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保羅專訪】車保羅赴台灣電影節順道尋親

本地
2019.06.21
3066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b190530a256

車保羅每日早上四點多就起牀,然後駕着這部心愛的電單車,準時在六點前到街市開工。

頂着一頂迷彩帽的車保羅,現職是街市監督,之前一直做了十二年臨時雜工,但大半年前被辭退,失業後,他卻機緣巧合接了一部台灣微電影《老人與狗》,「部戲是邵仲衡介紹的,他叫我去試試,導演一見我,就說我的樣子跟戲中角色一樣夠『霉』,原因是之前一日落雨,我揸電單車回家,差不多到家時,路上見到一個印傭拖了一隻狗在路中心,他們完全不動,那我當然不能直衝過去,結果一扭軑,電單車跣低壓着我的腳,行路變得拐吓拐吓,所以大家見我在劇中都是這樣行,感覺我特別入戲。」

b190530a121

在元朗住了二十多年,跟很多街坊都認識,不少路過的人都會跟他打招呼。

五十九歲才第一次做男主角,沒想到會因此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我平時很早睡,九點多就上牀,十一點多去洗手間時,突然發現電話很多信息,很多恭喜及男主角的字眼,開始還以為是我做了影帝,心想今日又不是四月一日,看真些才知道是恭喜我入圍,感覺有一份無名的驚喜,莫非今次是真的?可能是剛去世的阿媽保佑,那就可以光宗耀祖。但其實得不得到都沒所謂,如果成功,就當然要多謝很多人,落敗了也不怕,已經得到全世界知道,好出名,回來元朗,相信所有元朗居民都會鼓勵我。」拍完微電影,他經朋友介紹做街市監督至今。

%e5%8a%87%e7%85%a711_%e8%80%81%e4%ba%ba%e8%88%87%e7%8b%97_%e9%99%b3%e7%80%9a%e6%81%a9

車保羅直言《老人與狗》內的演員大部分都未做過戲,只有他是專業,「所以拍攝時我會盡量包容遷就,有時亦會教他們走位。」

車保羅已向公司請假及準備三套衣服,將在七月出席台灣電影節,原來這次台灣之行還有一個特別任務,「父親在我出生前已經去世,阿媽一直沒有在我面前提過他,我也很醒目,從來沒有問,只從她的舊物中,知道他是台灣人,有十兄弟,我希望今次去台灣,可以順道找到我父親那邊的親友,跟他們相認。」

de4c0a74-2c98-47c9-afb0-154c72f3d421

車保羅最疼惜兩個孫,雖然他們年紀小,但這個爺爺已發覺他們有不同的才能,他笑言要努力賺錢,希望將來可以在他們背後加把勁。

出身自單親家庭,車保羅小學畢業後便開始工作,做過很多職業,十九歲在利舞台戲院做撕票員,因為一次勇敢的追賊表現,被公司讚賞。「當時公司的負責人陳淑芬問我有什麼要求?我跟她說撕票沒有前途,想學有關舞台的工作,她就安排我去了做舞台控制。之後見周圍的同事升職,問上司為什麼我沒得升?他說我沒有讀過中學,不懂英文,說學懂後就升我,於是我由拼音讀起,之後又去的士高,識鬼妹,跟鬼佬打架。」難怪現在車保羅跟菲律賓籍太太也是以英語溝通,完全無難度。」

%e8%b8%8f%e8%a1%80%e5%b0%8b%e6%a2%85

車保羅說以前拍一場戲會分幾段來拍,所以不用記熟所有對白,直至拍《踏血尋梅》才知現在是一take過,「有一場戲有我、城城及春夏,他們說完對白後,我不知道要接下去,真的幾尷尬,幸好他們都好體諒,給時間我即時背。」

之後更得到導演朋友介紹,拍了人生第一部電影,七九年的美國電視電影《Spider-man》,「蜘蛛俠第一次來香港,他找我企在大狂魔的後面,做其中一個打手,當時人工已經很高,八百元一日,覺得這行很簡單,行行企企就有錢。」
兩年後,車保羅才決定當全職演員,第一套拍的電影就是周梁淑怡的《有你冇你》,「車保羅」這個名字亦是在那時誕生。「當時的演員很喜歡用藝名,周梁淑怡也叫我改一個,她拿了幾個給我選擇,其中一個就是車保羅,我想自己的英文名也是保羅,就用這個吧!」結果一用就用了差不多四十年。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6/b190530a06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