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姚瑩瑩專訪】受袁詠儀鼓勵離鄉別井 姚瑩瑩從沒想過做女主角

本地
2021.02.16
25.9k
撰文:冼麗宜攝影:洪志富

姚瑩瑩於九一年代表新加坡參選環球小姐,認識同屆的香港代表袁詠儀,在她介紹下入行,到現在轉眼間已三十年了。如果不是這個選美,相信身為新加坡人的她,不會飄洋過海來到香港工作,而且一留便留了二十六年,除了拍超過一百套劇集外,更有一個可愛的兒子;不過一個不懂廣東話的人要在這裏工作及生活,不是想像中的容易,姚瑩瑩也曾經受過不少委屈而哭過,幸好不服輸的性格令她一直堅持。

whatsapp-image-2021-01-27-at-16-57-18
拍劇初期因為廣東話不好,姚瑩瑩說不時被工作人員整蠱,「之後他們都說不敢再這樣做,因為有些對白我入了腦就很難改,他們怕遲收工,後來就不敢再擾亂我。」
whatsapp-image-2021-02-03-at-23-28-08
十八歲因為模特兒公司的安排才去參加選美比賽。

姚瑩瑩在新加坡出世及長大,是家中的大家姊,有四個弟妹,她說小時候的生活應該跟香港差不多,因為父母要工作,他們幾個是由爺爺嫲嫲湊大。「中學開始做兼職賺書簿費,做過售貨員及模特兒,畢業後模特兒公司說我沒有什麼知名度,叫我去參加一個選美,結果我就去選環球小姐的新加坡代表,不過當時參選是很不開心的,因為其他人都很競爭的心態,但我沒有,我來參加只是老闆說要拿一些經驗,在比賽前我已得了幾個獎,其他參賽者就覺得冠軍一定是我,開始杯葛我,臨比賽前一日想過退出,但老闆不肯,退出要賠錢,最後只好硬着頭皮比賽,結果真的贏了第一,之後五月去美國選環球小姐,全部事情我都是沒有機心和計劃去做,當時其實有點迷惘。」

whatsapp-image-2021-01-21-at-23-14-55
姚瑩瑩參加的那屆環球小姐到今年剛好三十年,最近有同屆的佳麗開始組了一個羣組,並在IG中聯絡上瑩瑩,瑩瑩說她們正籌劃一個聚會,希望疫情快過,可以在今年舉行。

參選環球小姐時,剛好被安排與香港小姐袁詠儀同房,姚瑩瑩笑言當時不懂廣東話,只能用有限的國語跟她溝通,有點雞同鴨講,「我幫她聽英文,然後翻譯給她知,有時講得不好要寫中文給她看,回想那兩三個星期的相處真的很好笑,我跟她亦因此成為好朋友。選完回新加坡後,爺爺過身,大伯在香港居住,他帶了嫲嫲來香港,我就過來香港探她,順便找靚靚(袁詠儀),她帶我到電視城看看拍戲是怎樣回事,當時還未有想過入行,後來有一次靚靚叫我不如留下來,在無綫陪她,沒想到她轉個頭卻離開無綫去了拍電影。」

a081124a041
姚瑩瑩主力拍劇的時候,袁詠儀已離開TVB,不過之後靚靚有回巢再拍劇集如《疑情別戀》及《富貴門》,兩套劇姚瑩瑩都有參與,才令二人有合作機會。

姚瑩瑩直言到現在最感謝的人還是袁詠儀,是她將自己帶來了香港,「我跟她到現在還有聯絡,我們差不多認識了三十年,未入行時,有一段日子我住在靚靚的家,她的父母也很錫我。雖然我們見面的機會比較少,但做朋友在心中,我不時也會傳信息問候阿靚的父母,最記得我有BB時,剛好同Chilam拍劇,阿靚問我有沒有跟她父母說有了BB?我答她第一個知道的便是你媽媽,她嚇了一跳,更說想不到自己媽媽這樣的口密。」

mpw1413_a008_002
入行初期,曾與曹眾、傅明憲、陳彥行及彭子晴被封為「無綫五美」,除了樣子外,身材亦非常有睇頭。

雖然有袁詠儀作介紹,但姚瑩瑩入無綫的路並不是一帆風順,也要面試了兩次才成功。「第一次因為一句廣東話都不懂,我很緊張,從來未試過,因為做模特兒只是穿衣服走來走去,不需要說話,結果那次面試因為說話『勒勒咳咳』,結果失敗。直至幾年後才再有一次試鏡機會,當時是casting小龍女,添哥李添勝幫我試鏡,他說我記得對白,就忘記走位,記得走位,就忘記對白,雖然這樣,最後公司也簽了我,但沒有安排我拍劇,派我去做《文化廣場》,當時也很緊張,訪問的對象多數是文化界的人,那些中文字我很多都不懂,每一次我拿到稿,就會捉着寫稿的叫他們讀一次給我聽,之後在旁邊注音死記,拍檔張錦程也很好,不時提點,亦很感激監製給我這個機會,令我可以練好我的廣東話,除此之外,自己回家也會聽收音機,看新聞去識更多廣東話,有時一些詞彙也不是很明白,就找朋友解釋。」

mpw1553_a024_000
跟馬蹄露一起表演粵曲亦是姚瑩瑩另一大挑戰,她說當時花了足足一星期來記熟那些粵曲詞。

突然有一日,經理人跟姚瑩瑩說要拍一套《O記實錄Ц》,要去加拿大拍攝,姚瑩瑩記得當時是第一次出埠,心情緊張,「劇中我同彭子晴飾演一對姊妹,最好笑是一落機,監製便安排一場打戲給我,叫我打一個壞人,我好驚,不懂怎樣打,好彩後來武指慢慢教我,回來後又說要開《壹號皇庭V》,做一個弱智的女生,只得十歲思想,劇組好好,給我很多資料參考,又找姑娘跟我傾偈,還有劇中我有兩個男朋友,Bowie林保怡同啟華哥(吳啟華),整個拍攝過程都很開心,之後慢慢多劇拍。」

%e5%a4%a9%e5%9c%b0%e8%b1%aa%e6%83%8501
《天地豪情》中飾演的Apple堪稱是完美女友典範,劇中與羅嘉良的一段情令人印象難忘。

其中一部最受到歡眾留意的,就是《天地豪情》Apple一角,瑩瑩也說自己很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她太偉大,為了愛什麼也可以做,人物角色很好,我記得當時在化妝間碰見張學友,他叫我Apple,令我不知幾開心,想不到連天王也認識我,還有當時跟羅嘉良拍檔,他教了我很多,他叫我不要死記那份稿,大家對完戲,埋位時就要拋下它,然後自然的去做,後來發現他這個方法是好的,死記會變得很對白。」不過當時瑩瑩的廣東話不是很好,加上文化不同,她笑言在拍劇時經常會鬧出不少笑話。「我夠膽說『飽飯食未?』旁邊的人都呆一呆,然後更正我說是『食飽飯未』,還有最記得是拍《洗冤錄》,Benz雄和朱咪咪做我的老爺奶奶,劇情開始時是我們感情很好,我叫Benz做老爺,結果我叫了『老嘢』,他們兩個沒有笑,但導演就忍不住笑說再從頭來。」

%e3%80%8a%e5%b0%8b%e7%a7%a6%e8%a8%98%e3%80%8b%e5%9c%a8%e6%8b%8d%e6%94%9d%e6%9c%9f%e9%96%93%ef%bc%8c%e5%82%b3%e5%87%ba%e4%b8%8d%e5%b0%91%e6%96%b0%e8%81%9e%ef%bc%8c%e5%a4%b1%e8%b9%a4%e3%80%81%e4%b8%8d
跟古天樂、宣萱、滕麗名和林峯拍攝《尋秦記》,在劇中飾演林峯的母親朱姬,因為不懂說文言文,拍攝時為此花了不少工夫準備,幸好最後都順利過關。

但說到唸對白最困難的劇,則非《尋秦記》中朱姬一角莫屬。「當時公司有高層找我,叫我做其中一個角色,這套是古裝劇,要講文言文,我當時滿腦子疑問,什麼是文言文?他叫我不用擔心對白,會找人幫我處理,角色是做林峯的阿媽,我還問他要不要化一些老妝?他說不用,那我生得他出嗎?他說不要問,叫你做就做。林峯一見到我也說,你怎會生得我出?我也叫他不要問我,問工作人員,我自己也不知道。」

%e6%84%9b%e5%9b%9e%e5%ae%b6001
現在姚瑩瑩主力是演出《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Helen姐一角,她說很多監製以為入了處境喜劇,就很難度期,其實並不是,她亦很期待有其他角色演出,有新發揮的機會。

那幾年雖然一直有勤力學習廣東話,但有時也會有些難聽的說話出現,說她講得不好,不如回新加坡。「有時感覺幾努力也沒用,我是大女,不想父母擔心,所以跟他們只會報喜不報憂,一個人來香港工作,遇到不開心或者覺得有點委屈,就會回家哭,然後第二日又照常返工,我估每一個人都有經歷過這些時間,只要釋放出來就會好些,什麼事也屈在心,是很辛苦的,要找個地方宣洩出來。前幾天才跟一些藝人朋友說起,他們問我不開心時會做什麼?我說最緊要不要肚餓,一肚餓就去超級市場掃朱古力,又試過掃雪糕,自己一邊吃一邊喊,以前不敢跟人說,以為我黐線。」

68ed3ef2jw1eyexgf741bj218g0xcwql
姚瑩瑩加入TVB二十六年,從未離開,已得過二十年服務金牌,不過她說曾經有段時間心灰到想轉行。「跟一個藝人說過,我們去做什麼好?做秘書打字又不夠快,做保險我的口才又不好,結果決定硬着頭皮再繼續,之後就一直留到現在。」

加入了無綫二十六年,姚瑩瑩一直與主角和獎項無緣,問她有沒有點不甘心?她搖搖頭說:「入無綫到現在,我都沒有想過做女主角,正如參加選美一樣,也不是為了冠軍,只是公司叫我去,而且當時我也想過,做女主角,如果一套不成功,可能就要執包袱離開,現在更覺得,做好一個角色,有監製有信心找我,已經很多謝,甚至有得提名已經很開心,公司有那麼多人,之前經常聽人說要搶戲,我會問為什麼要搶戲?做好本分已經可以,到現在也是這樣,不要比較,每個人的人生都不一樣,人比人激死人,這是我媽媽從小已經教我的。」

許志安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2/whatsapp-image-2021-01-27-at-16.57.17-20210211060628-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