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杰專訪】北上發展生活無憂 李鴻杰從舞者變演員

本地
2019.04.27
773
撰文:徐雲攝影:伍敏慧

熟悉的面孔,未必叫得出的名字,在數以百計的劇集中,他都以不同的角色和身份出現,資深演員李鴻杰少年時的夢想是做舞蹈家,投身娛樂圈由舞者開始,從舞蹈轉行做演員,只因好友監製何法明開劇想請中年秦漢主演,無奈製作成本有限,請不動秦漢,找他幫忙,片酬有限,但戲分重,一拍半年,勾起他的戲癮,就這樣從舞台投身到電視台。

 

李鴻杰參與很多劇集的演出
李鴻杰參與很多劇集的演出

李鴻杰一九七七年加入無綫電視舞蹈組,從舞蹈藝員到資深演員,雖然未能實現少年夢想,不過一直從事演藝工作,已經令他非常感恩,「我要多謝父母生我這張面孔,從年輕到老,從古裝到時裝,很多角色都適合,當然都要多謝無綫,為我創造很多機會,令我成為使用率好高的演員,有名字的角色平均每年都有四十套劇,在無綫近二十年,保守估計都拍了六、七百套,到現在仍然為我帶來好多搵食機會。」

最厲害是九七年版的《天龍八部》,他在劇中演「四大惡人」之首段延慶,過去二十多年持續在全中國各地輪播,影響了幾代人,為他累積了一大批觀眾,「現在我主要在國內拍網絡電影、電視、商演、代言或登台,一年有大半年時間都不在香港,人家說食老本就是這樣,只是我想不到二十多年前的作品,可以夠我食到現在。」
問他是否如外傳般,在大陸賺三日錢等於在無綫做兩個月?「這是開玩笑啦!我是小角色不是大明星,所以酬勞都好有限,其實無綫待我不薄,我在無綫二十多年做得好開心,現在我和太太都到退休年紀,能夠開開心心工作、輕輕鬆鬆生活已經好感恩。」

李鴻杰近年北上發展有不少演出機會
李鴻杰近年北上發展有不少演出機會

演戲不是他的本行,杰哥從小醉心跳舞,太太是低他幾級的學妹,中學時一齊參加舞蹈組,中學畢業又一齊入行做舞蹈演員,恩愛夫妻不論去到哪裏都有影皆雙。杰哥說中學沒有拍拖,那個年代的中學生很單純不能談戀愛,畢業後才開始拍拖,「我現在去大陸拍劇,也不是經常帶太太一齊,舒服的地方才帶她,因為拍戲很辛苦,有時去荒山野嶺的落後山區,我有戲拍不會悶,太太陪在一邊呆等會好辛苦。」

七十年代香港盛行豪華夜總會,是吃飯、跳舞和聽歌的娛樂場所,杰哥中學畢業很快加入表演行列,「那時候每晚的表演節目,都一定有中國傳統舞蹈,那個年代跳舞的男孩不多,互相介紹很容易找到工作,有幾年時間我長駐漢宮和珠城夜總會表演,每個月賺五百元左右,不算多,但有錢給媽媽做家用。」從夜總會跳到電視台,加入無綫舞蹈組希望爭取更多跳舞機會,九十年香港興起移民潮,杰哥移民新加坡,為當地電視台的綜藝節目負責舞蹈編排,置業安居打算在當地發展,五年後電視台改制他面臨失業,最專長的舞蹈無用武之地,當時只好把房子租出回流香港,「那時候覺得前路茫茫,回到香港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臨走前遇到監製何法明,他正在籌備新劇《金枕頭》,由萬梓良、范文芳做主角,本來想找秦祥林演其中一角色,但左計右計都不夠錢,他見到我靈機一觸,問我有沒有興趣?雖然我橫睇掂睇都不像秦祥林,但老牌新人片酬有限,監製至少不用為錢頭痛。」

李鴻杰跟師傅練大雁氣功
李鴻杰跟師傅練大雁氣功

杰哥正為回香港的前途擔憂,突然接到「老版秦祥林」這個角色,二話不說決定接演,所以他說要感謝父母,把他生成一副老又得、年輕又得的面孔,《金枕頭》一拍就拍了半年,劇集播出時反應理想,杰哥的演員身份也獲得肯定,回到香港與無綫簽約成為旗下藝員,一做二十多年,他表示現階段想做得開心自在,剛好大陸有發展機會,在國內演出很受尊重,賺到生活費又做得幾開心。

現階段唯一令杰哥追求的是健康,一月十五號剛過六十四歲生日,他表示去大陸拍戲以組數計,導演為了趕拍,難免要捱更抵夜,加上經常有應酬飲飲食食,大魚大肉營養太豐富,對身體有害無益,所以幾年前開始練氣功養生,「有一段時間很容易頭痛,痛起來由後頸痛到背脊,後來開始練氣功,現在連止痛藥也不用吃,每次感覺狀態欠佳或不夠精神時,只要給我十多分鐘,練完一套氣功就好精神。」家住錦田的杰哥,是元朗體育會董事,他安排氣功師傅王泰力,在體育館一齊示範大雁氣功,練完一套約十分鐘的氣功,雖然滿頭大汗,但神清氣爽,果然很快奏效。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b190415a13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