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董敬文專訪】新一代壞人好膽小 董敬文學做戲前先學做人

本地
2021.12.17
503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1-12-17-at-15-44-14-2
董敬文在美國讀大學,問他為什麼不在當地尋找做演員的機會?他說因為想用自己的母語廣東話去做演員,加上美國太大,人材又多,回來香港比較有信心。

三十三歲的董敬文是TVB新一代的壞人代表,不時在劇集都會見到他做惡人角色,就如播映中的《十月初五的月光》,他飾演萬世光的姪兒威少,幫叔叔做了不少壞事,董敬文出身小康之家,在美國大學畢業,回來香港做過公關,這樣的背景,卻突然跑去電視台做演員,實在令人好奇,他解釋說:「我自小已經喜歡做戲,但沒想過會做演員,因為小時候連打電話叫外賣都驚,怕別人聽到我的聲音,怕講錯說話,但自己又喜歡扮鬼扮馬,特別是喜歡扮我身邊的人,加上以前最喜歡的娛樂就是看電視,會想到如果我都在熒幕中出現會怎樣?大學畢業後,知道自己心裏最想的就是做演員,雖然未試過,不知道是怎樣?但想要去嘗試一下,當時沒有什麼渠道,唯一知道就是訓練班,其實我考過兩次,讀完書,在美國回來後考過一次,以為自己一定得,結果不成功,第一回合已被人淘汰。」

之後隔了做了一年多,再看到訓練班廣告,就下定決心再試一次。「當時打定輸數,不想給自己太大壓力,因為第一次失敗真的不開心,期望太高,第二次就以平常心,覺得自己不成功,也要試一下,感覺有交代,雖然入了第二次面試,但心想應該也不可以,直至一日,一個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打來,通常我是不會聽的,但那一刻覺得聽一下也無妨,結果是通知我入了訓練班的電話,很記得當時我正在回家,我怕接收得不清楚,還在街上企定來聽,當刻心情很複雜,沒想到真的入了,但正如之前所說,我是一個很細膽的人,很怕羞,記得第一日入無綫上訓練班,我很緊張,甚至有一刻想過不去,最後因為知道可能只得一次機會,就硬着頭皮的進去,幸好入到班房,見到所有同學,那種憂慮就自然消失了。」

whatsapp-image-2021-10-27-at-22-37-45
董敬文就讀二十七期訓練班,身旁就是他的三位導師鄭丹瑞、張達明和何浩源。

當年擔任藝員訓練班的導師是旦哥鄭丹瑞,董敬文說旦哥第一堂便教他們學做戲之前就要學做人,要他們一定要有禮貌,「唔該、早晨一定要講,這是正確的,禮多人不怪,試問一個新人走過來,別人都不知道你是誰?如果不打招呼,印象真的不會好,所以做新人第一件事就是要有禮貌,打招呼,甚至現在我在街上碰到街坊也會主動打招呼,有時也覺得會不會太過分,但細心想其實不錯,以禮相待,就當作是練習。」至於讀訓練班第一套拍的劇就是《愛‧回家》,當時還是木偶哥的時期,那場戲講木偶哥在街頭busking,董敬文就做其中一個歌迷,「第一次拍戲就在街上,當天還是禮拜日,很多人,雖然沒覺得尷尬,不過覺得很特別,因為第一次拍就有對白,好難形容當刻的感覺,很矛盾,又開心,好驚做得不好,激嬲導演,我記得當時的攝影師跟我說,叫我站好一個位,這場戲靠我了,我心想是不是那樣重要?幸好拍出來還可以,沒有被人罵,我覺得自己第一次也算做得不錯。」

whatsapp-image-2021-10-27-at-22-38-31
在《翻生武林》中飾演歐瑞偉的弟子,董敬文大讚瑞偉哥是他最欣賞的前輩之一,每次開廠都是最早到和做好準備,更會主動找他排戲,令他也不敢怠慢。

由一三年讀訓練班入行,董敬文短短八年已拍了數十套劇集,他說以前都有記下拍了那些,但現在已沒有。「因為太多,自己都數不清拍了多少套?最難忘是剛剛拍完的《痞子殿下》,夏天拍古裝不是問題,預了很熱,特別在於監製給我在劇中的角色有一個特色,就是一開機拍攝就要郁,用一個醫學上的名字就叫過度活躍症,特別是羣戲就要更加大動作,基本上每個鏡頭都要動,所以每日拍完都覺很累,因為我是用全力去郁,如果NG要重來,我有時都要求導演等我一下,回一回氣,特別是要跑來跑去的鏡頭。」現在播映中的《十月初五的月光》,也為董敬文帶來另一個體驗,「今次戲分都幾重,而且第一次有所謂的情慾戲,對手是蔚雨芯,我很緊張很驚,很怕令人誤會,蔚雨芯很好,她說不要緊,叫我放心來做,給了我很大信心,所以我很多謝她,還有監製陳志光給了這個機會。另外還有早前播出的《逆天奇案》,我做車神這個角色,第一次出街有人叫得出我的角色名,還有第一次有媒體報道我的演出,很開心,可以憑自己的實力,得到別人的認同,很多謝家豪哥找我做這個角色。」

%e6%84%9b%e5%9b%9e%e5%ae%b602
除了第一輯《愛‧回家》外,之後的《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亦有份演出,其中一集跟許家傑齊齊做大賊。

不過數到做得最多的角色,一定是惡霸、壞人這類,董敬文笑言可能做得好,所以很多監製一想到奸角就會找他。「同期訓練班同學,現在還有人做學生,但我已經做了壞人很多年,這樣也好,起碼有種角色令人想起,都叫做幾叻仔。其實做壞人也很開心,因為可以很有理由的將情緒發洩出來,平常不可以隨便罵人,遇上問題通常都是忍,不會罵,免傷和氣,但做戲就可以隨便罵。」雖然演出經驗豐富,但董敬文一直以來做的角色,都是以配角為主,戲分不算特別起眼,問他有沒有感到心灰及不值?他說:「沒有心灰,只是有時太忙,沒有時間睡,特別是每日早上五、六點去拿車返工時,覺得很累,就會想如果做一份朝九晚五的工,我現在還在睡覺,又不用日曬雨淋,但很快又會提醒自己,我真的喜歡做這一行,若然給我選,舒服但不是做這一行,或是繼續像現在這樣,結果我還是會選擇繼續下去;做一份自己喜歡的職業,我不會埋怨,不會問為什麼有些機會還未到我?因為我知道這個階段,還可以支持做自己喜歡的事,已經很難得,有很多人都想做這一行,但因為各方面原因不能做,只要這樣想,就覺得自己已經很好。」

101
董敬文跟杜Sir杜琪峰是波友,一八年世界盃舉行時,跟杜sir踢完波被邀到他家吃飯兼睇波,剛好那晚上演冰島對阿根廷賽事,杜sir支持阿根廷,董敬文就支持冰島。

除了拍劇外,董敬文也拍過幾部電影,難得都是可以跟他欣賞的人合作,「我很喜歡跟吳鎮宇拍,作為觀眾已經覺得他很厲害,沒想過有機會可以跟他拍戲,那部戲叫《家和萬事驚》,因為監製是我訓練班的導師張達明,他說要開電影,叫我們一起去casting,結果我有份做其中一個角色,和鎮宇哥有對手戲,可以現場看他怎樣做,雖然戲分很少,但是也是一個很開心和難忘的經歷。還有就是韋家輝,有一段時間TVB經常重播他的劇,例如《大時代》,當時我有個想法,如果有機會跟他合作就好,不過我也知道很難發生,因為他應該不會再拍劇,突然幾個月後,朋友whatapps我,說他的副導演想找我試鏡,我也很愕然,不過我覺得就算試鏡也未必可以,不太期望,結果真的選中,雖然戲分不多,但很開心,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韋家輝很驚,等如第一次拍劇一樣,但其實他很親切,我們在帳幕休息時,他還走進來問辛不辛苦?現在回想有機會再拍多一次就好。我經常都跟人分享這件事,不知是不是吸引力法則,在我身上發生,感覺好神奇。」

MIRROR 陳卓賢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