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璨琛專訪】迷失期想開舖維修廁所 李璨琛放不下演員包袱

本地
2019.04.12
948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三年SARS時,李璨琛試過近十個月無工開,整個人很迷失。
○三年SARS時,李璨琛試過近十個月無工開,整個人很迷失。

李璨琛(Sam)是導演陳果發掘加入影圈,第一齣電影《香港製造》就奪得最佳新演員,九九年憑《去年煙花特別多》提名最佳男配角;現在相隔二十年,他再憑電影《淪落人》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電影《淪落人》是陳果監製,李璨琛說:「我第一部戲《香港製造》是他找我演出,陳果找我,一定義無反顧接拍,如果電影《三夫》找我拍,我都拍呀!哈哈。」當他知道在戲中的對手是黃秋生,他很期待,畢竟已二十年沒合作,對上一次是電影《野獸刑警》,「我和秋生是不常見的朋友,但一埋位便會投入,秋生氣場當然勁,他怎會沒脾氣?但比起《野》片已友善許多,可能那時他甲狀腺有問題,脾氣會暴躁一點。這些年我演的角色大多是笑片、蠱惑仔或警察,今次角色終於似一個人。」

李璨琛與黃秋生相隔多年再合作,他笑言對方當然有脾氣。
李璨琛與黃秋生相隔多年再合作,他笑言對方當然有脾氣。

《淪》片獲金像獎八項提名,拍攝前,他沒想過能夠提名男配角,「我純粹是客串,聽到(提名)當然好開心,對上一次提名已是二十年前的《去年煙花特別多》,也是提名男配;這二十年我試過冇戲拍,轉做自己的品牌,之後又有戲拍,好感恩做到想做的事。其實做演員要堅持是很困難,機會是人家給你,不是出去飲餐酒就會得到機會,至少我冇囉。我每次出去飲酒只得一個結局,就是醉,醉到出晒事,最終都把握不到工作機會,反而我會更珍惜現在擁有的。我拍《香港製造》時是最好環境時候,一年拍十多部戲,但○三年SARS,一年也拍不到一部戲,整個行業都差,諗住最多等兩、三個月,自然有人找你開工,但等了又等,等了近十個月都無工開,我就好迷失,究竟演員這條路是否繼續下去?因為一直以來戲接戲,連休息時間都沒有,我是否要重新為自己定下位置?那段時間我諗過做回水電本行,開一間舖,替人安裝和維修廁所,但我又會想,當我拿着一枝電鑽去到人家屋企,對方可能說:『咦?李生,你來拍戲呀?』我是否過得到自己那關?我就卡在那個位置,已證明是做不到的,放不低這個包袱。」

李璨琛拍這部戲沒想過獲得提名,他很感恩這些事做到喜歡的事。
李璨琛拍這部戲沒想過獲得提名,他感恩這些事做到喜歡的事。

失業那年,剛巧碰上一位以前玩滑板的朋友,大家便一起成立了一個服裝品牌,終於有點寄託,重新振作站起來,「等待的那段時間是很糜爛,每天不知幹什麼?但又要生活,雖然做生意試過遇人不淑,我當上了寶貴一課。」女兒Lucy已一歲,她出世時,他剛巧有醉駕官司在身,最終被判做社會服務令和停牌一年,現在仍不能駕車,「做了爸爸後,令我更加知道不要做錯事,其實未有女兒前已經要這樣,因為我是公眾人物,那件事(醉駕官司)不想發生也發生了,是一個很好警惕,是成長一個階段。當然,闖禍那刻感覺是難受的,但亦要告訴自己必須去承受,因為是我弄出來,沒有人拿住枝槍指住叫你去做。那時候剛巧女兒出世,我很內疚,如果女兒長大後知道,我要好好再解釋給她知,而我亦要告訴自己,不可以再亂來。」

做了爸爸後,他知道更加不可以亂來,要以身作則。
做了爸爸後,他知道更加不可以亂來,要以身作則。

《淪》片中,秋生與菲傭感情極好,Sam笑言生女後,如果沒有女傭姐姐真的要跳樓,「我女兒似足我,喜歡玩,不愛睡,我怎能跟她玩得這麼多?我不會要求姐姐十項全能,我老婆叫我做事,我都未必做到一百分,更何況姐姐?我一開始只會跟她說清楚,我們外出工作,你最重要是招呼Lucy先。屋企得我一個男人,換燈膽、廁所塞了應該由我去做。」

Lucy遺傳了爸爸的活躍性格,睡一小時,玩幾小時。
Lucy遺傳了爸爸的活躍性格,睡一小時,玩幾小時。

Lucy眼大大臉珠圓圓,但他就堅持女兒有似自己一面,「她性格似我,睡半小時玩幾小時,我在屋企又一樣,會拿着電視遙控,直至頂不順睡着為止,我女兒一樣,在廳裏拿住玩具玩到睡着,醒一醒又再玩,就算生病都會爬起身玩,玩到沒能量才收手,是否似足我?哈哈。還有她的DNA也似我,我不吃瓜和青豆,她也是不吃,慶幸樣貌不似我,但我要強調,她似小時候的我。」問他會否再生小孩?他說順其自然,這刻想花心思在工作上,希望這個家更完美一點,「其實拍完網劇《反黑》後,我開始接觸監製工作,現正籌備一個劇集和電影,正在寫劇本當中,兩部作品都會身兼監製和演員。」

太太平日要處理網上生意,請了女傭照顧女兒。
太太平日要處理網上生意,請了女傭照顧女兒。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b190313c03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