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那裡是天堂》荒誕啜核 蘇里曼平靜擁抱憤怒與哀樂

歐美
2020.11.06
247
撰文:張一明
巴勒斯坦導演伊利亞蘇里曼在自編自導自演的《那裡是天堂》,拍下巴黎超現實變成空城的奇景。
巴勒斯坦導演伊利亞蘇里曼在自編自導自演的《那裡是天堂》,拍下巴黎超現實變成空城的奇景。

獲得康城影展特別表揚兼獲國際影評人聯盟獎的獨特喜劇《那裡是天堂》(It Must Be Heaven),是巴勒斯坦導演伊利亞蘇里曼(Elia Suleiman)自編自導自演之作,從他到異國尋覓投資拍片之旅,盡見西方社會的荒誕,近乎不作一言的蘇里曼面對種種荒謬景象,都以平靜的擁抱憤怒與哀樂,充滿不二家抵死啜核的幽默感,同時亦發人深省。

蘇里曼眼裏的法國像巴勒斯坦一樣充滿暴力,也變成了警察國家。
蘇里曼眼裏的法國像巴勒斯坦一樣充滿暴力,也變成了警察國家。

如果你喜歡巴士達基頓(Buster Keaton)、戇豆先生(Mr. Bean)、羅伊安德遜(Roy Andersson)及積葵大地(Jacques Tati)的喜劇,巴勒斯坦導演伊利亞蘇里曼的《那裡是天堂》,也會是那杯讓你稱心滿意的茶。蘇里曼繼《某種失蹤個案的紀錄》、《天降女忍者》和《這事不能說太細》「巴勒斯坦三部曲」後,成績更上一層樓,《那裡是天堂》獲得更廣泛的影迷注意與喜愛。

《那裡是天堂》是蘇里曼跳出在以色列治理下的巴勒斯坦荒謬景象,呈現作為異鄉人的他眼中看到西方社會接近其家鄉發生的荒謬境況。片中飾演自己蘇里曼導演的他,拿着《It Must Be Heaven》的劇本到法國及美國尋找投資者,旅程中盡見種種古怪光景,例如在巴黎大街上遇着手持棍棒的暴徒迎面跑來,紐約超市內所有人都帶着槍,紐約中央公園中一名天使裝扮、胸前畫有一面巴勒斯坦國旗圖像的女人,遭警察追捕濫暴。拍得超現實又閃亮精緻得如夢如幻的畫面,正是蘇里曼看到東西方國家呈現種種很接近的暴力、槍械及政局問題。

墨西哥著名演員艾爾加西亞般奴(右)客串演自己,帶蘇里曼見美國電影公司要員。
墨西哥著名演員艾爾加西亞般奴(右)客串演自己,帶蘇里曼見美國電影公司要員。

影片充滿了不同範疇的諷刺,場面深刻,抵死啜核。蘇里曼雖然近乎不作一言,但從他的眉頭眼額表情以及描寫事物的眼光,觀眾可以感受到他的喜怒哀樂,如他到了紐約大學擔任嘉賓,在他眼中的訪問者及學生都是古靈精怪,他甚至諷刺美國的電影製作人並沒有尊重英語以外的外語電影人,一場邀請到《哲古華拉少年日記》墨西哥演員好友艾爾加西亞般奴(Gael García Bernal)客串扮回自己,帶蘇里曼見美國電影公司要員的戲,已呈現蘇里曼不受美國電影人尊重的無奈。

蘇里曼像一位默劇演員,亦像一位溫文的紳士,又像一位智者,他選擇平靜的擁抱憤怒與哀樂,冷眼觀看人間的荒謬。《那》片具備強烈個人風格、國際視野、深層意義,亦發人深省,又集合甜酸苦辣的動人力量。觀眾像蘇里曼一樣渴望在家鄉以外的地方找到天堂,然後發現原來哪裏都不是天堂,只要愛自己的地方、關懷自己的家,在種種苦難中,仍可以尋覓到屬於自己的天堂。

影片充滿不同範疇的諷刺,場面深刻,抵死啜核。
影片充滿不同範疇的諷刺,場面深刻,抵死啜核。
Karl Legarfeld Marvel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d-2020110508174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