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文龍專訪】演精神病者 契媽監場給意見 凌文龍三個減壓法防抑鬱

本地
2019.11.06
278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奪得新人獎後,凌文龍說父母最開心,老懷安慰。
奪得新人獎後,凌文龍說父母最開心,老懷安慰。

凌文龍(小龍)一八年憑電影《黃金花》摘下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後,工作不絕,一口氣參與三個舞台劇演出和接拍三、四齣電影。繼中度智障「光仔」一角後,在新片《失蹤》再挑戰精神病角色,他坦言每次都會費盡精神演出,情緒上一定有影響,他會用三個方法來減壓,不會令自己抑鬱。

凌文龍與余安安無所不談,特別是演戲心得。
凌文龍與余安安無所不談,特別是演戲心得。

小時候的他,從沒想過做演員,與家姊讀同一間中學,家姊本身是戲劇學會成員,在他升讀中一時,原本想跟她一起參加,怎知填表時出錯了,連試鏡的機會都沒有,「當時我已經放棄了,沒想過再參加,到中四時,身邊有朋友是舞蹈學會成員,我見他跳舞很有型,於是向他請教,學了一段時間後,有次戲劇和跳舞學會合辦一個舞台劇,朋友提議我試鏡,結果順利入圍。那次後,我開始接觸戲劇是什麼?之後愛上了,因為演戲給予我很大滿足感。」後來知道香港有一間學戲的演藝學院,很幸運又取錄了他,就是這樣開始了演藝生涯,「從小到大我沒想過將來做什麼?只希望做到有興趣的工作,如果是中環白領、打字和入數據,我想我接受不了,所以中四是我人生的轉捩點。」

凌文龍在戲中因照顧腦退化症的媽媽太大壓力,漸漸患上精神病。
凌文龍在戲中因照顧腦退化症的媽媽太大壓力,漸漸患上精神病。

當初決定做演員,他坦言父母當然擔心,因為他們不認識演戲是什麼?那時的他是有少許任性,決意去做,幸好也獲家人支持,「我算好彩,畢業後立即加入香港話劇團,一做便十年,因為是全職演員,所以有穩定收入,不愁生活。」現在家人見證他的成功,父母當然開心,特別是他奪得最佳新演員獎,「其實父母好簡單,突然在電視上看見自己兒子,很開心,感到老懷安慰。」

小龍與賈曉晨、梁祖堯協助鍾欣潼尋找失蹤的父親。
小龍與賈曉晨、梁祖堯協助鍾欣潼尋找失蹤的父親。

在新片《失蹤》中,他飾演顧美華兒子,女主角鍾欣潼是其鄰居,因長期獨力照顧患阿茲海默症(腦退化症)媽媽,令他非常大壓力,漸漸患上精神病,「戲中我要照顧媽媽又要工作,壓力很大,壓力爆煲後,做出傷害人的行為。」今次再挑戰精神病角色,他坦言很大挑戰,「今次心理狀態不同,情緒波動很大,我做資料搜集過程很困難,因為有關阿茲海默症的資料很多,但對照顧長期病患的人的資料很少,不過我很開心拍電影《黃金花》時,認識了一位臨床心理學博士,他接觸過這類需要情緒輔導的人,給了我一些資訊,讓我知道當事人背後的心理狀態。」

契媽余安安很愛惜他,沒有其場口,也特別來探班。
契媽余安安很愛惜他,沒有其場口,也特別來探班。

他稱角色最難演是壓力爆煲時,會透過摧毁一些東西,令自己舒服,跟《黃金花》的光仔不同,光仔患有自閉症和中度智障,是被照顧者,今次是照顧者方面的壓力,「其實每次演有難度角色也有壓力,無論舞台劇又好,電影又好,情緒上一定有少許影響,但是否影響到生活,變得好抑鬱,我又未試過,暫時都控制到。我抽離都算快,自己有三個減壓方法,首先我會先休息,不讓自己再停留在角色裏面,然後聽音樂或看電視,讓自己放鬆。」

跟余安安與顧美華兩位前輩合作,小龍獲益良多。
跟余安安與顧美華兩位前輩合作,小龍獲益良多。

首次與顧美華合作,他大讚美華姐人品好,戲中她會經常打他,但每次打之前,她很搞笑會仔細說清楚,「阿仔我稍後會怎樣打你?我會鬧得你很犀利,你不要介意呀。我每次都說不緊要,大家都是演戲,當然明白,有時她太大聲呼喝我,都會呵返我,好好笑,十分照顧後輩。」至於契媽余安安,因她飾演鄰居鍾欣潼的媽媽,二人對手戲不多,「今次我們只有一場戲,不過之前已合作過舞台劇,我跟契媽認識多年,大家已很有默契,我們經常一起吃飯、相處,感情很好。她常常看我的作品,大家對演戲有共同有追求,演戲上我有很多東西要跟她學習,尤其她在電影的經驗比我豐富,我最感謝她是拍《失蹤》時,沒有她的場口,也會來探班下支持我。」小龍說契媽來監場,看完他的演出會再給予意見,令他可以演得更投入。

雖然正值夏天,一眾演員拍到滿頭大汗,但也很開心。
雖然正值夏天,一眾演員拍到滿頭大汗,但也很開心。

化妝:Connie lai

髮型:Alva Lam

場地: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1/a191028a02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