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參加健體比賽如跳火坑 魏楚燕大隻妹之路難行

體育
2019.10.14
144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

魏楚燕(Rosofia),香港擁有國際健美總會(IFBB)職業資格的健體運動員,是香港第一個女孩有此資格,背後當然包含了無數的汗水和淚水,當初沒有想過做「大隻妹」,可是當一塊塊肌肉逐漸成形,人生的自我價值觀也開始重新排列,過程中被責罵、被恥笑、被嫌棄,這些打擊她視為考驗,跨過了,反而令她成為一個更自愛、更堅強的人。

魏楚燕從健身運動尋找自我
魏楚燕從健身運動尋找自我

魏楚燕爸爸是意大利人,媽媽是香港人,姓魏,她替家裏六個女兒,全部改了古雅的中文名,從小喜歡,曾經用了三年時間,在德國學跳舞並參加不同的比賽,回到香港順理成章做了舞蹈演員,跳舞需要肢體動作配合,從小到大為了跳舞,習慣了控制飲食,努力運動以保持苗條身形,偶然機會下,朋友邀她結伴參加健體班,「跳舞要對身體非常了解,健體班除了教我們做運動,還會教我們了解食物對身體的影響,班上很多男同學希望練大隻參加健美比賽,大家認為我很有潛力,鼓勵我一齊報名參加。」

她認為健體的感覺很奇怪,一開始抗拒做大隻妹,隨着健體運動量推進,每天照鏡子看到身上肌肉一塊塊顯現,就會不斷努力令線條更明顯,「一開始沒有想過比賽,看到自己的線條愈來愈好,加上身邊有兩個朋友一齊報名,大家都想透過比賽,令自己的訓練目標更清晰,最後決定報名參加,只是視為一種經歷和推動力。」

成為健身界冠軍級人物,魏楚燕漸漸遠離舞蹈演員的行列。
成為健身界冠軍級人物,魏楚燕漸漸遠離舞蹈演員的行列。

一六年,她參加本地錦標賽取得冠軍,要代表香港參加奧林匹克業餘賽,她在亞洲站一舉拿下冠軍,並奪得全場總冠軍,「健體運動中,我練的是比堅尼項目,比起其他大隻妹已經算纖瘦,當然和普通女孩相比就變了肌肉人,曾經遇到有女途人當面說『嘩!成個男人咁!』當時不是不難過,事後也會耿耿於懷。」她表示當初練健身,並非一時衝動,過程中經歷的艱辛,令她的信心愈來愈強,「聽到陌生人的批評,我會問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歡健身?在思考的過程中,會知道真正的答案,我在健身運動中找到自我,更建立了自信,現在我會更珍惜自己,別人對我外在的批評,只是因為他們不理解,所以根本不值得在意。」

魏楚燕笑言自己從來不是弱女,不會被陌生人的評頭品足擊倒,她笑說:「你不要忘記,我們家有六姊妹,我排行第四,六個女孩全部都喜歡跳舞,從小到大樣樣都要爭,從爭廁所到爭衣服、化妝品,甚至一雙襪子,次次都嘈到拆天,小時候還會打架、扯頭髮、抓面,從小要在姊妹中突圍而出,一定要好有進取心,媽媽一開始很反對我練健身,罵我太大隻好肉酸,不過當我比賽時,她又會帶着姊妹們拉橫額到場支持我。」

魏楚燕生長在「女兒堆」中,她笑言從小已懂得為自己爭取。
魏楚燕生長在「女兒堆」中,她笑言從小已懂得為自己爭取。

她最開心是本來六姊妹都愛舞蹈,現在姊妹們陸續練健身,還向她請教健體之道,「我現在仍然有做舞蹈員,不過因為體形有變,有些動作已經不夠靈活,還比以前重了十公斤,現在正職是健身教練和瑜伽導師,舞蹈反而成為兼職,我的學生有些希望參加比賽,但更多是想透過健體令自己的體形變得更健美,女性因為荷爾蒙分泌的關係,要練肌肉人的難度很高,我的優勢是身形比例呈倒三角形,肩膊比較橫,加上有舞蹈根基,上台自我表演的環節更容易發揮。」

她笑言如果參加健體比賽,雖不至於上刀山,但感覺與「跳火坑」無異,三個月苦練的同時,最難忍受是控制飲食,要與世隔絕不能與朋友共聚,所以比賽時,幾乎每個參賽者的行李箱內,都帶着大量零食,賽事一結束就狂食,「我平時愛吃朱古力和甜品,比賽完第一件事就是食甜品,賽前絕對禁食的後果,往往是賽後暴食,很多人因此搞壞身體。」現在她每天練健身包括跑步和舉重,但每星期會撥一天出來,不做運動兼任食自己喜歡的食物,就是希望心理上得到滿足,以避免追求極致令自己身心失控。

參加健美比賽上陣前一定要搽油
參加健美比賽上陣前一定要搽油

點解要變「黑炭頭」

健美比賽除了健碩肌肉外,男女選手將全身搽成深黑色,也是令人難忘的畫面,魏楚燕指搽黑皮膚,可以凸顯全身的肌肉線條,在燈光照射下,評審更容易看到參賽者的努力成果,「這種油不是普通的太陽油,而是專為健美比賽的產品,比賽前搽上身不難,但賽後想洗乾淨就很不容易,最少要一個月時間,黑色才能漸漸由身上褪去。」

吳安儀 歐鎧淳 程小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p190828a228-e157070108955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