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湯洛雯專訪】被婆婆追問婚期 湯洛雯買屋完成十分一夢想

本地
2021.03.12
1k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1-03-09-at-16-06-55
湯洛雯開心公開戀情後得到大家的祝福,但沒想到之後的報道都只集中在感情上,忽略了她的工作,令她有一點失落。

去年六月,湯洛雯與馬國明齊齊在IG承認戀情後,外界都非常關心二人的發展,更不時傳出閃婚消息,一說到婚期,湯洛雯也不禁搖搖頭的說:「其實當初公開感情,純粹是覺得拍拖很正常,不需要隱瞞,記得當時是有記者在我家樓下等,然後見到我們,我們覺得既然都知道,就公開承認,也不用怕那樣怕這樣,也很開心大家都祝福我們,但隨着時間的過去,大家的祝福都開始是想我們再進下一步,不過我想說,其實我們都只是拍了幾個月拖,已經被講了三次婚期,一次還要有時間、人物、地點,我覺得太誇張;事實在拍拖時,情侶之間是有講過這個話題,但距離這件事還是很遙遠,我們是一對很正常的情侶,需要時間培養,我們都是對感情很認真,會去感受是否適合對方?大家需要磨合,要經過很多才會真正說到婚期。」

16cp12c-jpg_crop
與馬國明拍拖大半年,外界一致看好,更希望他們可以早日結婚。

湯洛雯更笑言外界關心的程度比她的家人更甚,相反家人完全沒有追問,因為根本不信。「只有婆婆問過一、兩次,但之後就沒有,她叫我賺多些錢,我的心也是這樣,就算結婚後也會工作,感覺才有安全感,可以保護到自己。我是一個很需要工作的人,但現在大家都focus在我拍拖上,自己是有少少不開心,好似都沒有再講我的工作,我不想給人這個感覺,現在這一刻,對我們兩個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工作。」

104989915_146636393691593_5023611499998243099_n
一家四口感情深厚,所以湯洛雯一直堅持要同家人一起居住。

努力工作的其中一個目標,是希望買一層樓給家人居住,雖然湯洛雯說還有很遙遠才能成功,但其實在前年已開始踏出這一步,在馬鞍山購入半億的獨立屋。「父母年紀大,工作了這麼久,可能都想有一間house,可以舒服些,所以我的夢想就是買一間house及與家人一起住,現在算達成了十分一,因為買了之後還要供,家人也有幫忙,不過我是出最大份的一個,第一次做業主,有點緊張,加上去年的市道,所以會有點壓力,新居現在正在裝修中,由媽咪負責,她比較熟悉,我只要顧自己的房間就好了。」

whatsapp-image-2021-03-11-at-18-10-45
湯洛雯本身是讀心理學,曾經也想過當心理醫生,但後來怕每日面對不開心的病人會影響自己而放棄。

讀大學時,湯洛雯是修讀心理學,剛好今次在劇集《失憶24小時》中,正正扮演一個心理醫生。「很多劇本上所講的,我一看就明白,背劇本方面沒有很大問題,就連催眠過程也是,我也上過催眠堂,知道大概的流程。讀書時,曾經上堂讓一個催眠師催眠,但我本身不是一個容易被催眠的人,可能我的圍牆比較高,別人覺得我外表沒什麼,經常笑笑口,很開心,但其實我心裏面有很多不想提的心事,不是很多人可以鑽進我的內心,還有我是一個很敏感的人,當我知道別人要催眠我,心裏面就會提醒自己,這樣就更難被催眠。」

kiss
這場吻戲已是目前拍戲以來最大膽的一次,不過湯洛雯笑言還未到她的底線,她又說一直以來也很少監製找她演這類激吻場口,可能是因為覺得她不太適合。

湯洛雯大讚劇集監製很好,讓她自由發揮去演這個角色,「可能很多人都以為心理醫生就像陳慧琳那樣高尚、正經,但我卻是一個少少鬼馬的心理醫生,除了在office比較似醫生外,平常時間都幾紮紮跳,整個拍攝過程都拍得幾開心,加上譚俊彥是一個很容易話為的對手,他見我這樣演,就會盡量配合。」不過其中與譚俊彥的激吻戲,卻令湯洛雯感覺有點尷尬。「平時我拍的吻戲都是蜻蜓點水,但那一場是激吻少少,對我來說,已經是拍過的劇中尺度最高,其實拍之前我不覺得尷尬,覺得只是吻戲,沒有什麼特別,但拍時發現比我想像中激烈,就有點怕羞,現場還有工作人員拍making of,開始時都沒為意,覺得沒所謂,但拍拍吓也跟工作人員說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出去?因為我接受不到,加上當日的戲服是一件背心,我又驚走光,有很多地方要顧及。(男友知不知道有這場戲?)他知道,因為之前宣傳時都有出少少鏡頭,我也不怕讓他看到,因為大家都是專業演員,會明白的。」

 

場地:Oystermine

鄭秀文 G.E.M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whatsapp-image-2021-03-09-at-16.06.55-1-20210311101640-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