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梁祖堯專訪1】保留臍環記念爸爸 曾有16個耳窿

本地
2022.06.14
5.3k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5782ae37-0b23-49df-8b2f-c3362675d91e

肚臍穿孔紀念爸爸

梁祖堯今天穿了粉紫色衣服,難不倒他,據說他讀演藝學院的時候,打扮很突出,有十多個耳窿。

「那時好punk,因為知道自己最後會禿頭,因為我舅父和爸爸都脫髮,所以我什麼髮型都試過,廿多年前,什麼顏色都染過,上學第一日,skinhead和染Joker綠色,一邊七個耳窿,另一邊九個耳窿,身體不應該有窿的地方,都穿了窿,太詳細的部位不說了。那時有人覺得我想扮壞孩子,覺得我想旗幟鮮明地告訴別人:『我好rock。』但我不是,我每穿一個耳窿或在身體打一個窿,是要記住一件事,或一個人,有人寫日記,我的日記就是一個窿,那件事過了,我就不戴,有些窿會埋口,有些窿永遠都在,我有一個窿仍然戴着,就是臍環,當時穿窿是因為爸爸過身。」

那是二○○三年,他父母早年離婚。「跟爸爸相處的機會不多,我以為我們很疏,到他過身後,原來很多回憶在心裏,只是收了入箱,再用封箱膠紙黐着,那些失落了東西沒法追回來,只能變成對其他人好的動力,那個臍環提醒我珍惜身邊人,和活在當下。」

可能因為這個緣故,四十五歲的他和媽媽現在一起住。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88

和媽媽一起去蒲

梁祖堯中七原本想考港大生物系,可惜考不到。「自己知自己事,我乘數表要想才背得出,怎能讀純理科呢?」

偶然之下,有一齣話劇《同性三分親》找他演戲中兒子,然後他去考演藝學院,戲劇這條路選了他。「我媽媽的同事辦業餘劇團,有個人放了他飛機,要找一個十七歲演員,然後叫我演那個角色,我從未演過戲,我媽媽做廣告公司,整個公司不是潮人,就是男同志或女同志,我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的,我跟媽媽去蒲,那個世界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所以我演《同性三分親》時,我知那是什麼一回事,之後導演直接幫我報演藝,沒有問我,說:『去interview啦。』彷彿幫我決定了,然後就走到今時今日。」

他演藝學院畢業後,做了兩年freelance工作,○三年和演員好友邵美君和湯駿業成立風車草劇團,一晃眼,原來十九年了。

「心態上我有時仍像個小朋友,但原來已經變成個阿叔,自己不知,年紀上和輩分上已經是阿叔,所以要留鬚,我人生又經歷了另一個第一次,就是拍電視劇,劇中演Lokman(楊樂文)的阿叔。」

愛人的感覺不好受

梁祖堯形容自己年少時很早扮大人,成熟了就做kidult。「我是長子,有一個弟弟,在單親家庭長大,有一個共通點,細細個要做大人,這樣沒問題,還帶給我很多思考空間,現在做演員或創作人,電話簿多了很多個號碼,很多故事,我感恩有這些經歷。」

他一出道至今從沒隱藏同志身份,○四至○五年度憑《攣到爆》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鬧劇),之後在不同劇場都有探討同志議題。

感情路上,他有這樣的感受:「原來當你愛上一個人時,你會被人偷走了一些東西,你會好像追債那樣,問那個人拿回來,當你拿得返時,代表你成功了;但你拿不到時,好像被人扯走了一些東西,那種感覺是缺失,一點也不好受,簡直是難受,原來是這樣,為什麼人要去愛?那時我很質疑,整件事那麼難堪,不如簡單交配算啦,為什麼要有愛呢?好怪,我不明白,但這就是一生要學的事情。」

Makeup:Deep Choi @ deepmakeup & Shirley Mak / Hair:Jo Lam, Jaden R & Kenki @ Salon Trinity / Wardrobe:HOMME PLISSÉ ISSEY MIYAKE / Venue: Finest Design Nest

00dd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