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曾觸發也停止過戰爭? 「屬於男子漢的運動」不歡迎女性? 足球場內場外十件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小眾.球狂

足球曾觸發也停止過戰爭? 「屬於男子漢的運動」不歡迎女性? 足球場內場外十件事

21.11.2022
美聯社、網上圖片
screenshot-2022-11-16-190550

常有人說,足球無關政治。事實卻未必如是,甚至可以說足球場內場外,處處見政治。它曾觸發,也曾停止過戰爭;它曾淪為國家威權機器的工具,但也成為爭取性別及種族平權的戰場。足球如同世間一切物事,可以美麗也可殘酷。就趁着世界盃,讓我們重溫足球的政治,政治的足球。

一、停戰,然後踢球吧!

足球曾成為令戰爭稍作休歇的休止符。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部分戰場的敵對士兵於聖誕期間自願停火。一九一五年戰場上的聖誕節,因一顆不知從哪裏來的足球,英、德士兵爬出各自戰壕,在無人地區踢起足球來。英國二等兵Bertie Felstead記得當時氣氛熱烈高漲:「就我所知,各方大概有五十人加入。我參加了,因為我本身很愛踢球,我忘了踼多久了,可能有一個半小時吧。」足球最終沒有停止殺戮,但卻在一個節慶冬夜,帶給士兵嘻哈追逐的童真,以及一刻難得的和平。

第一次世界大戰,在非正式休戰期間,德英兩方軍隊於無人地帶會面。 (Credit: Robson Harold B CC0)
第一次世界大戰,在非正式休戰期間,德英兩方軍隊於無人地帶會面。 (Credit: Robson Harold B CC0)

二、與納粹踢一場「死亡球賽」

為了在球賽中勝出,球員可「去到幾盡」?有人曾因此付出生命。

一九四二年,納粹德軍佔領烏克蘭基輔一年多,屠殺數萬名平民;與此同時,納粹組織足球比賽,並跟基輔球隊FC Start對賽。看台上座無虛席,有平民,也有德國及黨衛軍成員。在備受威嚇的氣氛下,這班在麵包廠上班的前職業球員,名副其實以生命踢球,並據稱以5:3勝出德軍,如同在納粹臉上狠摑一巴。傳言指,部分球員在球賽後被捕,甚至被送往集中營被處決。雖然至今無法証實這些球員的死亡是否與比賽結果有關,這場被稱為「死亡球賽」的賽事卻肯定被寫入足球史冊裏。

「死亡球賽」的事跡被拍成電影《勝利大逃亡》,由史泰龍及球星比利主演。(網上圖片)
「死亡球賽」的事跡被拍成電影《勝利大逃亡》,由史泰龍及球星比利主演。(網上圖片)

三、從球場對戰變成真實對戰

一九六九年六月二十七日,毗鄰的兩個中美洲國家—薩爾瓦多與洪都拉斯經歷過各自取得一勝的世界盃預選賽球賽後,最後一戰,爭取出線權。結果薩爾瓦多以3:2勝出。同日,薩爾瓦多政府宣布與洪都拉斯斷交。七月十四日,薩爾瓦多軍隊以「合法防衛」為由,開展了又名「一百小時戰爭」的「足球戰爭」。雖然得到「足球戰爭」之名,然而,球賽的廝鬥只是觸發戰爭的引爆點之一,兩國其實早已因移民問題而交惡。戰爭最終持續四日,造成三千多人死亡。

在足球戰爭期間,洪都拉斯出現歧視及污辱薩爾瓦多人的海報。
在足球戰爭期間,洪都拉斯出現歧視及污辱薩爾瓦多人的海報。

四、同志球員出櫃悲歌

足球向來被視為屬於男子漢的運動,恐同現象也一直存在。法國民調所Ipsos在二○一八年的一份報告顯示,三分之一足球迷曾辱罵過同性戀。在這個強調陽剛氣質的直男世界裏,敢公開出櫃的同志球員少之又少。一九九○年,黑人球員法沙奴打破禁忌,表明性取向,可惜他於退役後因涉嫌一宗性侵案,經歷充滿歧視的盤問過程,最終走上自殺之路。事隔三十二年,效力球會黑池、年僅十七歲的年輕球員JakeDaniels宣布「出櫃」,成為英國現役職業足球員中首位出櫃球員。此外,現年二十三歲、今屆世界盃有份參賽的澳洲國腳Josh Cavallo早於去年二月宣布「出櫃」。

二○二○年,在英國諾威治足球場,有球迷展示紀念出櫃球員費沙奴的橫額。
二○二○年,在英國諾威治足球場,有球迷展示紀念出櫃球員費沙奴的橫額。

五、男女球員同工不同酬

一九二一年,英格蘭足總不允許女性使用俱樂部設施;直至一九九三年英格蘭足總才真正將女子足球納入其組織架構。即使女子足球近年愈來愈普及,但仍面對眾多不平等情況,如同工不同酬。BBC研究指出,足球是男女賽事獎金差距最大的運動。今年FIFA為卡塔爾男子世界盃設有的獎金一共有四億四千萬美元,而於下年舉辦的女子世界盃的獎金雖計劃提升至一億美元,惟仍跟男球員獎金相差四倍。但好消息是,今年二月美國女足球員工會在與美國足協的訴訟勝出,國際大賽獎金終實現男女均分,同工同酬。

美國女足跟哥斯達黎加女足在CONCACAF女子足球錦標賽上對賽。(美聯社)
美國女足跟哥斯達黎加女足在CONCACAF女子足球錦標賽上對賽。(美聯社)

六、女記者反擊球迷騷擾

二○一八年俄羅斯世界盃一萬六千名記者中,僅得14%為女性。而且女記者在履守職責時,不時受到阻撓、騷擾甚至攻擊。於俄羅斯世界盃開幕賽期間,哥倫比亞籍女記者Julieth Gonzalez在直播過程中被男球迷襲胸並強吻,引發世界關注;同年六月二十四日,巴西女記者Julia Guimareas在直播期間又被球迷意圖強吻,但她即場回擊:「不要做這樣的事!這是不對的!請尊重我們好嗎?」最終該球迷道歉。

採訪二○一八年世界盃的女記者Julia Guimareas直播期間被男球迷意圖強吻(影片截圖)
採訪二○一八年世界盃的女記者Julia Guimareas直播期間被男球迷意圖強吻(影片截圖)

七、足球與獨裁者

足球能凝聚民心,提振士氣,讓人民心甘情願投入共同體的想像;因此,足球常被獨裁者加以利用。意大利於一九三四及一九三八年接連兩次奪得世界盃冠軍。歷史傳說一直流傳,第一次奪冠因墨索里尼暗地賄賂球證所致;而第二次決戰前,他親自向球員發只有三個字的電報「Win or die」,威嚇球員踢出最好成績。同一時間,西歐另一國家西班牙亦由獨裁者佛朗哥所統治。佛朗哥不斷扶植皇家馬德里球隊,亦對位於一直不服從其統治、望從西班牙獨立的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巴塞隆拿球隊多番壓迫,如曾威脅他們不可踢贏皇馬、強行奪走明星球員等等。

(左)一九三四年世界盃意大利足球隊跟巴西足球隊對壘
(左)一九三四年世界盃意大利足球隊跟巴西足球隊對壘

八、球員變身總統不是夢

有香港人暗暗祈願發哥成特首,也有一些國家的人民希望足球員可當上總統。效力利物浦、被譽為「埃及美斯」的足球員沙拿,一向是埃及國民偶像。二○一八年埃及總統大選,儘管沙拿不是候選人之一,仍有一百萬名選民在選票空白位置填上他的名字,「選」他當總統。現實上,足球員當上總統亦非遙不可及之夢。現任利比里亞總統是前足球員韋亞。他在九十年代曾經效力AC米蘭和巴黎聖日耳門等球隊,是至今唯一一名獲得世界足球先生殊榮的非洲人。

選民在選票空白位置填上沙拿名字
選民在選票空白位置填上沙拿名字
埃及球星沙拿 (美聯社圖片)
埃及球星沙拿 (美聯社圖片)

九、二十七年的平反之路 希斯堡球場慘案

韓國梨泰院於萬聖節發生驚動國際的人羣擁擠慘劇;十月一日,印尼一場甲組足球聯賽因球迷騷亂引發人踩人,一共有一百七十四人遇難。其實類似意外亦在三十三年前的希斯堡球場發生,最終令九十六名利物浦球迷身亡。事緣大量球迷在短時間內由球場一入口湧進場內兩個區域,人羣不斷將前面的人擠向看台前方的鐵絲網,導致球迷因此被擠壓或踐踏而死亡。慘劇並未因此終結—英國《太陽報》記者指摘利物浦球迷生事,引導輿論風向,跟警方諉過於球迷的說法一致。多年來,死難者家屬奮力爭取重新徹查事件,到二○一六年,英國死因聆訊終裁定事件中死者皆屬非法被殺,更指警方當日部署連番失誤,事後更連連撒謊,企圖掩飾過錯。

民眾為希斯堡球場慘案死者送上花圈
民眾為希斯堡球場慘案死者送上花圈

十、卡塔爾=外勞地獄?

卡塔爾目前約有二百一十萬外勞,佔該國整體勞動人口的九成。英國《衛報》於二○二一年發布調查報告,披露自卡塔爾奪得世界盃主辦權後,有超過六千五百個外勞死亡;而這些勞工的死亡原因往往被簡單解釋為「意外死亡」,導致遺屬無法獲得賠償。近日,數以千計外勞被政府要求即時搬離的住所,他們指控當局為要騰出房間讓旅客入住。卡塔爾除了勞工權益為人詬病外,對待LGBTQ族羣的態度也備受爭議。在當地,同性性行為被視為非法,最高可能被判五年監禁。澳洲國家隊成員更因此拍片批判卡塔爾人權狀況。今屆參賽的澳洲、丹麥及比利時足總,均曾公開批評卡塔爾人權問題。

卡塔爾薩爾國際運動場
卡塔爾薩爾國際運動場
美聯社、網上圖片
此焦點之延伸閱讀
返回焦點
小眾.球狂
熱門搜尋
回歸25周年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