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蓋鳴暉專訪】契妹扛起「鳴芝聲」 蓋鳴暉感激誼父苦心栽培

本地
2020.01.16
845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

「曾經,很多人說蓋鳴暉會在舞台消失,因為『鳴芝聲劇團』的支柱倒了,她在戲行也站不住腳了……」時為二○一一年,「鳴芝聲劇團」創辦人、班主兼蓋鳴暉的誼父劉金燿因肝癌溘逝,她是舞台上的台柱,劉先生是整個劇團的支柱,大家關注着支柱倒下的劇團,結果蓋鳴暉沒有消失,還沿着誼父生前搭建的階梯,將「鳴芝聲劇團」一步一步推得更高,成為本地劇壇的班霸之一;今年是蓋鳴暉入行三十八年,更是劇團成立三十周年。

蓋鳴暉為賀歲戲選演《大紅袍》
蓋鳴暉為賀歲戲選演《大紅袍》

踏入二○二○年,是「鳴芝聲劇團」成立三十周年紀念,蓋鳴暉選了《大紅袍》作為賀歲演出,坐在可容納超過一千名觀眾的新光戲院,她獻演賀歲戲的大劇場,說到九年前誼父離世不禁黯然,「劉先生從病發到離開,只是短短幾個月時間,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生病,去世消息傳出,大家都認為這個劇團會倒下,我也會在戲行消失,因為沒有劉先生就沒有『鳴芝聲』,也不會有蓋鳴暉這個人。」

外人所不知的是,劉先生臨終前再三叮囑女兒劉幗英,一定不能讓劇團倒下來,無論如何都要讓蓋鳴暉在舞台上繼續發光,一個在外國留學的現代人,對粵劇毫無認識,就因為爸爸臨終的心願,一力扛起『鳴芝聲』這個重擔,在後台和台前老倌、幕後叔父談條件、傾台期,不卑不亢做得井井有條,令蓋鳴暉非常感動。

「鳴芝聲劇團」三十年前的頭炮,令蓋鳴暉出,場前驚到騰騰震。
「鳴芝聲劇團」三十年前的頭炮,令蓋鳴暉出,場前驚到騰騰震。

三十年前(一九九○年),蓋鳴暉作為「鳴芝聲劇團」的文武生,初踏台板的第一個舞台,就在新光戲院,「那一天,首場演《牡丹亭驚夢》,我記得拿着柳枝在後台準備出場前,因為太緊張全身不停發抖,聽說女姐紅線女在台下看我們的演出,望到手上柳枝顫個不停,當時不知如何是好?音樂響起突然就定下來,可能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從虎度門走到台上已經忘記了害怕。」第一台戲,觀眾開始認識蓋鳴暉這個名字,反應是「這個小妹妹雖然新,不過沒有唱錯曲詞,沒有撞板,還算不錯了。」就憑這幾句評語,蓋鳴暉開始對自己有一點點信心。

蓋鳴暉認為每個人,生命中都有兩位「仁兄」相助,「這兩位『仁兄』就是『幸運』和『機會』,雖然出現的次數並不均等,但每個人都曾經擁有,能不能夠把握就靠自己,我不能預知自己有多少幸運,但我很相信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如果不努力,就算『機會』和『幸運』降臨,你也沒有能力把握,所以在兩位『仁兄』來到前要很努力,等兩位『仁兄』降臨時,更要加倍地努力。」

蓋鳴暉努力把握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機會」和「幸運」。
蓋鳴暉努力把握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機會」和「幸運」。

一九八七年,她的幸運和機會同時降臨,在荃灣大會堂參加新秀匯演,同樣是演《牡丹亭驚夢》,座上一位戲迷劉太,對她的演出留下印象,認為這個小朋友演得不錯,「劉先生以前做旅遊生意,在商場多年做得好成功,後來移民到美國生活優游,八九年三藩市大地震決定回流香港,他們認為我是可造之材,為了證明自己的眼光,決定投資四百萬,給我三年時間,如果失敗就要另謀出路,他提醒我做決定前再考慮清楚,不演戲的話可以用四百萬支持我去外國留學,他視我為女兒,希望我將來有好出路。」

蓋鳴暉幾乎沒有考慮,已經決定繼續演戲,「小時候作文,我的志願是做粵劇演員,遇到劉先生和劉太的賞識,我立志不單要演戲,還要在舞台上做出好成績,我不要半紅不黑,一定要成名。」七十年代,粵劇式微被視為古老行業,但她小時候住大埔,每逢過年過節,媽媽都會帶她去看神功戲,沒有錢買前排的戲票,只能在後面最遠的位置看免費戲,那時候佬倌穿的是珠片戲服,離遠台上燈光照射下,閃令令的戲服令她著迷,詼諧可親的老倌是她對粵劇的第一個印象。

蓋鳴暉獲劉金燿夫婦賞識,有機會在戲行一展所長,契妹劉幗英更肩負起劇團後繼的重任。
蓋鳴暉獲劉金燿夫婦賞識,有機會在戲行一展所長,契妹劉幗英更肩負起劇團後繼的重任。

「我記得女姐鳳凰女每次來演出,都會講關於大埔的典故或笑話,每次都逗到觀眾哈哈大笑,所以最喜歡看女姐和麥炳榮拍檔,後來才知道女姐去到不同地方演神功戲,都會說一些與當地有關的笑話搞氣氛,所以很受觀眾歡迎。」八十年代,八和會館創辦粵劇學校,蓋鳴暉在報章看到招生廣告,瞞着媽媽偷偷報名參加,「我知道媽媽一定反對,所以先斬後奏收到通知才告訴她,第二屆學員有二十名學生,只有幾個男孩子,女孩們都想做漂亮的花旦,平時練習排戲要湊夠生旦組合,導師派我演文武生,雖然不太情願卻不敢異議,就這樣由花旦變成文武生。」

蓋鳴暉從學戲到演戲,足足三十八個年頭,人生最重要的時光都圍繞粵劇舞台,沒有愛情也沒有姻緣,「如果你問人生有沒有遺憾?我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姻緣,看到身邊的朋友陸續結婚、做媽媽,以前會想自己有沒有這一天,現在已經不想了,就算這是遺憾我也絕不後悔,當初這條路是我選的,既然要做就全身投入才會有成績,可能去美國讀書會過不一樣的人生,但我情願將一生獻給舞台,我經常說劇本是我的情人,舞台是我的靈魂,雖然沒有感情生活,但戲中人的悲歡離合我完全感受得到。」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s200102a12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