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專訪】陳約臨跟爸爸學玉石鑑賞 「亞洲皇后」蝸居愛簡潔

本地
2018.12.28
1207
撰文:溫敏芝攝影:洪志富
Kelly與父親住在荃灣私人住宅,面積六百呎,雖然不算大,但已夠兩父女居住。
Kelly與父親住在荃灣私人住宅,面積六百呎,雖然不算大,但已夠兩父女居住。

參加二○一六年國際小姐競選,有「亞洲皇后」之稱的陳約臨(Kelly),小時候在將軍澳區讀書,為方便上學,她先後在將軍澳搬了四次屋,其後再搬往西貢,直至畢業後才搬往荃灣西,「以前沒想過會離開將軍澳區,尤其現在於電視城上班,每朝八時起牀,如果沒有搬走,真的節省很多上班時間。不過,搬屋對我來說已是駕輕就熟,怎樣分類和包裝很有經驗,最重要是寫清楚所有物品名稱。很多女孩子都喜歡儲擺設或漂亮的首飾盒和眼鏡盒,但我就通統不要,免得搬屋時太麻煩。」

為了騰出更多空間擺放衣物,她在上格牀睡覺,下方設計成書桌和衣櫃。
為了騰出更多空間擺放衣物,她在上格牀睡覺,下方設計成書桌和衣櫃。

Kelly的荃灣西住所,約六百呎,地方不算大,但足夠兩父女居住,廳中央的電視櫃放了不少玉石擺設,有木製的蘋果、石製的芒果、還有大大小小的玉器,石壺等,是她爸爸在世界各地搜羅回來,有些玉器更放在小椅子上來襯托,心思細膩,「爸爸收藏的玉石不是數十萬那樣昂貴,但每件玉器也是他精挑細選,他年輕時,常常在櫥窗觀賞翡翠擺件,愛上翡翠後,便開始收藏,之後為了加深對玉器認識,他喜歡流連古董店,與售貨員交談,或是看書了解和研究,有時亦會到上環的街道尋寶。小時候,爸爸送過一件擺件玉兔給我,希望培養我這方面的興趣,而每逢節日,他也會將送玉兔給我的意義說一次,好像我多大,玉兔便多大,我都聽了二十多年了。」

她父親常常流連古董店,搜羅回來的玉器會放在小椅子上來襯托,心思細膩。
她父親常常流連古董店,搜羅回來的玉器會放在小椅子上來襯托,心思細膩。

她又說,爸爸喜歡翡翠另一個原因,是玉能夠比喻人的潛能,需要別人發掘,然後栽培,令被栽培者得到別人賞識,正如玉不琢不成器一樣,未經加工,外表與石頭無異,「人能夠遇到伯樂,潛能便可以盡情發揮,玉器遇到懂得鑑賞的人,便知道它是寶。每年我生日,爸爸一定買金或鑽石首飾給我作禮物,因為能夠保值,可能是受爸爸影響,現在我開始跟他學玉石鑑賞外,我對珠寶鑑證亦有興趣,聽說很難考,但都想試試。」

本身有濕疹的她,平日會靠瑜伽和跑步來紓緩病情,靠運動促進新陳代謝。
本身有濕疹的她,平日會靠瑜伽和跑步來紓緩病情,靠運動促進新陳代謝。

讀書以來,她學過不少樂器,小提琴、結他、中國笛和牧童笛等,中三時開始學鋼琴,學到四級,直至大學最後一年參加選美便沒有學,「白色的鋼琴很美,所以每次搬屋都帶着它,跟了我十年了,我都不捨得丟棄,我覺得懂彈琴的人,可提升氣質和專注力,但如果下次再搬屋,我可能會將琴賣出去,因為沒有時間彈琴。」自認「慳妹」的她,很少買靚衫,但為了更慳地方,她將房間設計成上格牀睡覺,下方是書桌和衣櫃,「我本身都鍾意蝸居感覺,裝修不用太豪華,最緊要是簡潔,或是用木製傢俬營造溫暖感覺。不過,試過在上格牀睡覺後,實在太多不便,第一,我個子較高,常常撞到天花板,晚上如廁又不方便,所以將來我會選擇日式『榻榻米』設計。」Kelly最喜歡的住所是西貢,因為跑步徑的沿途景色和清新空氣,勝過將軍澳和荃灣的海濱長廊。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12/s181213b02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