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大地在我腳下劉永

專欄
2015.10.31
4465

與李小龍練功

劉永與香港影視圈淵源甚深,母親黎雯是粵語片甘草演員,常演慈母,他年紀小小就入片場客串,認識做童星的李小龍、石修。

他口中的「龍哥」李小龍比他年長十年,少年時性格頑皮。「地上一個爛皮球,我們看見腳痕,一見就會踢;他將一塊大石放入皮球中,笑笑口行埋一邊,等別人大腳一踢,痛到飛起,佢鍾意玩。」

執導李小龍電影的羅維是劉永的契爺,嘉禾創業時,劉永做副導演跟羅維拍謝賢的戲,他做過謝賢替身。劉永閒時打拳,教空手道,李小龍拍《唐山大兄》時,羅維叫劉永演反派的兒子,他轉為幕前。

「李小龍在泰國柏莊拍戲時,晚上我跟他練功,兩個人都除衫踢腳,他好勁。他喜歡晚飯前六時去跑步,我跟他跑,有些人一邊跑一邊揮拳,他的腳像手,一邊跑一邊side kick,我好服他,踢腳運力自如,準而快像一條鞭,力大如牛的人都不及他。他在家中用繩掛一個蘋果,他一拳打爆蘋果,條繩只輕輕一動,那種疾勁有多快和準。」

六十多歲不用替身

李小龍與劉永合得來,答應每部電影都有劉永,《精武門》、《猛龍過江》都有他,劉永跟他對打(被他打)的經驗豐富。「他好愛護跟他的人,尤其武師,跟他拍戲,他會碰到對手而你不痛,去好快,收好快,到那一點就會停,不會被他打到瞓低。他是很好的演員,看了劇本,一個鄉下仔到泰國初來埗到,他的演法是玩口水,想的角色很細緻,是他給導演的,不是羅維導演要的。主角最後去報復之前,可能會死,他建議主角豁出去找妓女,他構思的人性很立體。」

拍戲之餘,劉永常到李小龍家中。「他有部美國買回來的電肌肉儀器,他電到八、 九度也沒事,鄒文懷就電到呱呱叫。他家中有gym房,有位大隻佬香港先生解元,我們收工後一起去玩,龍哥洗完澡下來,各人用健身器材,最大力都是龍哥。」

李小龍是他偶像,逸事說不完,龍哥可以一隻手指做push up、一隻手指開酒瓶,印象深刻,功夫伴一生,劉永至今仍有練拳,六十多歲拍戲照樣騎馬,不用替身。

「我在火焰山拍戲,六十多度,在地上打隻蛋,可以煎熟,我照樣打、在地上滾,男主角問可否用替身,導演罵他:『劉老師都在打,你三十歲敢找替身?』我幫老細慳錢。」

他加入邵氏後,拍了六十多部戲當第一男主角,李翰祥導演(亦是劉永契爺)用他演乾隆皇,自此拍了多部乾隆系列電影,被稱為皇帝小生。八五年,亞視老闆邱德根請他拍《秦始皇》,演活一代暴君的霸氣,成為代表作,他現在微博的名字也自稱秦始皇。

首任妻子被指是魔女

劉永的感情史相當豐富,年輕時的女友有恬妞等,他承認「人不風流枉少年」,第一次結婚,娶台灣玉女演員戴良純,婚姻只維持短暫數年。

「這個女人,我給她所有東西,銀行存摺寫她名字,她藉口返台灣探家人,什麼都拿走,她說甄妮穿一件皮草好看,我立刻去買一件同樣的給她,她都要帶走。她是一個對父母很孝順的典型台灣女孩,父母經營瓷器生意,欠幾千萬賭債,我替他們還港幣六百萬。那時我去邵氏問方逸華拿錢,她說:『銀行晚上都關門啦,你問我立即拿錢?』我可以這樣拿錢去雲景道買樓送給她。」

戴良純飛回台灣外家,劉永當時正在拍馮寶寶《武則天》,他說對不起亞視,丟下工作飛去台灣找妻子。「我崩潰,聽聞她要飛去美國,在台灣機場四圍截她,原來她騙我,根本沒有打算要飛。後來走上岳父岳母家,找到她講數,講唔掂數,年輕人無腦,當場發癲,我說:『你靚,很多人喜歡,整花塊臉,你跟我走,我一世都愛你,花到醜八怪,我都愛你,你是我老婆。』你話幾戇居,自己毀自己前途,我經一事長一智,從人生經歷中學了很多。」

冰釋前嫌再赴台灣

台灣傳媒指劉永刀傷戴良純,他拍的影劇十年不能進入台灣巿場,只好轉做幕後。更戲劇化的事情其後發生,戴良純再嫁台灣一位心臟醫生,不出一年又再出走,在日本嫁給一位家族很有錢的牙醫,台灣心臟醫生飛到日本找到她,爬入屋刺了戴良純一刀,殺了牙醫,被判終身監禁。「戴良純康復後,跟牙醫的家族爭產,日本雜誌寫她是『魔女』。十多年前,她用電話跟我say hello,我將她列入黑名單,沒有理會。」

二○一一年劉永憑麥浚龍的電影《復仇者之死》提名金馬最佳男配角,再次踏足台灣,對以往年少輕狂所為表示抱歉,與台灣傳媒冰釋前嫌。

男人動手不對

劉永第二位太太是首屆亞姐冠軍黎燕珊,兩人育有一女一子,十多年前分開時,又鬧出不少新聞。「我試過亂飲酒,飲到在街上瞓低,跳樓我又不敢,飲死佢啦。阿珊提出要帶我對仔女到美國,自此不回來,要我簽字,我不肯,我很疼女兒,她說想到美國讀書,原來阿珊在美國有位追求者,我心想,都好,才答應簽字,我還將結婚戒指給了女兒,心想什麼也沒有了。」

家庭散了,事業又不如意,他心灰意冷,直至黎燕珊要離開香港,他才死心,一班兄弟鼓勵他到國內重新開始,一個人到北京居住,專心工作。「完全不想感情事,失眠,要聽音樂才能入睡,對女兒和兒子我好重感情,工作累了可以忘記煩惱。」

不過據劉永說,黎燕珊到美國半年後,又帶着一對子女回港。「佢話傾唔埋,當時我都有面對面勸她,怕她不開心,她說得很瀟灑:『曇花一現。』我就放心了。」

當時他們離婚時有傳家暴等消息,劉永說:「不開心的時候,兩個人都有推撞,但男人動手,推一推她也不對,我承認我曾有不對,她打我,OK的,這是很沉重的教訓,知道自己有什麼不應該做。」

黎燕珊很強

他慶幸兩人現在做回朋友,每年都見面,兒子在劉永姊姊當校長的學校讀書,長女畢業時,他和黎燕珊一起出席典禮。

「現在跟香港的前妻很開心,常跟一對仔女吃飯,兩個細仔叫他們哥哥姊姊。她是一個很好的媽媽,有潔癖,家中物件要依次序擺放。有一次,去看午夜場,我泊車不當差點被警察抄牌,警察看見是我,已不發告票,兩個人交談,阿珊離遠看到,就罵警察:『有無搞錯,捉賊無咁叻!』她很強,我不擔心不在她身邊,她會被人欺負。」

近年比較少看到劉永拍戲,上一次是麥浚龍的電影《復仇者之死》,這次是樂視劇《我的老千生涯》,他演中央派來破解老千集團的人員。

他現正拍攝央視劇集《天下正道》,他多演男女主角的父親,譬如李彩樺、林心如等,下月初在北京、雲南拍電影,另有一部電影《Mrs K》與惠英紅、任達華合作,要到馬來西亞開工。浙江衞視現正播放《多情江山》,他與袁詠儀合作。●

馬國明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