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楊千嬅專訪】 「做藝人唔好勝做嚟做乜?」 楊千嬅曾為樂壇獎項執着

本地
2022.05.20
427
撰文:劉家倫

楊千嬅兩年多前完成的紀錄片《I. II. III MY STORY》,終於在本周正式上線,紀錄片中,千嬅談及如何跟老公丁子高相識至結婚,並公開○七年在拉斯維加斯秘婚的行禮片段,又提及當日懷孕撞正演唱會的驚險經歷;在事業搏殺期,千嬅更因為頒獎禮成績,急call全公司開會。

身在長沙為《聲生不息》錄影的楊千嬅,以ZOOM跟本刊做訪問,她說紀錄片花了一年時間攝製,片中訪問了最親的家人、舊同事,還有多位昔人圈中戰友陳奕迅、梁漢文、Paco、郭啟華、A Music唱片公司高層Alvin等,他們的出現令千嬅重新認識自己。
千嬅說:「原本想在歌迷聚會分享,好想他們知道楊千嬅為什麼要堅持做一個世界巡迴?是因為音樂傳承,好多歌手都想大家記得他們的作品,時間久了,人會走,音樂是可以留在空間,留在心裏,能夠做只有去一些樂迷未聽過我唱Live的地方,可能父母帶子女來看,一代傳一代。」

千嬅、Eason梁漢文是當年的「華星三寶」
千嬅、Eason梁漢文是當年的「華星三寶」

華星唱片是千嬅的起步點,亦是她最重要的時代,「絕對是一個情意結,不止是歌手之間,我相信每一位有份打造楊千嬅出來的人,看到這個紀錄片都有感受,好慶幸在這裏『出世』,好似少林寺咁,由低做起,簽約一刻都未知係咪有碟出?身邊的人成日話捱吓先啦!不過,上天有最好安排,我在電視台做節目主持,傻吓傻吓又累積了一些東西,起碼唔怕鏡頭。」原來,簽約之後,華星馬上送千嬅去三藩市,「要我進修四個月,但講真,我不是為了出唱片,因為當時未去過咁遠,點都去啦!」
九六年,千嬅派上第一首歌《三分鐘戀愛熱度》,緊接另一主打《狼來了》大爆,深受樂迷歡迎,這首歌,郭啟華原本是給梅艷芳的,郭啟華說:「大家都覺得《狼來了》很適合梅姐唱,歌詞亦很貼近梅姐,可是她聽了demo便決定不唱,就是覺得太適合了,這首歌最終落在千嬅手上。」千嬅事後才知道,「我當時對人生經歷不是十分了解,剛好在醫院做了幾年,對生老病死有些少感受,把這些遺憾悲痛投放在歌詞唱出來,亦都是跟梅姐之間的一個緣份。」當年《狼來了》派台後,梅姐曾關心地問公司同事有否在頒獎禮上獲獎?令千嬅非常感動。

一二年正準備舉行《Minor Classics Live音樂會》,到賣飛後才發覺自己懷孕,最終千嬅赤腳上台完成了五場演唱會。
一二年正準備舉行《Minor Classics Live音樂會》,到賣飛後才發覺自己懷孕,最終千嬅赤腳上台完成了五場演唱會。

已經很久沒有出席樂壇頒獎禮的千嬅,在紀錄片直言曾經為獎項執着,她在片中坦言:「做藝人唔好勝做嚟做乜?」現在的她,入行二十七年,又有什麼轉變?「我覺得歌手是需要經歷頒獎禮,應該成日都想贏和想攞獎,但同時又要識得輸,內心才會變得強大,這個過程不能夠跳過,藝人好多時都被否定,打爛晒自己又重新建立,輪迴的次數愈多的話,人就會有安全感、有目標,當年的確有一個好濃烈的氣氛,每年頒獎禮就好像打機,打完一層再一層,唱片公司之間原來會有啲面色,以前細路女唔識睇,大個就知,回想覺得好有趣,慶幸自己有經歷過。」千嬅說最誇張是在金牌年代,試過在《吒咤》成績不好,第二天call齊同事回公司開會,「未必是人哋有問題,可能是自己做得不夠好,會討論係咪太遲派歌?抑或唱得唔好?當時的確被這種氣氛逼自己進步。」
去到轉會寰亞A music,千嬅才開始認真發展演員事業,「對演戲開始有追求,一半時間唱歌、一半時間拍戲,好想得到好劇本,女藝人是很容易遇到樽頸位,有時不是度身訂造的東西就是好,遇到《春嬌與志明》,對我來說,是繼《新紮師妹》演戲生涯第二個高峰,拍戲的同時,黎生(黎明)當年給我很多歌曲,好多都是自己未唱過的風格,當時不是演繹得最好,現在上節目有時都會唱返,才找到首歌的魅力。」
問千嬅同黎明溝唔溝通到?她說:「都係傾啫,未必馬上會get到他想我點做,錄了好多好多次,直至他收貨為止,好好的訓練。」在A Music最大收穫,除了憑《春嬌與志明》奪得金像獎影后外,還有丁子高,「當晚做完TVB一個騷,收工陪Alvin去朋友一個生日聚會,我記得都好夜,Alvin傾傾吓電話突然話要走先,同丁子高講幫佢照顧千嬅,點知要照顧一世,我自己都估唔到。」聚會之後,千嬅與丁子高都未有下文,「冇特別嘢發生,似識咗個朋友,後來約我飲嘢,他的對話完全不似追求,同我講marketing,又數我缺點,唔知點解自己EQ咁高,聽得入耳,正常反了枱啦!我竟然會用兩小時聽他講,才開始覺得有啲嘢囉。」

籌備接近三年的紀錄片終於上線,千嬅原本希望在歌迷聚會播出,但因為疫情和種種因素改為線上首播。身在長沙的千嬅以ZOOM接受《明周》訪問。
籌備接近三年的紀錄片終於上線,千嬅原本希望在歌迷聚會播出,但因為疫情和種種因素改為線上首播。身在長沙的千嬅以ZOOM接受《明周》訪問。

紀錄片中,千嬅透露一二年誕下兒子Torres之前,過程相當驚險;她當時正準備舉行《Minor Classics Live音樂會》,到賣飛後才發覺自己懷孕,最終赤腳上台完成了五場演唱會,「我用極度恐慌來形容,當時已同自己講唔得唔好勉強,諗返都擔心㗎,但就在那次才發現自己原來已經ready做媽媽,我覺得人生沒有冤枉路,要你面對一定有原因。」這場side track concert是千嬅最喜歡的演唱會之一,她說可能因為大肚影響荷爾蒙,她唱得特別好,「好想再搞,我最想做這種演唱會,我會做的,或者五十大壽睇吓有冇機會,哈哈!」
世界巡迴進行了三十多站,便受疫情影響暫停,剛加盟華納唱片的千嬅,仍想繼續為廣東歌做點事,「想有新作品才繼續進行巡迴,歌手不能永遠沉醉在以前,得到過什麼?做了幾多經典?好想做新的音樂,未來才是推動力,可能現在比以前更加難,宣傳、發行要加多考量,所以才簽新唱片公司,現在會自私少少,有什麼未唱過咪試吓囉!」

 

Make up : Angus Lee
Hair : SHI FANG KE / Frank Shi
Photographer: Lizhe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