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天佑專訪】爸爸離世打擊抑鬱頹廢 徐天佑作歌拯救自己

本地
2019.04.26
485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徐天佑坦言負面情緒,是做藝人多年積下來的壓力。
徐天佑坦言負面情緒,是做藝人多年積下來的壓力。

入行十九年,徐天佑終於推出首張個人EP《Thank You》,這張唱片的誕生,其實是由負能量開始,皆因一二年徐爸爸因腸癌離世,令他患上情緒病,「我很大壓力,迷失了自己。」多得太太Olive樂天性格,陪伴他走出黑暗日子。

一二年Shine首次的紅館演唱會,天佑發現爸爸腸癌末期,當時是頂硬上演出。
一二年Shine首次的紅館演唱會,天佑發現爸爸腸癌末期,當時是頂硬上演出。

徐天佑中三那年被陳果發掘拍過廣告,二千年正式踏足影圈拍了《愛上我吧》及《玻璃少女》兩部電影,○二年與黃又南組成樂隊Shine,橫掃多個音樂頒獎禮新人獎,之後二人分開發展,但一直以來,天佑也想做自己喜歡音樂,「開始做這張碟時,其實是由負能量開始,一二年Shine首次舉行紅館演唱會,我正在綵排時,突然收到爸爸腸癌第四期入院消息,真的很震驚,怎會這麼遲才發現?我生氣到翻查他的病歷紀錄,原來爸爸每星期有看醫生,大家卻不知道,而我亦知道不能怪任何人。那時每天進出醫院和綵排室,感覺上很堅強,還安慰家人要積極,叫經理人不用擔心,之後爸爸等不及我開演唱會已離世,我沒有哭,還接拍了陶傑的電影《愛.尋.迷》,飾演一個抑鬱症的人,拍完後就知道出事了,積下來的情緒全部挖了出來,有抑鬱狀態、悲觀,提不起勁工作和渾身骨痛,於是我決定做一張碟去抒發自己的感受,第一首歌《求》就是對世界的疑問和悲觀感覺,這張碟做了五年,每首歌也是拯救自己。」

自小與爸爸關係不錯的天佑,在爸爸離世後,大受打擊。
自小與爸爸關係不錯的天佑,在爸爸離世後,大受打擊。

天佑記得有一晚,爸爸找上門,他跟爸爸說有很大壓力,大家傾談後,開始有拗撬,覺得爸爸不關心自己,最終不歡而散,之後兩父子一直沒有坐下來平息過事件,只讓這件事丟淡,「直至他睡在醫院牀上,我們也相對無言,可能屋企傳統觀念重,心底話說不出口,後來在他彌留狀態,我就好自私將所有事說出來和道歉,我知道他已是迷迷糊糊,算是自己宣洩了,不過我相信父子間是明白的,從小到大我們的關係也不錯,遺憾是爸爸未能見證他結婚和演戲路上的進步。」

與太太結婚四年,二人一直有生小孩計劃。
與太太結婚四年,二人一直有生小孩計劃。

天佑自知身體出事,卻沒有看醫生,因明白服藥也未能解決,要靠自己和運動的幫助,「其實這些負面情緒是堆積了很多年,○七年樂隊解散後,我轉做演員太大壓力,那時外出看見有人望着我,心裏會不安,究竟是認出我還是什麼?我完全迷失了,不知自己在做什麼?試過嚴重到拍MV前幾日在家裏玩失蹤,經理人是衝上我屋企捉人,而我就躲在家飲酒,關掉窗簾,與世隔絕,好頹廢。那時我剛剛跟Olive一起,她是從外國返港,不知道我的新聞,我們一起買餸,我會很避忌,坐小巴回家又會不自在,不過在她感染下,我才開始過正常生活,有人望着我,就跟對方打個招呼吧,想通了許多,以前是沒有自信心。」

徐天佑在《風再起時》飾演郭富城年輕版,為了角色勁減十多磅。
徐天佑在《風再起時》飾演郭富城年輕版,為了角色勁減十多磅。

在他迷失時期,有當時的女友Olive在身邊,至少情緒不穩時,有傾訴對象,「因為我是突然會情緒起伏很大那一種,如果有戲拍較好,可以投入拍攝狀態,但一拍完就會好迷失,幸好太太性格樂天,她從小到大沒試過複雜情緒。」結婚四年,他感覺跟以前很大分別,結婚時以為自己準備好,簽字就完成,但原來一個家庭很多事要計劃,例如他外出拍戲三個月,如果生小朋友怎辦?交給太太照顧?但她也有自己的生意,「我發覺大家是慢慢成長,我們很喜歡小朋友,婚後有傾過何時生小孩,但一直沒有實行,是因為大家仍然記掛自己的工作,所以要再看緣份吧。」早前他完成了舞台劇《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和電影《風再起時》,每個角色也是新挑戰,「我在《風》片飾演磊樂,是郭富城年輕版,我很有期望,因為花了不少心機,拍攝時間趕急,為了兩星期減十多磅,我每天只吃豆和蛋白,跑步兩、三次。這次跟城城合作,發覺他是很勤力演員,很多時比我更早到現場準備。過了三十歲後,我希望趁仍有團火,放更多心機在演戲上,至於做電影導演,也是我的夢想之一。」

天佑稱現時有時間會陪伴媽媽。
天佑稱現時有時間會陪伴媽媽,但媽媽比他更忙。

服裝:Theory

化妝髮型:Henry Tse@Big C Styling

場地:中環Avengers Kitchen & Bar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2019-04-283.15.09-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