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道會坦言愛妻患血癌尹天照靠信仰走出低谷

娛樂123
2015.09.19
1885

曾為亞視一哥的尹天照,雖然其代表作《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經常重播,阿照卻早就淡出香港觀眾的視線,鮮在公眾場合露面。近年篤信基督教的他,偶爾為本地教會分享見證。日前,他應基督教銘恩堂粉嶺堂邀請,現身粉嶺一間中學的佈道會,有二百多人出席。

阿照的分享大約半小時,五十歲的他,談到上半生的經歷,每當說到傷心處,他不禁頻頻流下男兒淚。他從童年說起,形容自己在缺乏關愛的大家庭中長大,與兄姊感情淡薄。小時候的他性格火爆,愛搗蛋、逃學,小學時代曾與有黑社會背景的同學打架而遭趕出校,他憶述:「我差點殺人﹗那一次打架打到失去理性,差點把那個同學從五樓摔下去﹗」完成中學課程後,他在一九八二年加入亞視藝員訓練班,在娛樂圈出道。「為什麼我在亞視那麼拚命?因為我不得家人的歡心,只能依靠自己。我有六個兄姊,我是么子,全家只疼惜六哥,我卻連衣服也不多。」

自小與家人有積怨

父母早亡、與兄姊相依為命的他,自言入行是為了討生活,「加入娛樂圈第一天起,我天天睡眠不足,我不停學戲,演完戲就看別人如何演、看攝影機如何擺位。大家都知道,亞視的震盪有多大!幾年換一個老闆,我能怎辦?當我擔正不久又換老闆,我又要從閒角重新開始!每次我都走進老闆房,對老闆說,『我敢誇口自己是全部亞視年輕藝人中最懂演戲的!我演得又打得,你要我做什麼都行!』我拍了三十年戲,很開心拍到三套發夢都沒想過參演的劇集——《天蠶變之再與天比高》、《九七變色龍》,以及人所共知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九八年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蔚為經典,令阿照躍上亞視首席小生之位,他與女主角萬綺雯更是深入民心的熒幕情侶。「當年拍《殭屍》,幾乎獻出我的生命!我從天橋躍向巴士的場面,(現場)一點安全措施都沒有!有次我從二十樓跳出去,威吔斷掉的話,我一定墜樓而亡!事後二哥打電話罵我,『你是不是想死?那麼危險都幹!』我反問他,我不拚命,誰養我?你們給了我什麼?我什麼也沒有﹗」他續稱:「終於我靠自己努力賺到錢,有車有樓,是全家最有錢的人。當時我把自小積下的怨氣通統發洩在家人身上,當他們以埋怨的眼神望我,我就用錢『撻』他們!」

接受治療藥費不輕

其後阿照在圈中載浮載沉多年,近年轉往國內發展。然而好景不常,四年前他與Teresa經歷生死的邊緣。Teresa患血癌,阿照亦發現有類風濕,屋漏兼逢連夜雨,此時阿照的工作量大減,並且剛剛賣掉舊樓換新樓,令他的負擔百上加斤!「我聽到(太太)消息,感覺整個人像被撕裂……當時我覺得自己跌落低谷!」他獲患癌的髮型師好友開解,並決志信主,「我跟他去教會的前一天,在家裏哭了很久很久,原來我很愛太太。人沒事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有多愛對方,當有事發生,你才知自己有多需要對方。我第一次向上帝禱告,說願意以自己的生命交換她的生命。我出生的家庭沒有愛,我走了沒所謂;但是太太和她的家人都深愛着彼此。」

後來Teresa接受自體骨髓移植手術,兩年前卻不幸癌症復發,她得服用昂貴的新藥控制病情。阿照說:「(新藥)每粒要六千元,每天吃一粒,我不知我的身家能讓太太吃多久。」Teresa決定接受親人移植骨髓手術前,阿照驚悉胞兄去世的噩耗!「大哥常常覺得虧欠我,因為他不疼我。他彌留時,我在他的耳邊說,『大哥,以前的事過去了,你疼不疼我,不重要了。我已長大成人,早就不怪你了。』」阿照淚流滿臉地說:「今日大哥在天上,做人最重要有盼望,我相信有一天我會再見到他。」他又提到太太接受化療時痛不欲生,令他心如刀割,他說:「但是我很感恩,太太現在逐漸康復。」

本刊事後聯絡阿照,他對太太的病情不欲多談,「我們花了很多錢治病,我的類風濕要打生物製劑,每枝二千元。既要治病又要供樓,初時我的確很辛苦,總算捱過去了。我很感恩,我的身家並沒因此減少。」為了專心照顧太太,他推掉不少劇集和電影的邀約,「人真的很脆弱,我決定餘生陪着太太。我紅過,但最重要的始終是太太,我不追求做第二個張家輝。當人經歷過生死,便覺得一切名利都是很虛幻的。」他感慨地說。●

許志安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