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郭政鴻專訪】花十年洗走「打仔」味 郭政鴻領悟做泥膠演員

本地
2021.03.26
609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八六年開始做演員,一四年郭政鴻離開效力二十八年的無綫,決定往外闖。入行時,由龍虎武師轉型做演員,曾幾何時要擺脫「打仔」身份,非常艱難,「那時唔開心,好忟憎,要經過很大努力才洗底。」去年疫情期間,他近十一個月未能返港,為了給予社會正能量,他推出了人生第一首歌《衝》。

一四年離巢往外闖,郭政鴻表示最緊要懂得調節自己心情。
一四年離巢往外闖,郭政鴻表示最緊要懂得調節自己心情。

郭政鴻年輕時喜歡傳統國術,是受當年的粵語長片、關德興和石堅的黃飛鴻電影感染,到往後的李小龍年代,令他更加喜歡功夫,長大後,投考邵氏做龍虎武師,「當時考官是劉家良師傅,幾千人投考,劉師傅叫我打拳給他看,問我有什麼兵器熟悉?那時真的有很多奇人異士,有些打很高的空翻,當時取錄了十多人,我是其中一人,跟劉師傅學了許多,他是國術表表者。入到去是另外一片天,發現有很多高手,個個武師都有自己強項,令我大開眼界。」他稱家人當然擔心,但能夠將興趣當成工作,十分幸福。不過有些演員會跟他說:「鴻仔,為何你不試做演員?你做武師做不到多久,打打撻撻受傷很麻煩。」令他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去年簽約邵氏,郭政鴻坦言對娘家也有情意結。
去年簽約邵氏,郭政鴻坦言對娘家也有情意結。
轉型做演員初期,他經常要拍打戲,劇集《射鵰英雄傳之南帝北丐》飾演大金國四王子。
轉型做演員初期,他經常要拍打戲,劇集《射鵰英雄傳之南帝北丐》飾演大金國四王子。

參加新秀賽三十強止步

八四年開始做武師,做了一、兩年後,劉師傅北上發展,大家便各散東西,他轉投亞視做替身,替過很多男演員,好像當時做主角的曾偉權,對方亦有建議過他做演員,「做武師界難忘事很多,有時大家夾錯位,一枝棍打向臉部,跟住隻眼腫晒,腫到連眼睛也睜不開,回家後媽媽看見肉痛到喊晒口。」那次受傷後,他便聽從前輩建議轉型,當時認識一些朋友,喜歡到酒廊唱歌,朋友提議他參加新秀歌唱大賽,他說:「當時我心想,吓﹗我連唱歌都不懂,但又走去報名,當時比賽可能我做了一個空翻,有台風和特色,入到三十強。我那一屆新秀對手很強勁,有杜德偉草蜢、蘇永康、周慧敏、李克勤、江欣燕、陳雅倫和吳國敬,很多都做了歌手或拍電影。」

J九二年跟鄭少秋合作劇集《大時代》,飾演老四丁利蟹。
九二年跟鄭少秋合作劇集《大時代》,飾演老四丁利蟹。

之後又有導演發掘他,黃華麒導演找他拍電影,做第二男主角,女主角是周海媚,拍完部戲,原本打算做回武師,但周海媚又問他:「鴻仔,你有什麼打算?」建議他報讀無綫藝員進修班,為期三個月,海媚都是剛畢業出來,還替他交表格,最終順利取錄,在無綫演員生涯正式開始。他是第二屆無綫藝員進修班,同期有陳小春、歐瑞偉、林韋辰和胡越山等,「做武師時,雖然是𡃁仔一名,已月入三萬元,收入不錯,而藝進班只有三千五百元月薪。」

他在劇集《老公萬歲》演羅敏莊老公,曾因個人疏忽導致燕窩失溫。 L轉型做演員初期,他經常要拍打戲,劇集《射鵰英雄傳之南帝北丐》飾演大金國四王子。
他在劇集《老公萬歲》演羅敏莊老公,曾因個人疏忽導致燕窩失溫。

降價十倍,也肯轉做演員?他笑說:「那時我有暗地裏做武師,當年很蓬勃,不夠武師用,直至動作片開始下滑,又發覺自己開始喜歡演戲,於是全心做演員。」但問題又出現了,他予人感覺是拍動作戲,很多時無綫開拍武打劇,第一時間便想起他,至少他懂得打又可以說幾句對白,雖然機會比其他同學多,但持續這樣,令他往後十年都處於這個困局,「我好唔開心,人家找你只是打,幾句對白跟出跟入,變成被認定不懂演戲,被定了型。那時好忟憎,我強項是功夫,是帶給我一些機會,但要改變別人的看法是很困難。這段時間都掙扎了很長時間,想盡辦法去擺脫這個形象,至少希望被人認同懂得做戲,所以有段時間我很努力去鑽研演戲,慢慢開始有較多戲分的角色,原來郭政鴻可以演戲。」

近年在內地發展的郭政鴻拍了電影《戰玄武》
近年在內地發展的郭政鴻拍了電影《戰玄武》

恰巧當時娛樂圈很蓬勃,不少導演和台前幕後去了別處發展,而新入行的幕後不會記起他擅長打,不經不覺他在演戲行列已十年,慢慢就洗底了。後來他遇到劇集《西遊記2》,飾演通臂猿猴,這部戲令很多人改變了其看法,對他演戲更有信心,「我八四年入行,八六年加入無綫,到九七年才遇到《西遊記2》這機會。」

八六年他拍攝黃華麟執導的電影《豬仔出更》,跟周海媚合作。
八六年他拍攝黃華麟執導的電影《豬仔出更》,跟周海媚合作。

直至○七年的《野蠻奶奶大戰戈師奶》,當時梁家樹跟他說:「你已試過很多打戲和反派角色,如果你想人家重新睇郭政鴻,可以試做反差大的角色,所以劇裏我飾演一個乸乸地的藝術總監王仲祥,效果不錯,大家從未見過我這一面,後來再演很多喜劇《古靈精探》、《依家有喜》等,沒想過自己做得到。」這五年對他來說是一個重要時刻,慢慢去摸索,當然間中會拍打戲,例如元彪的《佛山贊師父》和趙文卓的《太極》,他們以嘉賓身份來無綫拍劇,需要識打的對手。

他在《師奶兵團》中,為陳法拉推油一幕成為一時熱話。
他在《師奶兵團》中,為陳法拉推油一幕成為一時熱話。

年初一回無綫舞獅好開心

一四年他毅然離開無綫,當時他已獲提名男配角獎,「是多了公司給予的肯定,我都很開心,但我覺得自己仍在學習中,信心是比以前多了,不過在無綫長時間沒離開過,而我身邊的拍檔很多走了幾次已回巢,黎耀祥都走過,去完亞視再返來拍劇,陶大宇又去過亞視拍《縱橫四海》幾次,但我未走過,突然覺得很孤清,不可再留下來了,是時候出去見一見這個世界。世界是圓的,走了又不代表不可以回來,至少了解外面市場。」

劇集《野蠻奶奶大戰戈師奶》飾演的娘娘腔角色,擴闊了他的戲路。
劇集《野蠻奶奶大戰戈師奶》飾演的娘娘腔角色,擴闊了他的戲路。

郭政鴻離巢後,主要往內地發展,感覺跟以前完全不同,在無綫是簽經理人合約,由無綫安排做訪問和拍劇,但在外邊工作,要自己管理所有事情,不過多了時間陪伴家人,「在內地拍戲,有件事一定要習慣,就算以前在無綫是一線藝人,在外可以跌到三線。去到省外,知名度未必好高,所以我也跟朋友說,今日你在無綫做一、二線,出去一定做不到,除非你在香港超級紅,你要有心理準備和調節,始終內地有很多演員,除非是接拍一些較小的製作。」

無綫劇《潮拜武當》飾演錢小豪的好友
無綫劇《潮拜武當》飾演錢小豪的好友

疫情前,他經常中、港兩邊走,十分方便,但去年三月到內地工作後,因為隔離問題,他接近十一個月沒有返港,「我從未試過走那麼久,掛住家人也無辦法,整個環境已改變。去年我亦簽約邵氏,其實離開無綫後,我跟樂小姐(樂易玲)關係不錯,有時在聚會碰上她,她亦叫我簽邵氏,邵氏的製作也會在無綫播出,有一定曝光,樂小姐很有誠意找過我幾次,所以簽約了,始終在無綫很長時間,有情意結。」

郭政鴻飾演通臂猿猴後,令他對演戲更有信心。
郭政鴻飾演通臂猿猴後,令他對演戲更有信心。

曾志偉最近返無綫掌權,他稱農曆年初一無綫的賀年節目,志偉也請了他和陳山聰返公司舞獅,很開心再見到大家,他已很久沒回公司了。現階段,他希望能演繹有發揮角色,對做演員也有所領悟,「因為我是一個演員,是一嚿泥膠,我不是做偶像派,只要給我角色有發揮,我就像泥膠搓出來。」

他在劇集《On call 36小時》飾演神經外科護士
他在劇集《On call 36小時》飾演神經外科護士

疫情期間,他很開心推出了人生第一首歌《衝》,還得到廣東珠江電視台支持幫忙推廣,早前在廣州舉行了一個音樂發布會,「當時是大家工作停頓了,我突然諗起這首歌,其實五年前已創作好,但當時我喉嚨生繭,做了一個輕微手術,要幾個月才痊癒,之後想再錄音時,又要在無綫開工。去年受疫情影響,大環境很多負能量,希望這首歌能發放正能量,歌詞很有意義,於是重新灌錄,我找回這首歌的監製,當時他也嚇了一跳。」

疫情期間,他推出了人生第一首歌《衝》,在廣州舉行了音樂發佈會。
疫情期間,他推出了人生第一首歌《衝》,在廣州舉行了音樂發布會。
黃秋生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f91a9efd-68d9-4361-aff5-f0a1482130c1-2021032507061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