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葉巧琳專訪】被低估的唱作人 葉巧琳迂迴人生路

本地
2021.08.19
131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入行八年的Mischa曾經表示自己是不紅不黑,不過自去年參加《全民造星Ⅲ》,事業終於露曙光。
入行八年的Mischa曾經表示自己是不紅不黑,不過自去年參加《全民造星Ⅲ》,事業終於露曙光。

《明周》網上節目《傾樂先發覺》在YouTube及facebook上架,下周三(廿五日)九時半請來唱作歌手葉巧琳(Mischa)擔任嘉賓,她在節目中獻唱了三首歌曲《浸浴》、《怪物》、《能見度》;Mischa去年參加《全民造星Ⅲ》,在比賽中展示超班唱功,被網民大讚是樂壇滄海遺珠,她在一三年以組合Trekkerz出道,後來才單飛發展,八年來經歷迷失及想過放棄。


去年播出的《全民造星Ⅲ》一改賽制,廣邀曾出道的藝人參加比賽,Sony Music女歌手Mischa在比賽中讓觀眾見證其實力,在總決賽中更自彈自唱她創作的新曲《浸浴》,比賽更被她視為背水一戰,「這首歌是去年參加《全民造星Ⅲ》第一次試音後,有很大感覺,跟波多野裕介一起作曲的,很多心聲想訴說,我入行很久,這次比賽是好好機會,很想把握住,不敢想太遠,鼓起勇氣就行動,鼓勵自己不要害怕,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她說已經入行當歌手,背負公司的名字,如果不能入圍,是不是要認真考慮自己是否適合這一行?「所以首輪是很緊張,第二輪就開始享受比賽,節目讓我有很多新嘗試,如果不是參加比賽應該沒有機會做女團。」
Mischa坦言入行多年是不紅不黑,《全民造星Ⅲ》令她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他們問我會否覺得自己半紅不黑?我覺得自己連一點紅都沒有,可說是不紅不黑,確實是沒有人認識我,有演出機會就去做好,之前沒事做就寫歌及唱歌,裝備自己,但我去比賽不是想走紅,只想給人看多些我不同的面向,讓人認識我的名字,如果真的不行,我想我也是會做音樂類型的工作,始終我是在演藝學院音樂系畢業,可能是去教育方面,當時我也有教學生,如果喜歡唱歌就自己拍片,很意外地比賽多了人認識我,開了一道大門踏足音樂劇界,多了些想法及自信心,當初是公司叫我去參加,考慮了一晚,我慶幸得到的比預期多。」
Mischa能彈能唱又能作,不少網民覺得她是被低估的音樂人,覺得她絕對有能力去到更高位置,「有人覺得我應該得到更多,這一行需要很多其他東西去配合,需要時間去浸淫,沒想過去年會有這個比賽,讓已入行的人去參賽,這是命運的安排,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我覺得要堅守自己崗位,深信自己是做得來的,一路走下去,總會有一個機會給你,把握每一個機會,即使出去唱歌表演,你不會知道什麼人來看,可能有人賞識,會有其他工作機會,總之要每次都百分百做好,才對得住自己,沒得去埋怨。」
Mischa曾到英、美留學,回港後報讀演藝學院,她表示自己的求學路也有很多波折,不過就感激父母在音樂方面的培養,「中二、三去了英國讀書,當時讀書成績很好,我又很喜歡理科,想過做醫生,在GCSE考到全A,有好成績就反叛,跟爸爸談條件,要求轉去美國讀書,原因是我有朋友在美國,去到美國上理科堂,覺得全部都識啦,結果就鬆懈了,只顧去玩,之後在三藩市讀了一年大學,就回來香港,有一整年不知道做什麼,只是打機,由於自小已有學彈琴唱歌,也考到八級,就報了演藝學院,回想小時候也要父母強迫練琴,但我現在很感激他們,令我多了一條出路,我在演藝讀了五年,我的讀書過程很迂迴,即使入行後也不是一帆風順,不過人生本來就不是一條直路,可以行不同的路,也有另外的得着。」


Mischa有一位拍拖十二年的男友,每次她有表演,都會默默支持,「認識他近兩年才一起,入行多年,很多時也沒太多工作,男友不停鼓勵我教學生,其實我賺得最多錢,是讀演藝的時期,當時是很多學生,反而入行後就減少了,我們的工作時間太不穩定,但學生的家長就一定要有固定時間;近兩年又疫情,更難上門教人,男友是做marketing工作,多年來在經濟上及生活上都很照顧我,參加《全民造星3》後,我的工作增加了很多,做到更多自己想做的,尤其是演音樂劇,他很替我高興,他每次都來看我表演,一個人默默支持我,我們有計劃結婚,但不是很迫切,我們已一起生活五年,只欠一張紙而已。」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MIRROR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8/dc065e0d-2d5d-4dd5-9e16-461885a42886-20210819091733-150x150.jpg?v=1629364654