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璇專訪】彷彿跌入黑色漩渦 陳逸璇結束兩年半婚姻

本地
2019.07.05
7538
撰文:劉家倫攝影:張保祿

○三年與李克勤合唱《合久必婚》,令當時還未中學畢業的陳逸璇Jolie(原名陳苑淇)一曲成名,之後她未有直接加入樂壇,反而到美國完成學業;直到回港打算在樂壇大展拳腳,又遇上唱片公司「地震」,事業陷於停頓。


十六年後重返「環球唱片」,Jolie已身經百戰,婚姻的失敗,正好為她的新開始掀開序幕,新歌《短暫的新分》亦回應了成名曲。

p190628b066-e1562305476498

陳逸璇Jolie在「環球唱片」出過兩張唱片後,與前經理人陳少寶過檔新唱片公司,可惜新公司不久便結業,期間Jolie曾轉職模特兒和保險經紀,鍾情爵士樂的她,到美國的伯克利音樂學院進修音樂,亦組成爵士樂隊Wonder Hour,把他們創作的音樂帶到世界各地,最近再以個人身份重返「環球」,面對李幸倪、AGA等後起之秀,她是師姊還是師妹?Jolie笑說:「好奇怪的身份,當然做師妹着數啦!」

Jolie收到新歌《短暫的新分》,馬上就聯絡潘燦良擔任MV男主角。
Jolie收到新歌《短暫的新分》,馬上就聯絡潘燦良擔任MV男主角。

Jolie的新歌叫《短暫的新分》,MV找來舞台劇著名演員潘燦良演出,兩人飾演一對性格不合、準備離婚的夫婦,Jolie說:「我是他的fans,他好好戲,睇完《短暫的婚姻》舞台劇,就收到一首《短暫的新分》歌曲,馬上就聯絡潘燦良,他說自己從不拍MV的,好多人邀請過,今次是用真誠打動了他演出。」Jolie自身的經歷,亦希望這首歌送給有同樣經歷的人,給他們一些鼓勵,Jolie說:「離婚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去痊癒,會經歷很多階段不同的情緒,開始時好痛心、憤怒,之後迷失、失去人生方向,到接受再重新振作,這首歌是最後的階段,結婚沒有人想離婚的,但仍然要繼續向前行。」
一二年與墨西哥籍男友結婚,Jolie便減少幕前工作,可是這段婚姻只維持了兩年半,的確短暫;Jolie直言最大原因是文化差異,她說:「當時大家好相愛,好想組織家庭,我希望可以生兒育女,可是結婚之後,覺得這個男人未有承擔家庭的責任,大家想法不同,他在美國定居,但香港是我的根,所有家人都在香港,令我覺得更加很難行下去,當然大家都嘗試努力挽救過,要背起離婚這個名都不好受,結婚,搞了一大場婚禮,親朋戚友都為我們慶祝,可惜,但沒有辦法行下去。」

結婚不久已出現問題,Jolie直言因不想父親失望才勉強行下去。
結婚不久已出現問題,Jolie直言因不想父親失望才勉強行下去。

與李克勤合唱的《合久必婚》成為經典合唱K歌,其實當時Jolie並未太了解歌詞,「好似有預言咁,唱這首歌年紀還小,對婚姻好陌生,現在聽明白當中寓意,『大家忙,多麼漂亮理由,愛不夠,都不過是藉口。』這一句好真,身邊好多我這個年齡的朋友,都有這樣的經歷,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
前夫定居墨西哥,婚後,Jolie要香港、墨西哥兩邊走,她說:「決定的時候,好驚跟父親講,怕他會失望,怕他話我『由細到大都係咁,個人唔定性、唔捱得,半途而廢。』其實結婚不久已經出現問題,但兩年後我才夠膽跟父親講,但父親一聽就接受,他說半年內我提出離婚,他都會支持,他還說:『阿女你都勁,忍到兩年半。』原來我見到的事他們都見到,做父母當然都不想見到我心情一直低落,支持我離開,現在已搬回跟家人住,家人支持好重要。」談到家人,Jolie開始哭,「有一段時間情緒好差,大家正醞釀離婚,晚上突然醒了,又要躲起來喊,好像跌入一個黑色漩渦出不到來,不斷問自己人生是否完了?好黑暗的時期,多謝神給我勇氣離開,離開需要好大的勇氣,破壞一個這麼大的承諾,對不起所有人。」

與李克勤合唱的《合久必婚》,當年在卡拉OK橫行,成為經典合唱K歌,Jolie說這首歌只在宣傳時唱過,一直都未有機會再跟克勤合唱。
與李克勤合唱的《合久必婚》,當年在卡拉OK橫行,成為經典合唱K歌,Jolie說這首歌只在宣傳時唱過,一直都未有機會再跟克勤合唱。

化妝:Vanessa Wong
髮型:Eddie Yeung @Hair
服裝:STEVIE MAY
場地:柏寧酒店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p190628b066-e1562305476498-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