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Irene So專訪】回首運作「四海一心」點滴 Irene So延續梅艷芳助人精神

本地
2021.11.05
1k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Irene So是「四海一心」主席,訪問當日重提當年與梅艷芳合作點滴。
Irene So是「四海一心」主席,訪問當日重提當年與梅艷芳合作點滴。

梅艷芳一生為題材的電影《梅艷芳》本月中上映,梅姐成立的「四海一心」慈善基金繼續造福人群,該基金會主席蘇蔡潔蓮女士(Irene So)接受訪問時,表示聯同福幼基金會舉辦「四海一心」慈善電影欣賞會,幫助有需要人士。
Irene當年跟梅姐辦過不少慈善活動,回想起二十八年在基金會合作,點滴在心頭。她曾在拍賣會投下的梅姐首飾箱、煙盒、黑膠碟和唱片等收藏品,有些更是從未曝光,很有紀念價值。

+1

電影《梅艷芳》將於十一月十一日舉行慈善欣賞會,藉此紀念梅姐及秉承她的遺願,希望能取之社會,用之社會,善款會捐助快樂港仁中醫服務、福幼基金以及留作基金會日後慈善用途。
「四海一心」在九三年成立,Irene So是基金會主席,她與阿梅認識是由一本《梅艷芳傳》開始,「我在加拿大坐『移民監』時,在唐人街買了一本《梅艷芳傳》,看完後覺阿梅很叻,沒有靠父蔭,可以做到天后,於是我很想認識她。回港渡假時,有位朋友說可以介紹阿梅給我認識,不過我要買一張三萬元的慈善枱,我說沒有問題。怎知買枱後,當晚梅姐沒有出現,原來她翌日要開騷,因此她是不會來的。當時我很失望,但朋友卻睇死我這一世也認識不到梅艷芳,我就跟自己說,我一定要識到梅姐,還要做轟轟烈烈的事。」

如何成立「四海一心」?
不久,在偶然場合下認識了阿梅,當天大家很投緣,傾談了一個多小時,大家在想怎樣幫助社會?不如成立一個基金會,取名她的歌名《四海一心》,「首先我們決定基金會在加拿大成立,在加拿大時,我們做了兩件事,第一是慈善晚宴,第二是溜冰演唱會,吸引很多人參加,善款籌到四百四十萬港幣,是不錯的成績。其中一位外國的朋友,捐了十萬元加幣,點唱阿梅的《心仍是冷》。之後舉行的溜冰演唱會,阿梅不懂溜冰,但我見她當日很開心,燦爛地坐在雪撬上出場。」

+1

不過籌備溜冰演唱會也遇上困難,先是Irene沒有舉行演唱會的經驗,是膽粗粗去做,很開心最終售票非常理想,肥姐(沈澱霞)專誠從溫哥華飛往多倫多捧場,也撲不到門票,最後她要找朋友讓出座位給肥姐。其後她亦碰上另一個難題,「我朋友捐十萬元點唱梅姐的《心仍是冷》,但那時有些傳言指,阿梅當晚不唱歌,全世界記者都不停問我,我怎樣回答呢?我跟大家說一定會唱歌,直到晚上十一時,我去阿梅的房間拍門,跟她傾談了很久,解釋給她整件事原因,她聽後便說:『我會唱。』過了這個難關。當時應該是工作人員誤導了阿梅,其實她是樂意的,我當刻都很擔心,已準備必要時找倫永亮自彈自唱,最終表演是倫永亮彈琴,梅姐獻唱,演出非常成功。」這件事令她學習到不應該怕困難,是其人生一個很大得益。

這個LV首飾箱刻有英文名Anita,是阿梅當年的巴黎購買的,旁為Van Cleef & Arpels煙盒。
這個LV首飾箱刻有英文名Anita,是阿梅當年的巴黎購買的,旁為Van Cleef & Arpels煙盒。

會將基金發揚光大

Irene的「移民監」完結後,立即與梅姐在港舉行兩個活動,第一個是義賣慈善獎劵,那次慈善獎劵善款收益不少,晚宴亦籌到七百五十萬,當時有七十多個藝人參加,例如劉德華張學友譚詠麟等,給予她與梅姐很大鼓勵,「我認識梅姐時是一九九三年三、四月,我們七月已註冊了慈善團體。我們之間的互信,我相信是緣份,很少人好像我這個年紀,不可以說我是追星,我希望能夠幫助覺得值得欣賞的人,能夠做一些對社會有用的事。跟梅姐合作後,眾所周知她是個有義氣的人,去到加拿大,其中在唐人街一位賣報紙的女士患了癌症,她很喜歡阿梅,阿梅是百忙中去唐人街探望她,然後送了一些禮物給她的小朋友,又請大家在大酒店吃午飯,令這位賣報紙女士夢幻成真。我亦覺阿梅不拘小節,她在加拿大出席活動時已是天后,但她去到外地,好像在機場,會與工作人員坐在地上玩,完全沒有架子,還有她答應了要做的事便會做。其實我媽媽也有少許妒忌,覺得我太鍾意阿梅,說我什麼也不做,全心全意只顧着她,怎知媽媽看完多倫多的演唱會後,覺得她真的很好,之後沒有再反對,只是提醒我要為自己的前途打算。」

羅文生前送給阿梅的唱片
羅文生前送給阿梅的唱片

雖然梅姐離逝後,「四海一心」基金會一直繼續運作,辦過紀念梅姐的演唱會、慈善獎劵、千人盆菜宴和慈善步行,另外亦撥款到教育和醫療機構等,並設立獎學金,資助基層人士。她說基金會是不會停止,會直至永遠。Irene表示得知梅姐患病時,心情當然難過,因為阿梅還這麼年輕,可能是遺傳,所以也無法幫助她,「阿梅是個不喜歡服藥和醫病的人,試過她在片場發燒,我老公是醫生,我帶同老公替她會診,很多時她也不肯服藥,要勸和逗她,這方面有少許固執,可能太掛住工作。阿梅離開後,我當然不捨,但人生都要向前望,所以我覺得基金會一定要維持下去及發揚光大。」

這三張相片是阿梅送給Irene的,中間那張相是她為家姊梅愛芳做伴娘時拍下。
這三張相片是阿梅送給Irene的,中間那張相是她為家姊梅愛芳做伴娘時拍下。
 Irene也不知這張唱片是近藤真彥送給她,還是當年阿梅自己購買的。
Irene也不知這張唱片是近藤真彥送給她,還是當年阿梅自己購買的。
梅艷芳當年第一首日文歌的黑膠碟
梅艷芳當年第一首日文歌的黑膠碟
陳卓賢 姜濤 MIRROR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