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新的一頁黃寶欣

專欄
2017.07.22
6341

「酒杯敲鋼琴,我心悶透!」又或者「酒杯敲你個頭,你阿媽話痛!」歌詞其實都令人想不通真正意思,原唱者黃寶欣說:「我也不明白,那些年,流行無厘頭。」無論原版填詞人林振強或惡搞版創作人林敏驄,都是潮流領導者。

無綫《流行經典50年》懷八、九十年代的舊,沒上電視廿多年的唱家班重現熒幕,觀眾驚歎:「黃寶欣把聲仲係咁響。」看的人緬懷逝去的時光,黃寶欣卻已翻開人生新的一頁,她已回復單身,在九龍城開了酥皮蛋撻店和茶餐廳,正當一些舊歌手都復出錄碟,她卻寧願焗撻餅,繼續捧餐給食客,她說:「女兒替我分析,我不太適合再做歌手,偶然唱唱就算了。」

廿年前淡出樂壇後,她嫁人然後轉職從事保險,誕下一子一女後,又做了十年全職家庭主婦,現在重新變回事業女性,她寧願專心飲食業,往日「酒杯敲鋼琴」,現在她比較喜歡「茶杯敲焗爐」。

重返幕前缺自信

 

黃寶欣年初在九龍城開了蛋撻店,初期研製階段最吃力。「試蛋撻試到生痱滋!」最近在隔鄰再開一間茶餐廳,她管理樓面和廚師又是另一種挑戰,收銀、落單、抹枱也要兼顧,不過她強調:「我不辛苦,不過有時因精神壓力,會睡不着。」

現在她是全職的餅店和茶檔老闆,唱歌又如何?觀眾看她在《流行經典50年》唱快慢歌都得心應手,又嚷着:「以前那麼多歌手都咁唱得,好懷念!」但黃寶欣說她沒有想那麼多,相隔廿年沒有「見人」,重新出來接受訪問的原意是為了蛋撻店。「我有點擔憂,要說自己現況,而且不想影響前夫的家人,真的戰戰兢兢。」結果一步步的鋪排,整體來說沒太多令自己驚恐的事情發生。當日《流行經典50年》找她上去唱歌,她即時婉拒。「好驚面對羣眾,真的匿埋了咁耐,亦很擔心一對子女有什麼反應。」經過節目製作人多次鼓勵和化解疑慮,她終於肯踏出一步,原本她自覺年紀大,只肯唱慢歌,朋友軍師提供意見,又巧遇時裝設計師Walter Ma幫忙做衫,她才改變主意肯唱快歌,好友鄭敬基當然拍心口合唱,一羣人「集氣」,才造就那次《酒杯敲鋼琴》黃寶欣重現熒幕,但她仍自我檢討:「如果你細心看,我唱歌時沒有望過鏡頭,自信心不夠。」

女兒反對復出

 

一個久別熒幕的歌手,心裏原來經過那麼多掙扎。播出那天,在美國讀書的十八歲兒子放暑假回港,在香港讀中學的十六歲女兒也在家,陪着媽咪看她「復出」唱歌。「唱第一首歌時,大家靜晒,一唱完,阿仔就『嘩』了出來,仔女都未見過我表演。」一對子女出生後,她未上過舞台,但他們知道媽咪以前是歌手,而且她有教他們唱歌。

子女對她再做歌手的看法是這樣:「他們很了解我,女兒尤其反對,她說:『媽咪,唔好再做了,你會好大壓力,你會好辛苦。』她建議我選擇適當場合,例如慈善騷才做,假如做全職歌手,她不贊成,我也同意她看法。」有人跟她洽談開演唱會,但她比較遲疑,寧願跟鄭敬基去表演給公公婆婆看,她擔心被評頭品足,又害怕網上的負評。

廿年前,她已跳槽亞視,沒有公司簽她出唱片,只在內地登台,間中拍亞視劇,她想人生路向有轉變,毅然轉型做保險。「葉玉萍找我,我覺得她是我的明燈,也是我早期的上司。」最大改變是生活模式,原本是晚上登台、通宵拍劇,變成早上九時返公司開會、出外見客,過着很有規律的生活。

夫妻居兩地現分歧

 

她九八年結婚,丈夫是香港商人。「我們閃婚,認識三個月就結婚,朋友介紹,他是一個很好的男人,那時我三十一歲,覺得想定下來,他又想跟我定下來,就一拍即合。」

婚後她誕下一對子女,做了十年保險後,因為子女的功課日漸繁重,她辭掉工作,在家中做全職主婦,主要原因是香港教育制度。「他們讀活動式教學的小學,二年級就要做project,五年級要寫三千字論文,我要幫手,每晚做到兩、三點。」不過她很開心跟子女互動,多年來感情很

密切,兒子到美國讀書後,女兒進入反叛期,時常黑面,寶欣又跟她度過了那些成長的時光。

丈夫的業務和工廠主要在內地,後來北上的時間逐漸增加,令夫婦關係走不下去。回想這段婚姻,她說:「經歷過幸福快樂的日子,到了後期,大家分開得太長時間,他長期在內地工作,逢星期六、日才回來,大家成長速度不同,見的東西也不同了,有很多分歧。兩夫婦要長相廝守,一定要在同一個地方,一起吃飯,一起搬屋,什麼都一起,婚姻才可以持久,我病了入院出院都是自己一個,很多時像單親媽媽,子女都習慣,阿仔到美國入學校,都是我陪。」她總結:「前夫給我豐足的生活,有一對子女,子女很乖、很疼我,我從來沒有埋怨,我的人生是開心的。」

一哭獲賞識

 

黃寶欣八五年參加新秀,那屆人才輩出,金獎杜德偉,銀獎蘇永康,銅獎林楚麒,其他還有李克勤、草蜢、周慧敏、吳國敬、江欣燕、梁雁翎、陳雅倫。當時黃寶欣家住荃灣,中學畢業後在退休警察爸爸的士多看舖,三叔見她歌不離口,就介紹她學唱歌和看譜,哥哥又帶她到紅磡一間酒廊做歌手,唱半夜一點時段,七十元一小時。「那時做售貨員月薪一千元,我每晚唱四十五分鐘,月薪就有二千一。」唱了三個月,她就參加新秀。「決賽那晚,大會要我改穿另一件衫,我在後台哭,當時陳慧嫻的經理人Tony Chiu(趙潤勤)看見,他叫我『苦鬼』,後來他告訴我,他覺得我哭的時候很有味道,所以簽了我。」

簽了經理人到出第一張唱片之間兩年,她做全職餐廳歌手。「賺到錢,很多餐廳找我,最高紀錄一日走五間,月入兩萬,生活得不錯,出不出到碟已沒所謂。」有一晚,她在尖東翠麗華唱歌,經理人帶來一個鬍鬚佬看她,兩天後說「終於」有唱片公司簽她,那位鬍鬚佬就是銀星唱片公司的葉漢良。

那個年代的歌手,唱功可能是天分,也是天天唱酒廊練出來的,為了滿足台下客人要求,懂得互動,歌路又廣闊。她出第一張唱片,聲線已非常嘹亮,快慢歌都掌握到,一首與鄭敬基合唱的《酒杯敲鋼琴》熱爆酒廊和卡拉OK,銷量有二十萬,達雙白金唱片。「街邊貨車時興『焚』機,一定播我隻碟,全條加連威老道,每一間舖頭都播住我隻碟,好開心。」

與黃翊感情「放假返不來」

 

當時她和黃翊拍拖,黃翊的唱片公司要求他分手,他誓不屈服因此被雪藏,黃寶欣的唱歌事業也不太順利,第二張碟有金唱片,之後就逐漸下滑。「可能因為我歌路不夠廣,一開始成績好,就會跌得痛,消化不到,可能年紀細,不懂得成長,沒有想怎樣令自己事業更好,好像交給身邊的人去處理,我覺得自己不夠盡力,不是唱歌方面,是出來對人方面,給人感覺很平淡。」

她和黃翊度過了幾年互相扶持的歲月,她形容後來「這段感情要放假,兩人都返不到來」,兩人和平分手。他們現在仍是好友,黃翊十多年前在黃金海岸賣T恤,她帶子女去支持,又曾和黃翊夫婦三個人一起踏單車;寶欣的餅店開幕,黃翊帶太太一起去捧場。

對於感情的離合,她說:「我幾段感情都不轟烈,很平淡的,要分的時候就分,傷痛不大。」至於事業的起跌,她也沒有很失落,盡力攢到錢養自己就可以,年輕時原本想過買天文台道一個小單位自住,後來決定買居屋跟父母一起住,生活更開心。「我很感恩,我是誰?我生出來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已經得到很多東西,在娛樂圈得到很多認識我,唱片曾經賣得,人生已經很豐富,你還想怎樣?黃寶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單身很舒泰

 

黃寶欣自認十六歲已有人追,一對子女假如拍拖,她不反對,希望可以像朋友談天。至於她自己的感情,她說:「我現在單身很舒服,我由十六歲開始,沒有停過拍拖,當然每一段都屬於長久,現在停一停,不用跟別人交代,幾舒泰,不過可能短時間可以,長時間不可以,將來不知怎樣。」

她自問目前沒有信心全情投入一段感情,而且覺得為了感情,要犧牲很多,她不想犧牲,相信沒有一個人願意對自己付出。

「現在一個有意思的人也沒有。」

 

■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場地:Cafe Deco峰景餐廳(The ONE)

許志安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7/07/2234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