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張詩欣專訪】「李莫仇」多謝周嘉洛幫忙 張詩欣獲幕後男友鼓勵追夢

本地
2020.10.09
4k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0-10-06-at-15-51-51
張詩欣未來的目標是想有機會拍電影,其次就是可以做到女二,她笑言這個想頭可能有點大,但希望可以慢慢進步上去。

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李莫仇的張詩欣,從小立志要做演員,在八歲時受當年的偶像佘詩曼影響,她看到偶像的一些報道,發現做藝人原來可以鼓勵到別人,生命影響生命,所以那時已經希望長大後做演員。「加上做藝人收入好像也不錯,看見很多人可以買車買樓,所以會憧憬這樣的生活,家人也可以過得舒服些,因此當時已經一心想入行,不過中學畢業後,很多人都覺得我做不成演員,又說我樣子不好、矮、蘿蔔腳,直至廿二歲,覺得參加這些也不用花費,為什麼不嘗試?那時就萌生這個念頭,開始投考藝員訓練班及港姐,可惜兩次都不成功,最後給多自己一次機會,考第二十七期訓練班,終於也如願了。」

whatsapp-image-2020-09-19-at-16-32-52
鄭丹瑞是當年張詩欣的藝員訓練班導師,但正如他所言,很多同班同學現在沒有再在無綫,不少已經轉行發展。

雖然夢想達成,不過張詩欣笑言現實和想像往往是相差很遠,正如她當年訓練班導師鄭丹瑞也說過,三年後不知還有多少人會留在這裏?「因為入行做藝人,要有很強勁的意志,才可以繼續走下去,因為剛開始的時候,一定是做妓女、屍體和路人甲乙丙,那些角色會無形中燃燒你的意志,好彩自己的執着,可以捱到這幾年,直至現在有李莫仇的出現。」除了自己的堅持,其實男友的鼓勵也是一大支柱。「入行第五年的時候,自己想過不如不做,男朋友問我為什麼?我說我們在一起,你很辛苦,如果我們有未來的計劃,我的收入很低,只能負擔自己,某程度上你要照顧我的生活,這樣大家的壓力都很大,但他說如果我不做這一行,有什麼行業是我喜歡而又可以做一世的?我答沒有,就是這句強心針,令我決定繼續做下去。」

whatsapp-image-2020-09-19-at-16-38-31
男友在演戲方面不時會給些意見,二人也有結婚的打算,不過張詩欣笑言還要儲多一點錢。

張詩欣的男友在無綫的外景攝影組工作,二人是在拍劇時認識,已拍拖大約三年多。「當時是拍《張保仔》去橫店拍外景,拍攝時當地氣溫只得負五度,我有近視,於是經常瞇着眼偷看mon,鏡頭看不到我時,就可以偷雞穿褸,他看到我這樣,就提醒我說,鏡頭見不到我,叫我可以離開,加上晚上大家會一起聚餐,所以變得熟落。直至一七年,他跟前女友分開,加上我也有些感情問題,大家傾談之下,結果就擦出火花,現在某一些《愛‧回家》外景,他也有在場,有時看見我攬住朱凌凌,他都覺得沒所謂,知道只是工作,他寧願我有得做戲,好過看不到我。」

whatsapp-image-2020-09-19-at-16-38-34
李莫仇的四眼造型是劇組設計,不過在聲線上張詩欣就花了一點心思,因為角色比較高傲,所以說話時就要硬朗一點。

當初張詩欣知道飾演李莫仇一角時,沒有很雀躍,以為只是客串身份。「我記得自己初入行九個月,在《四個女仔三個BAR》,飾演一個單元的援交少女,當時內心有少少膨脹,以為會被注意,結果原來都不是,所以到李莫仇出現時,我都只會跟自己說,這只是一個角色,不要太膨脹,加上起初沒有跟我說是連戲,做了一兩集之後,才收到通知,正式加入《愛‧回家》,當時的心情真的很興奮。」不過剛入劇組難免會緊張,張詩欣感恩有對手吳偉豪和周嘉洛的幫忙。「他們都有教我怎樣令節奏好些,出來的效果更好看些,因為處境劇同正劇有不同,正劇會比較平實,穩打穩紮一點,《愛‧回家》在動作及表情上可以誇張一點。雖然我入行的年資比他們長,但之前做的戲,接觸的對白,可能也不夠他們在《愛‧回家》一年多的累積,所以在劇中,他們是我的師兄,而且大家都是為件事好,所以不會因為要聽他們講而不開心,而且他們也確實做得很好。」

場地 : We Channel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whatsapp-image-2020-10-06-at-15.51.53-20201008084356-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