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獨家專訪】鄭融靠心靈治療過難關 壓力爆煲、男友不棄

娛樂123
2017.07.22
9.4k

入行十四年的鄭融,〇六年憑一首《紅綠燈》令她一嘗爆紅的滋味,但風光背後的壓力竟然令她透不過氣,最終出現情緒問題,她坦言多年前試過尋求專科協助,但因不想靠藥物,最終選擇接受心靈治療,經過多年來的治療終於走出陰霾,不再選擇逃避。患病期間幸得圈外男友支持及體諒,她表示感激對方不離不棄,拍拖七年已視為結婚對象。

多年來於娛樂圈浮浮沉沉,鄭融表示因只怪自己選擇逃避的方式去生活,「以前如果工作上有少許成就,自己就會很害怕,因為我一直認為真的成功,是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從辛苦過程中可以找出自己的目標,但初入行時自己只是做了簡單的事就好像成功了,令我有點混亂,公司亦會對我有很大的期望,工作會接踵而來,那刻令我很大壓力,我會選擇逃避,收埋自己,因為當年自己一直都不想成功。記得在音樂頒獎禮領獎,當刻站在台上真的很驚,全身會發軟,很多行為已反映自己有一些情緒病問題。作為藝人我心情真的很矛盾,曾經有想過退出娛樂圈,因繼續留在這裏,真的覺得很辛苦,試過跟朋友傾偈,大家都不會明白我想什麼,他們都覺得入娛樂圈不就是想紅嗎?很多人會因為心灰意冷無成就而退出,但自己就相反。」

人紅是非多,負面新聞令她更加百上加斤,「負面的新聞一單接一單,無形中令自己更封閉,覺得如果你一行出街就會被影、被寫,躲在家不見人就會無事;每次出門都提醒自己千祈不可以再犯,種種負面的聲音會在腦中出現,令生活變得很辛苦,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寫完很快就會被人忘記,但我對自己一直很高要求,可能就是對自己太嚴厲反而變成壓力。」

去教堂找耶穌

 

壓力爆煲令鄭融的情緒愈趨嚴重,最終需尋求專科治療,「其實自從〇六年《紅綠燈》大熱時,已開始需要看專科,當時醫生開了一些藥物給我服用,自己吃了兩星期就覺得不太對勁,覺得藥物只是壓抑我的病情,表面上看來很輕鬆,但內心好像有隻馬騮不停在跳,比以前更嚴重,這種感覺令我很害怕。之後就與家人商量,媽咪介紹我去看一位心靈治療師,起初都是斷斷續續去看,但後來比較嚴重就開始一個月看兩次,現在還繼續。因為我不想倚靠藥物,認為凡事都有出路,雖然治療過程很辛苦,但慶幸有這位治療師多年來的教導及陪伴。而信仰亦能幫助我,因為自己一直都想找到一個正面的方向來支持自己,但又不想麻煩身邊的人,不希望自己是別人的包袱,所以最後選擇到教堂找耶穌。記得洗禮前要接受一年半的慕道期,當時每個星期都會去聖堂一次,每次上幾小時的慕道班,當中找到很大的滿足感。一年半以來,自己的出席率是百分百,終於今年四月正式受洗成為天主教徒。」鄭融說到自己怎樣克服心魔時,頸部漸漸通紅,頸筋明顯凸起,看來那段時期對她來說,是深刻和痛苦的。

鄭融慶幸入行十多年依然有不同範疇的工作機會,除了唱歌及拍劇外,九月更會與同門師妹連詩雅於麥花臣球場舉行兩場演唱會,她表示工作上有了目標,整個人都變得開朗,開始去接受自己,不會再逃避。

與外籍男友Martin拍拖將近七年,鄭融感激對方一直不離不棄,已視他為結婚對象,「當我情緒出現問題的時候,他一直在我身邊支持我,給予我很大的空間去安靜。有段時間自己需要很多空間,他會明白,就算我對他很冷淡,他都默默接受,不會多問一句,因為有時心情低落,自己也照顧不到自己,更加不會有時間及精神去理會他,及建立大家健康的關係。但他卻很體諒我,表面上,雖然他什麼都沒有做,但其實一個人的體諒已經是最好,他最大優點是從來不會怪責我,只會體諒我,在他身上我亦會學懂體諒對方,對他更好。自己踏入三十歲之後,會有很多思想上的轉變,亦不停被身邊朋友問結婚問題,我希望結婚對象就是他。」

 

■ 撰文:王崇頴/攝影:張海德/髮型:Jamie Lee@HAiR/場地:響居酒屋

許志安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