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運動專訪】香港籃球第一中鋒 惠龍兒帶傷上陣助球隊奪冠

體育
2020.06.29
136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

「我可以站在籃球場上,是因為很多人的支持和幫助,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所以要更加努力,為幫過我的人,也為了我自己。」惠龍兒(Duncan Reid)是香港籃球界第一中鋒,去年征戰CBA(中國男子籃球職業聯賽)兩季後回歸南華,助球隊在銀牌賽及甲一聯賽,連勝十七場重奪冠軍寶座,今年將繼續効力南華。

惠龍兒認為自己的成績來自前輩的栽培,所以有責任培養更多接班人。
惠龍兒認為自己的成績來自前輩的栽培,所以有責任培養更多接班人。

惠龍兒一七年在北京參加CBA選秀大會,以第三籤獲浙江稠州銀行選中,成為歷來第五位進軍CBA的香港籃球員,去年効力南京同曦大聖球隊,比賽期間左腳受傷,帶傷完成賽季回到香港,治療期間為南華球隊披甲上場,助球隊在銀牌賽及甲一聯賽重奪冠軍盃;負傷後的連場賽事,延長了傷患的復元時間,同時錯過CBA賽季。

他說﹕「我一點也不後悔,帶傷上陣是希望幫球隊取得好成績,為南華更是義無反顧,球隊一八年聯賽時,我在網上看直播,看到球隊輸了,當時難過得整晚都睡不着,我和隊友說不要難過,下季我無論如何都要回來和你們一齊,和隊友打聯賽是我的願望,也是我對大家的承諾。」惠龍兒一七年外闖CBA,外間認為南華少了中鋒惠龍兒,令內線變得薄弱,以致銀牌賽不敵宿敵永倫,甲一聯賽也敗給東方,惠龍兒的義無反顧不是沒有原因。

惠龍兒對南華有一份深厚的感情
惠龍兒對南華有一份深厚的感情

今年因疫情關係,香港籃球總會將原定四月舉行的聯賽押後,初步計劃八月底至九月舉行,但仍要視乎疫情變化而定,南華隊員已逐步開始有個人及健身訓練; 惠龍兒爸爸是加拿大人,媽媽是香港前游泳代表隊成員,他從小跟媽媽學游泳,在學界比賽得過金牌,「我最早接觸籃球應該是十三歲,那時候每星期操水八、九堂,為了達標壓力好大,打籃球能令我減壓和放鬆,在球場上和朋友一齊玩很開心,可以試很多不同的招式和技術,不像游泳有一定的規範,後來在澳洲游水,操練過度令肩膊受傷,開始考慮轉打籃球,當時我為自己定了一個目標,希望打入當地一支好勁的球隊,成功後決定轉打籃球。」

中學畢業他去加拿大升學,雖然爸爸是加拿大人,但他之前卻沒有去過加拿大,當時身高二米,體重只有二百磅,體力不足跑步慢、對抗差,很多大學的籃球隊對他沒有興趣,最後終於獲一間大學接納,從小習慣了香港的中餐和生活,他「回鄉」留學的生涯非常難捱,幸好有籃球做目標支持他捱下去,「加拿大的訓練,對我在籃球的發展影響深遠,當年香港籃球並不重視體能訓練,我雖然長得高但體能好差,教練為我設計了很多訓練方案,三年後回到香港已經重了四十多磅,體能改善,對籃球的技術也掌握得更好。」

惠龍兒少年打街場時,獲師父翟文強(波爾)賞識,多年來得到對方的指導和鼓勵,令他心懷感激。
惠龍兒少年打街場時,獲師父翟文強(波爾)賞識,多年來得到對方的指導和鼓勵,令他心懷感激。

一一年大學畢業回港,如願加盟傳統班霸南華,一四年首次代表香港出戰亞運會,表現出色獲中國職業籃球聯賽隊賞識,參加亞洲籃球錦標賽,憑一招轉身運球,在對手攔截下單手入樽,一鳴驚人成為籃球界新星,一七年獲選入香港代表隊,出戰世界盃外圍賽,「能夠穿上代表香港的球衣,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我曾經的夢想是代表香港參加奧運游泳比賽,雖然不能以游泳選手代表香港,但以籃球選手代表香港,到現在對我來說仍然是很大的榮耀。」

作為香港最亮眼的籃球明星,惠龍兒認為籃球路走得並不容易,○八年代表英華書院參加學界精英籃球賽,卻沒有入選「明星隊」,後來到安青打甲一聯賽,表現好的球員都被其他球隊選中,只有三個球員無人問津,他是其中一個,一六年到北京參加CBA選秀,體能測試、分組對抗都表現得很好,大家視他為大熱門,結果卻落選,「每次落選的感覺都很痛苦、很失落、也很傷心,旁人會說﹕『你好慘啊!』,失落的一剎那是很慘,不過我的失敗經驗好豐富,所以痛苦過後就告訴自己,失敗證明做得還不夠好,還不夠努力,快點站起來,要繼續走下去,下一個目標就是你要做得更好。」

江旻憓 歐鎧淳 曹星如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6/s200212a106-2020062408523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