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賽結婚生女未有婚戒 一碗麵捱過最艱難時刻

本地
2019.08.23
11115
撰文:劉家倫

馬賽的銀色旅途可以說是經歷高山低谷,○八年參選港姐,備受力捧擔正女主角;一四年爆出桃色新聞跌至谷底,從此絕迹香港。
今年初,馬賽在社交平台貼出結婚證宣布婚訊,其後誕下女兒。馬賽與丈夫於一五年認識,期間曾失聯兩年,一場重感冒令他們重遇,加上有「媒人」拉線,馬賽坦言沒有求婚、沒有鑽戒都認定此人。
洗盡鉛華,馬賽首次詳談過去和最艱難的時刻,她說:「很感激所有的經歷成就了我現在的自己,現在的我,很知足、很自在。」

馬賽說自己遇過兩個轉捩點,「一個是選港姐、一個就是遇上『嗰個』挫折。」現在有女萬事足,她說:「有段時間我好像做什麼都錯,寧願保持安靜,希望這次訪問,能給正遇着低潮的人一些力量,香港這段時間也很像很多負能量……」
馬賽說自己遇過兩個轉捩點,「一個是選港姐、一個就是遇上『嗰個』挫折。」現在有女萬事足,她說:「有段時間我好像做什麼都錯,寧願保持安靜,希望這次訪問,能給正遇着低潮的人一些力量,香港這段時間也很像很多負能量……」
六月誕下女兒Camellia,暱稱豬寶和Ca妹。
六月誕下女兒Camellia,暱稱豬寶和Ca妹。

已經不是第一次聯絡馬賽,希望和她「真誠對話」,她每次都推辭,她說已經消失香港熒光幕很久,而且多年沒有受訪,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不應該說什麼?她婚後再找一次,她也推辭,直到六月誕下女兒Camellia,本刊記者再次找她,馬賽似乎得到丈夫支持,終於願意接受訪問。馬賽說:「丈夫是在一五年年底,到北京時朋友介紹認識的,但我們認識後,雖然有約過吃飯,但我一直在外地忙於拍戲,時間沒有約上,慢慢就沒有聯繫了,直到一七年年初,我奶奶(祖母)去世,當時很難過,我們機緣巧合恢復了聯繫,當時拍攝《女兒國》回到北京,因為拍戲時太辛苦,在寒風中站了十幾個小時,拍完便患上重感冒,他噓寒問暖又送食物來,很照顧我。」兩人開始拍拖,對方有兩隻狗,是他們重要的「媒人」,「人生路不熟,當時他所做的都令我很感動,加上他也喜歡狗,有一隻大金毛和小泰迪,所以我們很投緣,我自己也有養過狗,但後來去世了,我一直很遺憾,所以他的兩隻狗狗也是我們的媒人,算是寵物情緣吧!」
問到馬賽求婚過程,她直言:「我們都不太注重儀式和物質的東西,準確來說並沒有什麼求婚的過程,就是我們覺得OK,可以結婚了,他就說我們約個時間去登記吧!到現在我們連戒指也沒有買,覺得並不是一定需要。我覺得對的人在一起,這些形式都不重要,一切都輕鬆自然,如果兩個人不合適,無論多大的鑽戒和多豪華的婚禮,最後也都可能會分開,我們都怕麻煩,簡簡單單就好。」

沒有求婚、沒有婚戒,馬賽和丈夫去領結婚證就成為夫婦。
沒有求婚、沒有婚戒,馬賽和丈夫去領結婚證就成為夫婦。

從懷孕開始,馬賽已把重心放在家庭,「之前一直是以工作為重,從一六年來到內地,就不停到各地拍戲,一共拍了十六部作品,去年十月拍完一套內地劇集《新一年又一年》後便開始休息,慢慢嘗試去轉換自己的心態,剛開始待在家裏養胎,會因為沒有工作和社交而覺得自己沒有價值,開始焦慮,到慢慢適應了慢下來的節奏,在家裏做家務、學胎教、為家人計劃旅行的行程等,慢慢從一個事業型成為人妻,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BB出世前一個月,馬賽帶家人去了美國旅行,BB亦在這個時候出世了,「是順產的,六月在那邊參加了一個活動,活動之後,休息了一天,等丈夫到達美國,去產檢完第二天就順產了,很感恩,從懷孕到生產,一切都如願順利,女兒是天使寶寶,一直配合我的行程安排,女兒暱稱豬寶和Ca妹,哈哈!」馬賽以前拍戲也演過母親,如今真實成為人母,感覺大有不同,「以前是靠想像,有了豬寶之後,更能體會那種無條件的母愛,每天看着她就很滿足,不想錯過她任何的成長時刻。」

生B前和丈夫拍攝全家福,兩隻愛狗加肚內BB,馬賽說一家五口齊全了。
生B前和丈夫拍攝全家福,兩隻愛狗加肚內BB,馬賽說一家五口齊全了。

過去的經歷,令馬賽成長不少,她說:「年輕時的挫折並不是壞事,閱歷是財富,你所經歷的一切都會寫在你的臉上,化為你獨特的個人氣質。我很感激所有的經歷成就了我現在的自己,現在的我,很知足、很自在。」
一四年因桃色新聞,無綫隨即暫停她所有工作,馬賽在記者會上三度落淚,事件轟動全城,「在最難的日子裏,我不斷告訴自己,為了相信我愛護我的人,我一定不能被打垮,一定要堅強,一定要爬起來。當時我哭着也要逼自己吃完一碗麵,因為我知道身體不可以垮,現在想起那個畫面仍然很深刻。」馬賽說要感謝的人太多,除了家人無條件的支持外,在那段最黑暗的時期,哪怕是一個善意信任的微笑,她都會回家拿本子記下來,感恩然後鼓勵自己,「誰給了我關懷和支持,我都銘記於心,那時在我身邊留下來的朋友,我都非常珍惜,但我特別想感謝許鞍華導演,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我躲在家裏不敢出門,有一日經理人打電話來,說電影公司想找我去casting許鞍華的短片,拍檔更是吳鎮宇,問我情緒是否OK?我當時聽到這個消息忍不住激動得發抖,還重複問了經紀人幾次是不是真的?掛了電話後,自己哭了半小時,覺得很感恩很感恩,因為那樣的情況下,還有人給我工作機會。我記得去casting的那天,是在灣仔藝術中心的cafe,我看着窗外的大海和陽光,當時我已經很多天沒見過日光了,那種死後重生的感覺,畢生難忘。我永遠都會感激許鞍華給了我這個機會,如果沒有參演《八部半》的機會和她的信任,我的演藝生涯堅持不到現在,所以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好好生活,好好演戲,不能辜負信任我的人。」

馬賽很感激許鞍華導演,而另一位她想多謝的是影壇著名攝影師潘恆生,「潘sir很支持我,最難捱的日子,在無綫沒有劇拍,有時間就會返浸大上堂;一四年七月……在最黑暗的時期,因為許鞍華給我casting的機會,叫自己不要放棄。」
馬賽很感激許鞍華導演,而另一位她想多謝的是影壇著名攝影師潘恆生,「潘sir很支持我,最難捱的日子,在無綫沒有劇拍,有時間就會返浸大上堂;一四年七月……在最黑暗的時期,因為許鞍華給我casting的機會,叫自己不要放棄。」

一六年馬賽隻身到北京,在當地只有三位大學同學,「我記得當時是冬天,下雪很冷,城市又特別大,過馬路行天橋可能都要十幾分鐘,當時有一種感覺是自己實在是太渺小了,看不清未來,卑微到死在北京都不會有人知道的感覺。」
回想以前在無綫的日子,選完港姐,拍過不少劇,終於在《神探高倫布》首次擔正女主角,馬賽說:「我大學未畢業就參選了港姐,無綫是我第一份工作,當時家人和公司都很保護我、很錫我,為了讓我無後顧之憂追夢,入行後家人就為我置好房屋、車和工人,讓我安心拍戲;老實說,北京的生活和我在香港的生活簡直是差天共地,但我當時告訴自己一定要爭氣,自己跌倒了一定要自己爬起來,絕對不能辜負信任我疼愛我的人,當時每天都認識新的朋友、去casting,已經數不清以新人的身份去casting過多少次?無論片酬高低、製作規模大小,有機會我就去拍,我在無綫拍戲沒有演過沒有對白的角色,但在內地,真的沒有人知道我是誰?如果我挑剔,就沒有機會了,所以我完全放下去『跑龍套』、做背景,一站就是好幾天,只為了可以參與,去讓製作人認識自己,就這麼過了兩年多,也交到了很多的好朋友,並且也慢慢有了好多可以發揮的角色機會。」
生女兒前,馬賽已設立工作室,自己為自己安排工作,問馬賽會否返香港拍戲?她說其實這幾年偶爾都有回港,她說:「我當然很樂意回港拍戲,之前回港時,有位街上的婆婆和茶樓姐姐問我何時回港拍戲?令我受寵若驚,那種曾經和觀眾建立起來的連接,他們持續的關心,讓我很感動。」

一三年,馬賽與黎耀祥合作,首次擔正無綫劇《神探高倫布》。
一三年,馬賽與黎耀祥合作,首次擔正無綫劇《神探高倫布》。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mmexport156636404882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