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光華再現江華

專欄
2015.10.17
2773

神經脆弱有幻覺

江華現在過着隨心的生活,過去十年學到的是這樣的心態。事情由○五年說起,他突然腰痛,原因不明,可能是勞損退化。

「L4-5(脊柱其中兩節)中間的軟骨走了出來,壓着神經線,痛得要命,睡不着,企不得,坐不到,中西脊醫、物理治療都試過,我一向怕針刺,太太叫我嘗試針灸,也去試,可惜都沒用。」

他精神極受困擾,懷疑自此在痛苦中度日。「以前吊威也廝殺、飛來飛去、蜈蚣彈都得,現在動一動都痛,會不會癱瘓呢?好驚慌,有很多恐懼襲擊你,不知道怎處理。」

最嚴重時,還看到幻覺。「有一次正在駕車,載我太太去拍海報,在倒後鏡看到一些不應該看到的東西,我不想那麼神化,其實我不相信這個世界有什麼靈異,可能那時精神太恍惚,失了方寸,打亂了。」

當時他精神脆弱到,想過自殺。「想死又驚死,都幾矛盾,人原來可以這樣脆弱,一下子什麼都沒了。」

考慮過出家

江華以前一直有學佛,他認為佛教其實是哲學,他當作學習一些道理,甚至曾經想過出家。

「鑽研去到一個程度,好像進入一個角色,想去嘗試出家,有太太有子女,也沒有多想,覺得身邊一切和名利不再重要。」他飽受腰背痛的困擾時,家庭醫生跟他說:「交給神醫治吧。」接着那個星期他跟醫生去教會,找到信仰安慰,信了耶穌。太太覺得很突然,心想﹕「唔係嘛。」他一直看佛經,突然轉去另一個宗教,但她靜觀其變,丈夫去教會,她跟着去,他說要信,她心想﹕「那麼我都要信。」她覺得兩夫婦不可能方向不同,這樣才能有傾有講,一起面對逆境。

「一切很自然發生,我沒想過返教會就釋放到,去查經團契,慢慢有了倚靠,海中漂浮找到一塊木,集中力不再放在腰腿上,傷痛也減輕,原來問題不是那麼大,自己放大了而已。別人說我精神有問題、抑鬱,其實未必是,我經過這一役,想告訴大家,不要將事情放大,如果有人遇上問題,不要再加添壓力;沒事都變了有事,不是個個承受到別人的說話和壓力。」

一份工兩個人做

現在腰痛一點也沒有,精神爽利,靠的是信仰,還有身體的自癒能力,另外必不可少的,是「陪着你走」的太太。

「一對夫妻宣誓時,在婚姻註冊處,無論貧窮疾病,兩個人都一起,無論哪一個出了問題,都要陪他走,這是應該的,無論我們年紀幾大,都在學習。」當年江華日夜為無綫拍劇時,麥潔文盡量伴隨左右,他到無錫拍外景,她隨隊出發,在荒山野嶺拍打仗戲,不想去也要精神上給予支持,落後地區沒有廁所,她遞水撥扇擔遮,在郊野與烏蠅同吃,返旅館洗晾衣服,是很好的經歷,相處機會多了,增進夫妻感情。

後來江華身心出現毛病,沒有拍劇,麥潔文教唱歌,復出開演唱會,江華反過來做跟得先生,做她助手和司機,又是心理輔導員,她說他們一份工,兩個人做。「這是很美麗的事,一對夫妻,能夠時刻一起,互相幫助,為對方付出,這是美事。以前我拍戲好忙,沒有足夠時間跟太太相處,她大多時間在家中湊仔,那段日子過了十多年,我自己靜下來之後,幫她做演唱會、車她返工,我好享受,有那麼多時間在一起。」

我是浪子

麥潔文九○年過檔亞視拍音樂特輯,江華演男主角,二人擦出火花。江華給她感覺與別不同,自己算是一二線歌手,很多人主動寒暄,希望得到多些工作機會,但他沒有,有點冷漠。她原本有個拍了十年拖的男友,無疾而終分手,遇上江華,給她「我找到了」的感覺,還主動跟他交談,約他去卡拉OK,她承認自己採取主動,可說是女追男。

「我欣賞她有禮貌,她俘擄我是這一點,我是浪子,不容易捉到我,她令我投降。我覺得她好靚,內外都靚。」江華很懂得討太太開心,說話一點都不吝嗇,常說麥潔文不肥,現在的身形才好看。

當時來說麥潔文比江華紅,江華甚至說借錢也要娶她,後來兩人秘密結婚,生了長子才公開承認,因她想顧及丈夫已是亞視小生,事業要緊,漸漸她做了江華背後的女人,全職做主婦。

租八千元村屋

廿年前他們之間有第三者介入,經歷過風雨,更加珍惜對方,江華自言是年少輕狂,知道自己做錯就要改,麥潔文則體諒丈夫也不想有這些事發生,希望太太幫他,她清楚自己責任是在他身邊,亦希望給別人一個機會,她常說:「做一個有老公錫的傻女人,幾好呀。」

江華事業經歷過高峰,《九五至尊》演穿越到現代的雍正受歡迎,後來腰痛減產後,收入自然減少,他們搬到沙頭角月租八千元的村屋,他自己洗車洗衫晾衫,變回平民,過了十年「悠長假期」。

「我不刻意要找工作,一切自有安排,我不是放棄,人長大了,不像年輕時那麼衝動,急功近利,看事情平和了,世界好大,我不是只可以做演員,我很喜歡接觸不同的東西,我以前不想,不知幾時開始變了這樣。以往拍戲只有拍戲,那個世界好細,行遠一點也不行,放棄了很多自由,我是江華,什麼都不做得。」

再遇劉德華

靜極思動,近月江華加入保險業。事緣某日他收到一個手機短訊,他完全沒印象對方是誰,看頭像照片隱約想起十多年前在飯局認識,兩人吃飯重聚。

「他做保險,連續十年成績頭五名,不過團隊不是很大,只有他自己一人,我問他有沒有想過回饋社會、組織團隊提攜新人?他說不懂,我拍心口說可以幫他,於是加入他的團隊,目的是帶新人。」江華入行時間不長,成績未知,但有像一般人去上堂學習,雖然搞亂了課堂秩序,但始終是嶄新經歷,又學了新的東西。

江華再現之後,香港觀眾發現原來演藝圈需要像他的演員,有自己風格,他大笑:「係咩,我唔覺喎。其實一直都有人找我,我希望遇上好的團隊、有誠意的製作,但可遇不可求,我不刻意。」

他最近在微博放上與劉德華的合照,兩個似樣的人相遇,引來哄動,但他只寫一個「禪」字,不作解釋。

「其實我們邊度似?不過動態、說話動靜、神態有點像,相隔十幾年再見,大家都成熟了,都結了婚、有子女,沒有陌生感,可能我們兩個名字時常拉在一起,縱然十多年沒見,也不覺得陌生。」

他說有打算跟劉德華合作,但未可以透露。「都是那句,好自然地發生。」●

鄭秀文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