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善專訪1】扮秦沛令周星馳爆笑 叫黃子華做師父

本地
2019.07.22
2374
撰文:王志強攝影:李浩賢

d190708chi-47a

觀眾第一次看林子善,是在周星馳喜劇之王》中的蠱惑仔洪爺,那時他十六歲,現實中也是一名「𡃁仔」。他在屯門長大,父親開大牌檔,他幫手做樓面,接觸到不少大哥、警察、消防員,他在社區內很活躍,參加舞蹈班、唱歌打鼓、在便利店做兼職,讀書成績不好,但到處的人際關係非常好。

林子善在周星馳《喜劇之王》中的蠱惑仔洪爺很搶鏡,當時他十六歲。
林子善在周星馳《喜劇之王》中的蠱惑仔洪爺很搶鏡,當時他十六歲。

「我升不上中四,進了大欖的海員訓練中心,其實讀航海也很悶,我只心想有助將來考消防員。因為我愛搞笑,常扮吳剛飲油食炭,同學替我報名考喜劇之王訓練班。在商台面試,我排第三百幾,第一輪面試見基哥李兆基、甜筒輝、田雞,旁邊的人穿小丑衫,古靈精怪,我就扮認識的一個人,滿口爛牙,說話聲音好怪,他們覺得很好笑,田啟文讓我入圍;第二輪面試,見吳君如李力持、周星馳,我就扮秦沛在《賭聖》中的怪聲,他們笑不停,別人按鐘停,我就被他們叫繼續再扮,被他們『享受』。出來時,基哥跟我說:『喂,𡃁仔,我睇好你呀。』兩年後,基哥監製一部電影《洪興大飛哥》,搵我做男主角,跟黃秋生合作,基哥很好人,現在他走了,我心裏很感激他。很多人好幫我,沒有周星馳、田啟文、李力持,我入不到這行,他們三個對我好有恩。」

沒有電影拍時,林子善做過衣著新潮的夜場打碟DJ。
沒有電影拍時,林子善做過夜場打碟DJ。

在尖沙咀做打碟DJ

林子善入行第一個經理人是田啟文,拍了《喜劇之王》、《少林足球》、《功夫》三部周星馳電影,再參與拍攝外面其他製作,以飾演蠱惑仔、邊緣青年最突出。但因星爺不算多產,林子善有段時間工作量大跌,他為覓生計,轉行到disco做打碟DJ。

「我有個師父教我打碟,他帶我到馬來西亞做騷,當時流行跳舞場,我跟一隊rap的組合MP4一起表演,做MC、rap歌,一年做三、四場,已賺夠一年使費,很容易搵錢,所以我在馬來西亞也有點知名度。回港後,師父在尖沙咀新世界開了個新場,請我做MC,我自己寫些rap詞,八千元底薪,我懂得搞氣氛,老闆和客人都滿意,有些大哥很豪氣,幾千幾千元咁派,我們單是貼士已多過人工,第二個月底薪加至萬六元,加上貼士,月薪接近三萬元,但辛苦的,每晚十二點做到四點。」

期間他簽過曾志偉的公司,拍了《七擒七縱七色狼》等電影,但他渴望入TVB拍劇,找過喜劇之王訓練班的同學李思捷幫忙,但思捷愛莫能助,因他仍未站穩陣腳,不久之後,好運降臨,黃子華拍民初喜劇《奸人堅》,指名道姓要找林子善演「下靶位」的拍檔金錢豹,他就這樣加入了無綫。

黃子華拍《奸人堅》,點名要用林子善做拍檔,林子善稱子華神為師父。
黃子華拍《奸人堅》,點名要用林子善做拍檔,林子善稱子華神為師父。

黃子華點名任用

林子善稱黃子華為「師父」,叫許紹雄做「師公」,他們三人在《奸人堅》裏擦出火花,之後再在《My盛Lady》合作,工作機會不算多,但林子善直言做人處事深受子華神影響。

「師父很有修養,品德令我很佩服,他在TVB,對掃地阿姐都好nice,他地位那麼高,條腰卻放得很低,總是說:『不用多謝我,多謝監製啦。』他不會教我演戲,自己吸收到幾多得幾多,他的笑話好深,看完要想一想;師公則喜歡身教,會叫我怎樣怎樣演。」

《鐵馬尋橋》令鄭嘉穎、馬國明、黃嘉樂、林子善、唐詩詠成為老友,以兄弟妹相稱。
《鐵馬尋橋》令鄭嘉穎、馬國明、黃嘉樂、林子善、唐詩詠成為老友,以兄弟妹相稱。

林子善在無綫順利入屋,早期雖然常演壞孩子,但連主婦見到他都喜歡搓他的臉,因他天生一副孩子臉。他與在《鐵馬尋橋》飾演兄弟及師妹的鄭嘉穎馬國明黃嘉樂唐詩詠最老友,以兄弟妹相稱,林子善去年結婚時,幾位擔任戥穿石,唐詩詠也反串扮兄弟。

觀眾看完馬國明和唐詩詠在《白色強人》中的感情戲,很想他們走在一起,林子善作為「弟弟」,希望他們拍拖嗎?他先是說:「大家太熟,要一起早就一起。」接着他又改口:「世事好玄,或者兜兜轉轉走在一起,世事沒有什麼沒可能。」

d190708chi-12a

服裝:New Balance Hong Kong / 場地:Fitness First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d190708chi-47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