得到讚賞,令曾航生從此對演戲增加不少信心。

初試牛刀後,曾航生沒想到拍第二套劇《神鎗狙擊》就已經可以有一個重要的角色,有表現機會,首嘗做反派的滋味,飾演一個泰國毒梟。「監製很好,拍之前跟我傾角色,叫我怎樣演繹,自己收到資訊後,回家就找一些泰國電影來看,看泰國人的造型及身體語言、說話及眼神,然後設計放在自己的角色內,拍攝出來效果非常好,自己都認不到自己,周邊很多同事都說我做這個角色很好,大家都記得你,很開心,因為以前從沒有人這樣跟我說,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鼓勵及強心針。」

q170102b037
曾航生感激拍攝《迷》時,田蕊妮對他的大力鞭策,令他可以將那個衰丈夫演得更入型入格。

曾航生因為這樣在演戲上得到開竅,明白所有角色都要做功課,才會做得好。「以前不懂去做功課,現在拍戲拍得多,見到同事及前輩怎樣去做,會記下每一場要用什麼的情緒,要花很多工夫,還有就是要習慣在鏡頭面前看自己,有些長對白,我會自己在家預演一次,用手機拍自己,對着鏡頭做,然後自己再看,這個過程很有用,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改善,去到現場做亦因為之前已經有畫面,會很清晰要做什麼,拍攝起來會輕鬆得多。」

q190720z032
在《黃金有罪》中做二世祖,跟黃智賢是兩兄弟,為爭家業經常鬥得你死我活。

除了自身學習外,曾航生更感激幾位藝人朋友的教導。「做戲是一個化學作用,你同你對手能否配合,擦出火花也是最重要,有個藝員朋友很好,他就是李成昌,他經常給我意見,我很多時做反派,他也是一樣,他叫我在眼神上要有些『揖揚』,少少變化,太過正氣就不好看,當時我跟他拍《寒山潛龍》有頗多對手戲,他教我用另外一個方式做,出來效果的確是不一樣。還有一個是阿田田蕊妮,和她拍《迷》時,我做得很辛苦,因為在劇中我是衰男人,經常很惡的罵她,我沒有試過這樣的罵人,阿田事前有跟我溝通,鏡頭後她不時叫我要再惡些,否則就再來過,不停給壓力我,但我發現原來壓力是可以令一個人成長,她每講一次,我就會大力罵多一些。」

q141019b152
曾航生參與過幾套《飛虎》系列的演出,在今次《飛虎之雷霆極戰》中他飾演關sir,而在《飛虎Ⅱ》中則做一名國際毒販。

回看九十年代拍的TVB劇集,曾航生亦覺得自己做的角色完全不起眼,很快就會被人遺忘,「早期劇集監製對我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多數都是叫我做回自己或自然些,跟平時的我沒有分別,反而現在很喜歡做反派,可以做平時不會做的事,覺得很好玩,有些設計及構思,自己做出來後可以見到另外一個曾航生,一個演員就是應該要做到這樣,現在才覺得自己是及格,有點演技,以前只得五分半,現在應該有六十八分。」

img_1040
一七年亮相《流行經典50年》,與何婉盈相隔十二年再次現場獻唱《再見亦是朋友》。

在感情上,曾航生在再加入TVB不久亦有突破的發展,與女友拍拖一年,在一四年結婚。「跟太太因工作很早已認識,之後由朋友變為情侶,緣份就是這樣,覺得相處舒服,大家的興趣、看法也差不多,感覺就是那一瞬間,就提議不如一齊生活。其實自己一直也有想過結婚,但沒有想過何時,因為有很多事情不是你安排,只要時間對、感覺對、就會做對的事。加上要見到事業有發展,才有信心成家立室,之前工作不穩定,都不敢結婚,養自己可能也會成問題,更不敢說養太太,但當你工作有滿足感,又看到將來的發展及機會,才會去談婚論嫁。」

whatsapp-image-2020-06-18-at-20-55-10
曾航生在香港及內地都有居所,二月時太太跟他回香港處理搬屋事宜,女兒留在內地由婆婆照顧,想不到因為疫情關係,令兩夫妻不能回內地,到現在差不多半年沒見過女兒,只能每日靠視像見面。

現在二人育有一個三歲大的女兒,曾航生笑言這完全是計劃之外,「沒有想過會生小朋友,經濟雖然穩定,但不是太富裕,但突然有小朋友也很開心,可能是時候要發生就會發生,難得能力又可以應付,但就一個夠晒數。囡囡跟我一樣很喜歡音樂,經常都會哼歌,又喜歡跳舞,日後會教她彈琴,她也很喜歡看我彈琴,還有跟我一樣很相似,就是喜歡吃,要她聽話,只有一個方法就是請她吃東西,這可能因為她跟我都是金牛座的關係。」曾航生直言現在工作又開心,家庭又滿足,難怪現實中不做奸人的他,經常也會流露一臉幸福的笑容。

 

場地 : 龍堡國際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6/b200618b029-202006250714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