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蕙敏專訪1】人工受孕失敗 與丈夫申請領養小孩

本地
2019.06.10
1044
撰文:王志強攝影:李浩賢

d190524chi-28a

李蕙敏一三年嫁給英國人Serge Micallef,丈夫從事銀行業,來港工作,兩人在爵士吧認識,她本已打算不結婚,沒想到跟外國人相處得來,兩人在英國古堡舉行婚禮後,丈夫為她長居香港。婚後Serge希望有兩個孩子,但造人不成功,亦嘗試過人工受孕。

「試過幾次不成功就算了,不想逼自己,因為心理上和身體上都辛苦,每日都要在肚上打針,今日左邊,明日右邊,我是打針會哭的人,所以要很大勇氣,整個過程試了一、兩年,而且好像被人控制了生活,因為只要試管裏有點兒變化,隨時要去見醫生。」

除了身體要忍受打針的痛楚,也有心理上的難關要過。「另一方面要調節身體的賀爾蒙,令我情緒波動很大,我不太想這樣。其實我信有沒有孩子由天註定,不過我丈夫信西方藥學技術,既然有人說可以試這個方法,我們就試一試,我和丈夫有討論的,『試兩次?三次?』盡了自己努力,不行就算了。」

幸好她和丈夫尚算樂觀的人,人工方法行不通,他們仍未放棄,仍然希望做父母親。

一三年李蕙敏與英籍丈夫Serge先在英國行禮,再回港補擺酒。
一三年李蕙敏與英籍丈夫Serge先在英國行禮,再回港補擺酒。

等待申請領養審批

現在他們嘗試另一個方法,就是申請領養小孩。「嘩,很長的一個過程,那些機構要了解我們的背景、心理質素,因為要交個小朋友給我們,不得不認真,他們很盡責,審批過程起碼要兩、三年,很多的聚會、很多的了解、很多的面試、很多心理上的調整,由他們帶領着我們。」

這樣的漫長過程又辛不辛苦?「對我來說是辛苦,因為我比較慢熱,不太習慣讓初認識的人知道我內心的感覺,我就學識:『不緊要吧,不要想那麼多,做了才說。』」

李蕙敏丈夫在社交媒體放了很「王家衛feel」的夫婦合照,展示另一種恩愛。
李蕙敏丈夫在社交媒體放了很「王家衛feel」的夫婦合照,展示另一種恩愛。

在這段等待結果的時期,她就學習照顧朋友的小孩子,帶他們到公園玩,吸收做媽媽的經驗。「初時當然手忙腳亂,這是人生的過程,令我想起自己小時候同樣麻煩,很多人有了小朋友,才明白做父母有多難,同時更敬佩自己父母。」

她估計自己是個頗嚴格的媽媽。「我可以玩得好癲,不過我丈夫也像小朋友,我覺得自己已經有兩個小朋友,一個是我先生,一個是我隻貓,兩個都是男孩子,頑皮的,再有一個孩子,就有三個小朋友。丈夫時常說想有兩個小孩,我說服他:『要住一個先,看看能否應付才說。』」

李蕙敏示範跟丈夫說話的語氣,帶着媽媽呵護小孩的溫柔,可以想像他們兩夫婦的相處方式,亦可想像她做了媽媽後的模樣。

李蕙敏與媽媽感情複雜,她會將感受放在演戲當中。
李蕙敏與媽媽感情複雜,她會將感受放在演戲當中。

 與母親關係千絲萬縷

 Amanda的貓貓也是收養回來,她說笑:「我們是收養家庭。」她二十歲那年,才從父親口中得知,自己是收養回來,這個養女的身份,她說不易接受。「我花了至少十年,才克服身份困擾,加上爸爸逝世,我時常覺得他是世上最疼愛我的人,他都走了,當時真的頗灰。」她說的是十多年前曾情緒低落,事業、感情都不順利,幸好已想通了。「我現在建立自己家庭,咁咪好囉。」不過未知還要等多久,才獲批配對領養小孩,她和丈夫選擇華人小朋友,男孩或女孩都沒有所謂,會開心地等好消息。

李蕙敏自小跟母親關係複雜,她記憶中童年常被媽媽打罵,她長大入行後,兩人感情也不親密,之後才知自己是養女,父親病逝後,她和母親關係才逐漸變好,這種特別的母女感情,她可以放進唱歌演戲當中。

八月李蕙敏與張可頤、謝君豪合演舞台劇《但願人長久》
八月李蕙敏與張可頤、謝君豪合演舞台劇《但願人長久》

她八月演出張之珏導演的舞台劇《但願人長久》,與謝君豪張可頤合作,這是百老匯經典劇《The Shadow Box》,李蕙敏演性格內斂的女兒Agnes一角,她要演繹劇中與病患者媽媽的千絲萬縷關係。

「這個角色適合我演,我感受到她的悲喜和矛盾,有自卑的心態在當中,覺得自己很渺小和透明,但有盡力做好自己。我小時候的自卑與渺小,跟我媽媽有關,她某程度上頗像劇中的媽媽,未受過教育,我被她打到飛起,我很怕她,童年時很沒自信,因為她將我講到一文不值,做什麼都不對,幸好我跟朋友一起時找回自信,我讀書不好,但運動成績頗佳,唱歌也不錯。」

d190524chi-74a

髮型:Eddi So @ headquarters salon / 場地:Hotel VIC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6/d190524chi-28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