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蕙敏專訪2】當年與彭羚Sammi競爭激烈 「每日都想有進步」

本地
2019.06.11
227
撰文:王志強攝影:李浩賢

d190524chi-42a

李蕙敏知道自己是收養回來後,她渴望擁有一個「正常」的家庭,「在我眼中,簡簡單單,一男一女,不要牽涉那麼多人,我已經覺得很幸福。」可是,世事不如她想像那麼簡單,三十歲左右,她與拍拖八年的男友分手,才發現男女感情世界已變得很複雜。

「有些人模稜兩可,原來同時有幾個女友,我真是大開眼界。試過拍拖三、四年,發現男友行徑古怪,才知原來被背叛,但我到最後也不知自己是第三者,還是另一個女孩是第三者。」

她拍拖次數不算少,而且算密,但在感情路上多次跌跌碰碰,她已對結婚不抱期望,就在她安心過單身生活九個月之時,遇上現在的丈夫,她一直以來沒想過跟外國人交往。「自己英文又不是特別好,只是把他當作普通朋友來相處,誰知原來由普通朋友開始,把期望放低一點,反而會結婚。」

李蕙敏丈夫在社交媒體放的夫婦合照,展示另一種恩愛。
李蕙敏丈夫在社交媒體放的夫婦合照,展示另一種恩愛。

香港人和外國人之間有文化差異,但這種文化差異也有好處。「我有段時間好『低能』,心想他不懂得笑周星馳的笑話,怎溝通到呢?但我們做娛樂圈的,在香港找男友是難的,加上我被自己唱的歌影響,很多人以為我性格一定是像歌中所唱那樣堅強的女人,外國人沒聽廣東歌,好自然地跟我相處,不是帶着既定印象而來,這是認識外國人的好處。」

與西人同一屋簷下

婚後與一位西人同一屋簷下,文化差異成了很多笑話主題。「有時要帶着他去認識我們的文化,他不信風水,取笑我的擺設,我就跟他說:『你做銀行,匯豐也看風水啦。』好像教小朋友一樣。」

生活上,各種微細的習慣也可以造成爭拗,幸好丈夫讓她擔當「教導」角色。「我最不慣他穿着牛仔褲和鞋入屋,很多香港人覺得骯髒,現在他已習慣入屋先脫鞋,至於牛仔褲,他未習慣先摺起褲腳,現在我在談這些生活細節,好像很『低能』。我最後想通了,兩個人一起,一定要有愛,但單單只有愛不足夠,要能夠相處,而能夠相處佔更大比例。」

李蕙敏與Serge一三年結婚
李蕙敏與Serge一三年結婚

不過,跟丈夫相處之後,她的確從西方人身上學會「活在當下」。「他常說:『你們香港人,時常想將來,但行路唔睇路。你們不如先做好目前,為什麼想那麼多將來?他說很對,我得到很大啟發,我們時常plan將來,但目前這一刻都未做好,他們這種思想跟我們香港人有點不同,值得學習。」

三位女歌手李蕙敏、彭羚、鄭秀文當年難得素顏綵排,鬥味不濃。
三位女歌手李蕙敏、彭羚、鄭秀文當年難得素顏綵排,鬥味不濃。

每日都有進步

訪問前幾天,李蕙敏出席黃偉文的生日派對,碰見鄭秀文彭羚等,當年的樂壇頒獎禮,時常是她們幾位女歌手的爭逐,除了密密出新歌,還有形象大鬥法,夾鼻環鼻鏈、熒光、手袖鑲燈、鬆糕鞋、加雞毛、頭上夾二百個髮夾的李蕙敏,大家記憶猶新。

李蕙敏以嬉皮士造型出席黃偉文生日派對
李蕙敏以嬉皮士造型出席黃偉文生日派對

問她:「當年有沒有爭的心態?」她說:「是力爭上游,都幾cut throat(激烈),每日都想自己有進步,這個說法比較真實,每日都要想新點子,再應付每日的演出、電視騷、錄音、電影、廣告、歌迷會活動、訪問,我時常想走在時代『尖啄』,有一張全快歌的唱片《公主復仇記》,是我在音樂路上做得幾開心的成品,要向唱片公司爭取才可以做。」

那麼,當年變得那麼急,有沒有機會跟鄭秀文、彭羚等做朋友?「大家都沒有時間做朋友,我公司少人,我跟曹永廉老友,跟彭羚、夢劇院李敏幾friend。」事過那麼多年,畢竟曾經在那個蓬勃的樂壇佔過一席位,是開心難忘的人生經歷,無憾無悔。

d190524chi-78a

髮型:Eddi So @ headquarters salon / 場地:Hotel VIC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6/d190524chi-42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