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亡妻逝世三周年】 每周探望歐陽珮珊 郭鋒靠自言自語重新振作

本地
2020.07.03
40.5k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

七月九號,是歐陽珮珊離開人世的日子,三年匆匆過去,留下來的郭鋒生活如舊,可是沒有一刻不想起愛妻,每個星期他都到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那裡是愛妻的長眠之地,「帶束花去看一看,陪她說說話,順便和隔離鄰舍打聲招呼,可以說是一種習慣,也令我感覺到珮珊仍然在身邊,將來這裡就是我的終點站。」

愛妻離世三年,郭鋒停不了的思念。
愛妻離世三年,郭鋒停不了的思念。

郭鋒透露珮珊離開前三個月,經常進出醫院,住在西貢交通不方便,當時他們在市區租地方暫住,「那裡從窗口望出去,一大片海景剛好有一座小島,晴天、雨天,早晚都有不同的景色,珮珊經常看著窗外的海景說﹕『這裡的景色真漂亮!』到她離開後,考慮將她安放在什麼地方,也經過了一些波折,最後攪珠派到香港仔,我一去到已經覺得,是珮珊在天之靈選中的地方,不高不矮景觀開揚,望出去也是一片海景,旁邊有鴨脷洲,景色就像我們之前住的地方,很漂亮。」

細數和珮珊一齊的日子,郭鋒說七七年九月九號是兩人結婚的日子,一七年四月九日,是珮珊病發第一天,三個月後的七月九日,是珮珊離開的日子,「七」和「九」這兩個數字,好像和他們的息息相關,安排珮珊安眠之地,攪珠出來的號碼,竟然又是這兩個數字的組合,令他心頭為一震,感覺所有一切像冥冥中早在主宰。

郭鋒努力適應太太離開後的生活
郭鋒努力適應太太離開後的生活

郭鋒努力面對愛妻離開後的生活,喬宏太太小金子的分享,令他擺脫漸漸沉淪的深淵,「我小時候讀教會學校,曾經去過喬宏叔的家,當時兩位長輩對我們招呼週到,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後來喬宏叔去世後,我聽過小金子的分享,她說面對伴侶離開,有些人為免睹物思人,會將所有東西清走,逼自己面對現實,這樣做只會更痛苦,其實可以換一種形式,當另一半仍然在身邊,雖然看不見、摸不到,不過你可以想以前一樣,有什麼想說就說,大家閒話家常,只不過沒有人應你而已。」他笑言經常在家自言自語,旁人看到會以為他精神失常,不過全靠這個方法,才令他有勇氣面對人生。

西貢家裡,太太用慣的物品,包括電腦、水杯、碗碟、枕頭、衣物全部如舊,「回到家我會和她打招呼,像以前一樣告訴她,今天去哪裏、做了什麼,晚上臨睡前又會一齊祈禱,剛開始靜下來時,突然想到她已經離開,會悲從中來很難過,不明白為什麼上天要她早走,剩下我一個人,每次想到這些,馬上要將思緒拉回來,告訴自己不要再想,這是沒有答案的問題,再想下去,這些負面情緒會將自己扯去黑洞深處,很難爬出來,然後分散注意想其他事,或者找一些事來做。」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p200612a161-2020070208573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